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制工艺瓷器从选泥,始终到进窑烧制工艺,每几道工序,都凝结这工匠的无数汗水。张幽兰了过了选泥、练泥、拉胚,这些关卡,现在的了就利胚了。这一关也并不难,只要你胆大心细,手法娴熟后,就也可以轻意完成4。下面才是重点,无论是雕刻、但是绘画,更有甚者是实则最简张幽兰已经过了选泥、练泥、拉胚,这些关卡,现在已经开始利胚了。。...

烧制瓷器从选泥,一直到进窑烧制,每一道工序,都凝聚这工匠的无数汗水。

张幽兰已经过了选泥、练泥、拉胚,这些关卡,现在已经开始利胚了。

这一关也不难,只要胆大心细,手法纯熟之后,就可以轻易完成。

接下来才是重点,不管是雕刻、还是绘画,甚至是看似最简单的上釉和烧制,都需要长时间的摸索、试验,来积累经验。

要不然,绝对做不出一只合格的瓷器!

陈文哲虽然不是陶瓷学院的学生,但是他在这里打工了两年多,很多事情不学自明。

加上他的天赋,让他在很多新生之中,有着很大的名声。

比如很有天赋的张幽兰,也有求着他的时候。

这一次张幽兰制作的这只大碗,自己感觉很满意,但就是没有足够的自信。

这就需要陈文哲过来帮忙了,因为他的手感实在是太好了。

不管什么东西,他只要一摸,厚薄均匀就能一清二楚。

“还算不错,不过,还是有点矬手感,没有想象之中的顺滑!”

“下刀的时候一定要果决,不要犹豫,这种矬手感,就是犹犹豫豫,不能一气呵成弄出来的。”

“不过,问题也不大,上釉之后,应该会遮掩下来!”

放下大碗,陈文哲实话实说。

原来他还不能说的这么细,现在则不同了。

总是传承了基础制造,对于瓷器的制作,他已经很了解。

原来只是靠天赋,没有努力的机会,真正的制作工艺他并不具备。

而现在则不一样了,他在短时间内学到了大量瓷器制作知识,让他可以处在一个比张幽兰更高的层次,对她进行指导。

“我摸摸!”

“我也摸摸张美女的......”

“哈哈......”

“......作品!”

同学们不用学,不用教,就已经配合的十分默契。

这种事情,几乎是男人的本能,他们十分纯熟的再次断句。

造成的效果,还算不错。

“真厉害!陈师兄不说,我还真摸不出这种顿挫感。”

“我也试试,这手感太过轻微,不过有了这一次的经验,以后利胚就有针对性了。”

“你可拉倒吧,如果真这么简单,陶教授也不会夸赞陈师兄了。”

“陈师兄,改专业吧,你那个城乡规划专业,没有前途!”

“我也想改,可是家里穷,真心上不起,你们每天玩的泥巴,我就买不起,要不然也不会天天勤工俭学。”

其实陈文哲家里不穷,但是也绝对不富裕,他们家就是普通人家。

而普通人家,绝对上不起艺术类院校。

高中毕业之时,不知道这一点,就报考了大美院。

当时分数不太够,他就选择了接受调剂,接着就被调剂到了城乡规划专业。

这样一来,也算是歪打正着。

一个陶瓷学院的学生,每天上课都是在烧钱。

不说其他费用,就是一个耗材,陈文哲就承担不起。

“小陈,时间差不多了,收拾一下这边,你就可以回去了!”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这是他的工作到时间了。

陶瓷学院的这些学生,工作或者说学习起来,没日没夜的,陈文哲可没有时间一直陪着他们。

该收拾的,早就收拾好了,剩下的就只有一些烧制完成的瓷器。

“陈师兄,这些都不要了?”

来到陈星辰的工作区,看到摆在工作台的上的青花小罐,陈文哲十分感慨。

上艺术学校,学习各种技术,就是在烧钱。

“不要了,烧了一窑,就只有这一件还算不错!”

陈星辰把玩着手中的蛐蛐罐,十分惆怅。

其实他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他这一窑就没有一件特别出彩的瓷器。

对于这样的情况,陈文哲见的多了。

看了看工作台上的作品,发现陈星辰烧制的是一件虫罐。

这只是陶器,还不是瓷器。

只不过陈星辰心大,仿制的是清代官窑蟋蟀罐!

制作这个东西可不简单,最起码使用的泥土,就不是普通的黏土,而是黄河泥!

千年黄河澄泥,不说价格,只是从东山省腹地运输来大海市,就价格不菲!

而对于这些玩陶瓷的学生来说,这样的泥土几乎每天都要消耗。

除了这些,还要消耗釉料!

陈星辰使用的是青花料,仿制的是清光绪青花缠枝花卉纹蟋蟀罐。

这是蟋蟀用具,记载之中约始于南宋,至明代因宣德皇帝,制作最盛。

清代亦沿袭此风,但实物存世较少,所以只要出现在市场上,成交价格都不会低!

就是因为这个,陈星辰才会仿制。

他仿制的也算不错,罐身呈直筒形,口沿微向内敛,盖面下凹。

外壁有缠枝西洋花卉,上下分别绘青花如意头纹、莲瓣纹一周,盖面饰以缠枝花卉。

除外壁和盖面外,其余面均为素胎,这样有利于蓄养蟋蟀。

这样的蟋蟀罐,已经有做旧的价值!

陈文哲突然清醒过来,刚才他是怎么了?他怎么会有做旧的冲动?

“拿走吧!也卖不了几个钱!”

这样的蟋蟀罐,陈星辰烧制了没有十窑也有八窑了,每一窑最少也有十几件。

刚开始他还张罗着想要卖了,现在已经快要绝望了。

陈文哲则不同,他对这些蟋蟀罐,还是很感兴趣的。

要知道,烧制这些小罐子,可不容易。

期间耗费的功夫和心血就不说了,单单的材料费和电窑的电费,就是一个让陈文哲害怕的数字。

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四件蟋蟀罐,陈文哲只能摇头。

这是真土豪,一窑就出了四件可以看的,其他都是残器,肯定在出窑的时候,就被陈星辰砸了。

蟋蟀罐是小众玩物,不是精品,根本没有市场,更何况是现代仿品。

所以,每次开窑之后,陈星辰最多也就留下一件,其他都会交给陈文哲处理。

陈文哲掏出一只方便袋,把东西随意的装入其中。

“陈师兄,没事我就走了。”

“嗯!”

陈星辰失神的应付了一句,再次拿起工作台上的软布,轻轻的摩擦着蟋蟀罐。

陈文哲摇了摇头,这些艺术家都是疯子。

就像陈星辰,想要得到市场的认可,都疯魔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系统不正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