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九章 擦剑

(妖少:会觉得很好看呢,就砸我的推荐票需要支持啊,这样对我的去努力也是一种肯定,谢谢您)当病房里只余下这两兄弟时,雷洪飞干脆也爬到了床上,和风影楼一前一后躺在并不算很宽敞的病床上。用最很舒服的动作斜靠在背后的墙上,雷洪飞眼睛盯着天花板,道:“现在的就你我两兄弟了,兄用最舒服的动作斜靠在背后的墙上,雷洪飞眼睛盯着天花板,道:“现在就你我两兄弟了,兄弟之间就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要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

诡刺

推荐指数:10分

《诡刺》在线阅读

(妖少:觉得好看呢,就砸推荐票支持啊,这样对我的努力也是一种肯定,谢谢)

当病房里只剩下这两兄弟时,雷洪飞索性也爬到了床上,和风影楼并排躺在并不算宽敞的病床上。

用最舒服的动作斜靠在背后的墙上,雷洪飞眼睛盯着天花板,道:“现在就你我两兄弟了,兄弟之间就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要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

风影楼的确有问题要问,他盯着雷洪飞的脸,小心翼翼的道:“雷洪飞哥哥,你和外公合好了?”

“嗯!”

在两天前,要是有人告诉雷洪飞,他会和外公消除隔阂,甚至改变户籍里的资料,跟着外公姓薛,雷洪飞一定会说对方扯淡到家,可是在这两天时间里,他不但搬进了雷明择将军的那幢别墅式建筑里,更接受了雷明择将军的诸多安排。

面对一名手握军权,在军政两界影响力无可估量的集团军军长这种后台,面对自己儿子无可辩驳的累累罪证,就连主管这个城市行政司法的副市长也没有办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本来就理亏的情况下,一名副市长和一名带军有方,教导出来的部下,可谓桃李满天下的王牌集团军军长正面死磕,他绝对没有任何胜算!

在杨牧和副市长秘书的陪伴下,雷洪飞赶回自己租住的房子那里,在所有人小心翼翼,隐含着畏惧的目光注视下,雷洪飞看着杨牧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随手撕掉了由公安机关贴在门上的封条,当他走去,打量着这间只有十二平方米大小的蜗居时,雷洪飞突然呆住了。

这个小小的蜗居,盛载了他几年不堪回首的人生,盛载了他太多、太多的喜怒哀乐,更盛载了太多太多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弱者,满腔的不甘与憧憬的未来。而他贴在墙上的雪儿,依然在对他露出一个甜甜的,天真无邪的笑容,而站在雪儿身边的自己,唇角,依然带着历尽人间百态,依然玩世不恭的洒脱。

取出打火机,慢慢将他和雪儿的相片,一张张的烧掉,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在火苗的轻舔中,一点点的扭曲,一点点的变形,直至变成再也没有任何意义的黑色纸灰。

雷洪飞最终双手空空的走出了这间他生活了几年时间的地方,他什么也没有带走,不,也许他带走的,就是曾经贫穷与困苦时留下的悲伤的、甜美的、愤怒的、快乐的、委屈的,五味陈杂的记忆与人生经历!

雷洪飞从这间屋子里走出来,当他转身像以前一千多个平常的日子一样,认认真真的把大门关好关紧的时候,他轻轻吐出了一口长气,当他昂起了自己的头,在杨牧和副市长秘书的左右陪伴下,大踏步走下长长的楼梯,走出这个小小的院落时,他再也不是那个只能靠出卖自己的肉体,去换取生存空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的男孩!

曾经和他有过几夕风liu的房东太太,只能在一旁偷偷的打量着,她竟然不敢迎视雷洪飞的那双眼睛。不是因为雷洪飞身后的那个两个人,代表了对她而言过于强大的权力,不是因为停在院子外面的汽车,已经说明了太多,而是在这个时候的雷洪飞,身上已经多了一种如此耀眼,如此令人不敢逼视的光芒。

也许,雷洪飞本来就是一把剑!只是现在,有人帮他把上面的浮尘给擦尽,让他终于可以一展锋芒了。

“你可千万不要认为,我这个哥哥是因为活命,或者贪羡所谓的高品质生活,才会和外公合好,我雷洪飞没有那么贱!”

雷洪飞低声道:“以前我一直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外公不对,我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在我的眼里看来,我们母子落难的时候,他帮我们明明就是举手之劳,却可以在冷眼旁观,早就把亲情抛到了一边。可是直到这一次,你为了我身负重伤,我必须留下的时候,才终于能够平心静气的了解一切。虽然心里难受得要命,虽然郁闷得想抓起机关枪跑到大街上见人就打,可是我仍然在第一时间喊了他一声外公。因为,男人就要恩怨分明,外公没有错,我就不能迁怒于他!”

“还有,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个爸,也许并没有死。但是如果有一天,我们有父子重逢的机会,无论是于公于私,我都很可能亲手毙了他!”

听着如此惊人的宣言,风影楼却依然四平八稳的躺在那里,即没有出言附和,也没有摇头反对,雷洪飞略略惊诧的低下头,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好气又好笑的发现,这位结拜小弟,发现把脑袋枕到他的胸膛上,找到一个很舒服的位置,枕着枕着,听着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无耻的睡着了!

第二天,风影楼的病房里又迎来了第三位访客。

看着那一张即熟悉又陌生的脸,风影楼的呼吸猛然粗重起来,这位来访者虽然手里拎着大袋孩子都会喜欢吃的零食,但是风影楼又怎么可能忘记,在他手里捏着打火机,脚下倒着装满汽油的塑料桶时,这个闪电一样冲上来的男人,身上那股瞬间就刺穿风影楼心脏的最凌厉杀气?

感受到儿子那份发自内心的畏惧,就连坐在床连拿着一把小刀削苹果的母亲,也对这位中校来访者,产生了一股下意识的敌意。

而一向长袖善舞,无论怎么被人当面排挤,也能在脸上硬扬起一丝笑容的风红伟,目光刚一落到这位来访者的脸上,只说出一个“你”字,他整个人就彻底呆住了。

惊愕,不解,开心,希望,激动……各种复杂的情绪,更像走马灯似的,在风红伟的脸上不断闪烁变换。

看着面前这位官职比自己还高出一级,表情中透着绝对怪异的男人,来访者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低沉,透着强大和压迫力,“我们认识?”

“不!不!不!”

风红伟用力摇头,可是他很快就明白,如果用这样的态度面对这位访客,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他迅速补充道:“但是我曾经在军区医院特别体检科见过你,也知道你每年在固定时段,都会来军区两趟,我,我,我能大概猜出你的来历。”

“如果你能猜出来就更好,”中校把手中的大袋零食交给风影楼的母亲,然后伸手指着风影楼,沉声道:“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让我和他私下谈一谈?”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诡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