首页> >

第八章 义结金兰(下)

虽然风红伟从军阶上来说,是一位上校,从职务上来说,是一位副师长,虽然他面对自己杨牧,经过片刻的惊诧后,脸上扬着的却是奉承献媚的笑容。杨牧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他向来持才傲物又有雷明择长官这样一位伯乐,因为才能一展所长。他不不喜欢风红伟,这个人能力是有杨牧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他一向持才傲物又有雷明择长官这样一位伯乐,所以才能一展所长。他不喜欢风红伟,这个人能力是有,但是太势利,又太造作,平时就算是在军区里遇到风红伟,或者是工作上不能不进行交流,他对风红伟也一向保持了礼貌而疏远的态度。。...

诡刺

推荐指数:10分

《诡刺》在线阅读

虽然风红伟从军阶上来说,是一位上校,从职务上来说,是一位副师长,但是他面对杨牧,经过片刻的惊愕后,脸上扬起的却是巴结讨好的笑容。

杨牧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他一向持才傲物又有雷明择长官这样一位伯乐,所以才能一展所长。他不喜欢风红伟,这个人能力是有,但是太势利,又太造作,平时就算是在军区里遇到风红伟,或者是工作上不能不进行交流,他对风红伟也一向保持了礼貌而疏远的态度。

说句实在话吧,杨牧从来没有对风红伟露出过笑容。

但是这一次,杨牧却对风红伟点头微笑了,虽然他绝大部分的笑意是留给风影楼的,但这足以让风红伟受宠若惊了。要知道,杨牧对待一个人的态度,有时候也隐隐折射出他们在首长心目中留下的印象。

“来来来,风兄,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风红伟真的没有想到,杨牧这一次竟然称他为“风兄”,就在他几乎以为是在做梦中,杨牧伸手指着萧洪飞,对风红伟道:“这是首长的外孙萧洪飞,嗯,虽然有些提前,但是也许直接介绍成雷洪飞更合适一些,首长和洪飞已经商量过了,最多两个星期,洪飞的户籍资料就会调到军区,跟着首长改姓雷。”

“对,没错。我就是叔叔您口中那个不是好东西,被人打了也是活该的萧洪飞。也是风影楼的好兄弟萧洪飞。”

面对站立在自己面前这位语出如刀,明显对自己第一感觉差到姥姥家,将来却百分之百会成为首长身边最重要人物的萧洪飞,巴结和尴尬的表情在风红伟的脸上反复交织,所以脸上的笑容僵硬而诡异得一塌糊涂。

考虑到对方是风影楼的父亲,就算是给风影楼面子,萧洪飞,不,应该说是雷洪飞,狠狠吸了几口气,还是压住了满腔的怒火,勉强将他已经冲到嘴边那些更损、更毒的话,全部硬是哽了下去。

“小子,不错嘛!”

雷洪飞坐到风影楼身边的椅子上,微笑道:“被老爸打成了一个猪头,眼睛都洒金豆了,竟然还敢为我这个朋友仗义直言,就凭这一点,你也对得起我整整花了四个小时,为你熬的汤了。要知道,这可是我这一辈子,第一次给男人熬的汤呢。”

风影楼瞪大了双眼,雷洪飞这样的人也会熬汤?!

可是不管怎么说,雷洪飞竟然真的从杨牧手中,接过了一只保温桶,他扭开桶盖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香味,随之倾洒遍整间病房。当风影楼的妈妈找了一只干净的碗和勺子递给雷洪飞的时候,迎着雷洪飞那张带着朝阳般的活力,帅气得一塌糊涂不说,更着一种坏坏的洒脱的脸,说心跳没有加快那百分之百是骗人的。

十二岁就靠色相闯荡江湖的王牌小白脸,果然是威力不俗,就连坐在床连,用勺子舀起汤,送到别人嘴里的动作,和“奶爸”形象,看起来都这么的帅!

可是雷洪飞的眉头很快就皱起来了,他瞪着风影楼道:“我把汤都送到你嘴边了,你怎么不喝啊?”

风影楼还没有回答,他的老爸就一脸微笑的解释了,“这孩子从小就胆子小,怕生,人多了连话也不敢说,更别说是喝汤了。”

“不会吧?!”

雷洪飞瞪起了眼珠子,可是别说,就是因为病房内多了杨牧这样一个陌生人,外围病房外还有人围观,风影楼就像是面对国民党反动派大刑逼供的**员般,嘴巴紧闭不说,就连少了两颗而有点露风的牙齿,也死死咬在一起。

可雷洪飞是谁啊?

他可是聪明得无可救药,眼睛转三圈,就加阿凡提都能被他忽悠得从毛驴上掉下来的超天才!

雷洪飞把脑袋凑到风影楼耳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语道:“小子,你要敢辜负了哥哥我辛苦熬成的这碗汤,嘿嘿……我就告诉你爸,你两天前和我即抽烟又喝酒的光辉事迹!”

听着雷洪飞那绝对不怀好意,令人毛骨怵然的阴笑,风影楼二话不说,接过汤碗就喝,雷洪飞这个超级损友兼哥哥,还在一旁一脸的无辜与关切,“慢点喝,慢点喝,不够的话桶里还有,对了……要不要往里面加点酸奶?!”

“咳咳咳……”

天可见怜,风影楼绝不是故意打岔,他太小了,还不懂这种成人的狡猾,他是真的被呛到了!

雷洪飞大大咧咧的用衣袖帮他把脸上的东西擦得干干净净,看着刚才挨了那么多巴掌,明明还痛得在丝丝倒抽凉气,但是仅仅为了一碗好喝的汤,就再次眉开眼笑起来的风影楼,雷洪飞收起了笑容,沉默了好半晌,他突然道:“小子,当我一辈子的兄弟吧。”

……

无论是小心翼翼的谈话,想方设法巴结对方的风红伟,还是有一句没一句和对方搭着话的杨牧,或者是站在病房的一个角落,用开心的笑容,看着这两个男孩的母亲,听到雷洪飞这突如其来,却绝对没有半点玩笑意味的话,都呆住了。

所有人中,最先反应过来的,当然是杨牧。

他能成为首长身边的红人,自然是有真材实料,不但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处事老练霍达,相处时间久了,更对首长的脾性甚至是想法摸得一清二楚。

他看着犹如面对心爱的女孩,弯下右膝求婚的男人般,认真的没有任何虚伪的雷洪飞,再看看坐在病床上,还没有回过味的风影楼,一丝淡淡的笑意,从杨牧嘴角毫无掩饰的绽放,直至最后演变成用力的点头微笑。

一个人想要抛弃黑暗的过去,奔向新生命,就需要有新的朋友,需要有一个新的环境。在杨牧的眼里看来,精于算计,能力也不俗的风红伟,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叔伯,但是平时胆小如鼠,看起来毫无特色的风影楼,相反,却会成为一个相当不错,可以用一辈子去结交的朋友。

“我想和你义结金兰,做一对没有血缘,却比血源有更深厚,更真诚牵羁的兄弟,让天地共证,我们两兄弟从此以后不离不弃,一起吃到老,玩到老,相知相亲,彼此扶持到老,你说,好不好?”

看着呆呆坐在病床上的风影楼,风红伟已经急得差一点要跳脚,他瞪大了眼珠子,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杨牧用一记并不凌厉,内涵却绝不容忽视的眼神给制止了。

就是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一个大大的笑容突然从风影楼的脸上绽放,他脱口叫道:“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诡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