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尘土飞扬的的大路上,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缓慢前进。他们的旁边是空阔的原野,仅有寥寥几棵树木,孤零零地站着,树皮了被剥了大半,让饥民拿来果腹了,来年春天的时候,这些树会再度种子发芽。就连地面上的野草,也所剩无几。也没任何能吃的东西,少年一步一步艰苦他们的旁边是空旷的原野,只有寥寥几棵树木,孤零零地站着,树皮已经被剥了大半,让饥民拿去充饥了,开春的时候,这些树不会再次发芽。。...

大明第一臣

推荐指数:10分

《大明第一臣》在线阅读

在尘土飞扬的大路上,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缓慢前行。

他们的旁边是空旷的原野,只有寥寥几棵树木,孤零零地站着,树皮已经被剥了大半,让饥民拿去充饥了,开春的时候,这些树不会再次发芽。

就连地面上的野草,也所剩无几。

没有任何能吃的东西,少年一步一步艰难挪动,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突然,他的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一下子滑倒,摔在了地上。

身后的小家伙吓坏了,急忙蹲下来,用力扯着少年的胳膊,想要把他拉起来。

“别,别费力气了。”

少年声音微弱,气息奄奄,他让小家伙凑到面前来。

“沐,沐英,我,我是不成了。你,你往东边走,去,去濠州。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别停下来……或许,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少年说完,眼前发黑,竟然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发现小家伙还趴在他的身边,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正盯着他。

见他醒了,沐英喜得笑了起来,尽管脸上还挂着泪花。

少年满心无奈,傻小子,你守着我,不是跟我一起死吗!

“沐英,你听好了,快点走,遇上了贵人,你,你还能活……”

小孩不动,只是傻傻盯着少年。

“你怎么不听话!你,你活了,才能救我啊!”少年痛心疾首催促。

这一次小孩似乎懂了,他艰难爬起来,盯着少年看了又看,终于迈开了步子,只是他出去两步,就要回头看看,舍不得分离,一直走出去好远,小家伙才闷头往前跑去。

沐英走了,只剩下少年一个,一阵阵的昏厥袭来,远处似乎还有狼嚎的声音,他这条命怕是也撑不了多久了。

什么父母的仇,什么覆灭元朝,更是想都不要想了。他们一家就属于乱世中的蒿草,死得无声无息……

但愿那小子就是老朱的干儿子沐英吧,但愿他能多杀几个官兵,也算是替他们一家报仇了。

泪水从少年的眼角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他叫张希孟,济南人。

家里也算是名门,叔祖叫张养浩,不但是个大官,还是个散曲大家,不论官场,还是文坛,都颇有声望。

只不过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张希孟的父亲并没有参加科举做官,而是在家中闭门读书,守着家业,过与世无争的日子。

可是自从至正十一年开始,黄河两岸,红巾军大起,朝廷大军剿匪,红巾军四处攻杀,你来我往,老百姓根本活不下去。

张老爹思量再三,决定南下投靠亲戚避祸,可是在家读书多年的张老爹哪里知道外面的险恶。

没有走多久,就遇上了官府勒索,而且是一次又一次,他们身上的细软越来越少。随从的仆人也只剩下一个了。

更要命的是儿子张希孟因为水土不服,还染了病,上吐下泻。

张家夫妻看着儿子脸色蜡黄,日渐消瘦,越发心疼。

现在想返回老家,也是不能了,唯有硬着头皮往前走。

这一日他们行到了旷野,张希孟的病情突然加重,竟然痉挛抽搐,口吐白沫,张家夫妻都急坏了。

“老爷,您和夫人守着少爷,我去请大夫,买点药回来。”

张老爹皱眉头,“这荒郊野地的,你去哪里找大夫?”

仆人道:“刚刚过来的时候,好像瞧见了一处村子,让我去试试吧。”

张老爹沉吟道:“你能办妥当?用不用我也去?”

仆人忙摆手,“夫人一个人照看少爷不行,老爷放心,去去就回来。”

张老爹点头了,仆人连忙撅着屁股就跑了,他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时辰,眼瞧着天色暗淡,依旧没有返回。

“怎么回事?老王怎么这样?这不是让人着急吗!”

张老爹正抱怨,突然发现夫人脸色苍白,嘴唇不由自主哆嗦,身体摇晃,险些摔倒。

“你,你也病了?”张老爹吓得不轻,连忙扶住了夫人,“你别吓我啊!”

夫人怔了半晌,突然大哭,“完了,我的那包首饰没了!”

张老爹顿时大惊,他们身上没钱了,唯一还算得上东西的,就是夫人随身带的首饰细软,那是她的嫁妆,有一个小包袱收着。

“一定是趁着我心思都在儿子身上,给那个下贱没人心的老家贼偷了!”夫人气得几乎昏死。

张老爹愣了片刻,也明白怎么回事,必是老王拿了首饰,借口找大夫跑了,真是该死!

他,他家三代都在张家做事啊,从来没有亏待过他,竟然在这时候偷了首饰跑掉了,这是落井下石,恩将仇报啊!

张老爹气得一跺脚,转身就走。

“老爷,你追不上的!”夫人惊呼。

张老爹哼了一声,“谁去追他?我是去给儿子找点药材。我也看过医书,能,能行的!”说着,他拔腿就跑,奔着旁边的土山下去了。

一个老书生,能懂医术吗?

还真别小瞧人,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不能医国,就去医民。很多医学大家,必定是文学大家。书读通了,自然也就懂了药理。

只不过张老爹距离名医的距离还十分遥远,放在平时,他断然不会胡来,可是如今这个地步,也没有选择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他跑出去快两个时辰,等到天黑,才气喘吁吁,兜着一些草药回来。

“快,煮水给儿子喝。”

夫人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只能照着丈夫的意思,点火煮水。

等火光升腾,夫人才发现,丈夫的脸颊,手臂,全都有破损的伤口,鲜血渗出,形成了暗红色的结痂。

夫人看在眼里,鼻子发酸,忍不住要哭出来。他们家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也是中上人家,有仆人伺候,哪里受过这种罪!

“我没事,用不着在意。只要咱儿子没事就好,都是我这个当爹的无能,害了他啊!”张老爹看着儿子憔悴的面庞,忍不住伸手,疼惜地摸了摸儿子的额头。

很凑巧,昏迷中的张希孟缓缓睁开了眼睛,只是眼神迷离,而且还带着惊讶与慌乱。

张老爹没有察觉异样,他只当儿子缓了过来,得意道:“瞧瞧,我的药管用吧!”

夫人忍不住笑骂道:“昏了头了,还没喝呢!”

张老爹讪讪道:“那那也是上天感念我们父子慈孝,才让儿子醒过来,一定是没事了。”

张老爹激动地取下陶罐,用袖子垫着,倒入喝水的碗里,等凉了一些,送到了儿子的嘴边,灌了下去。

少年木头般地喝下来药,苦涩的味道充斥全身,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他仿佛回魂了一般,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两个人,这俩人也在关切地看着他。

他们是……自己的父母!

怎么会?

张希孟头疼欲裂,他不是孤儿吗?怎么会有父母?

突然,脑中的记忆炸开,潮水涌动,纷至沓来,少年的脸色不由得一再变化,他应该是到了一个陌生的时空,。

再整理一下记忆,突然张希孟变得不安起来。

至正十二年,河南江北行省,安丰路,红巾军。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要了命了!

如果没有猜错,他到了元末,毕竟独眼石人太深入人心了,简直是造反的经典模板。

怎么会这样?

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很佛系的那种,最大的野心就是考个公务员,然后老老实实为人民服务,仅此而已。

一下子把他推到了元末乱世,让他怎么活啊!

而且很明显他们一家的状态也不好,正处于逃命之中。

张希孟偷眼看了看,他这个老爹,明显不是那么靠谱儿的,不然怎么会把一家人带到了绝境?

但是他又能怎么样,年纪又小,身体又有病,唯一的指望就是他爹了,但愿老爹能找到一条活路吧!

此时的张希孟疲惫不堪,根本无力思考。

又或许是老爹的草药起了效果,他很快就睡了。

一夜过去,张希孟感觉舒服了不少,老爹却是犯了难,“咱们也不剩什么了,去江南是不成了……离着最近的就是濠州,可我听说濠州被红巾贼占了,只怕去了也没有好下场!”

夫人是没主意的,她低着头又伤心起来,如果自己小心些,那包首饰没丢,还能有点办法。

张希孟靠在车厢,听到老爹的话,心突然一动……濠州,那不就是老朱发迹的地方吗?去濠州,投奔朱元璋啊!可是要怎么跟老爹讲?

难道告诉他未来的洪武大帝在濠州,赶快过去吧,没准还能当个从龙功臣,以后还能得一块免死金牌……张希孟思忖了半晌,才低低声道:“这个世道,官匪不分的,红巾军也未必是青面獠牙,没准比官府还讲道理。”

这句话提醒了老爹,一路行来,见识的还不够吗?

官府什么德行,他早就看透了。

红巾军什么样,他也不清楚,可一家人还有别的选择吗?

赌了!

张老爹咬了咬牙,“没错,就去濠州,想办法活命要紧!”

老爹打定了主意,一家三口立刻动身,母亲在车厢照顾张希孟,老爹接替了老王,亲自赶车。

他们出来不远,老爹突然停下了马车。

张希孟不由得一愣,难道有什么意外?

他听到了呜呜咽咽的哭声,原来在路边有一具妇人尸体,在尸体上还趴着一个小孩子,哭声就是他发出来的。

老娘探出头,看在眼里,也是一阵同情,但是他们现在自顾不暇,哪里还能帮别人。

“老爷,快走吧!”

张老爹下意识驱赶马车向前走,可他的目光一直盯着那个孩子,心中所动。就在孩子消失在视线里的刹那,老爹猛地勒住了马匹,毅然从车辕上跳下来。

“老爷!”夫人低声呼唤。

张老爹长叹一口气,“我读了几十年书,如果仅仅是世道昏暗,就见死不救,圣贤书岂不是白读了?”

“希孟吾儿,你叔祖当年去陕西赈济灾民,便是一路救荒,遇到缺粮的给粮,遇到尸体就掩埋。咱们张家,什么时候,都不能只顾自己,见死不救!”

嘱咐了儿子之后,张老爹就过去了……车厢里的张希孟微微一怔,读书人,或许吧,老爹就是那种永远心存善念的傻子,可正是有这种傻子的坚持,在这个礼坏乐崩,天塌地陷的世道,还有那么一点人情味,不至于沦为阿鼻地狱……

张希孟第一次觉得这个老爹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他不能动,老娘下去帮忙,过了半个时辰,夫妻回来,身后还多了个孩子。

“刚刚问了他的名字,孩子叫沐英,父母都没了,往后就跟着咱们吧!”老娘告诉了张希孟。

沐英!

张希孟忍不住皱眉……怎么跟那个世代镇守云南的黔国公沐英一个名字啊?而且年算起来年龄也应该差不多,只可惜,他们不是朱元璋和马皇后。

这小子没准只是重名重姓罢了。

当然了,如果顺利到了濠州,碰到了老朱,愿意收下这个沐英,张希孟也不会拒绝。

笑话,如果成真了,这小子就是世代镇守云南的国公了,他岂不是可以跟着去云南喝菌子汤了?

想到这里,张希孟终于燃烧起了一点微末的希望,脸上也有了笑容,会一切平安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明第一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