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宿舍内的情况,一个人都也没,也不明白他的那些舍友,都去哪里勾三搭四了。摸出手机一看,了是第二天的早晨了,他睡了12个小时啊!没人在也好,陈文哲迅速站起身。想获成就值,现在的没办法靠做旧技术了。作成了,是骗!无论骗好人,但是骗坏人,你得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他睡了十几个小时啊!。...

看了看宿舍内的情况,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道他的那些舍友,都去哪里鬼混了。

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他睡了十几个小时啊!

没人在也好,陈文哲快速起身。

想要获得成就值,现在只能依靠做旧技术了。

做成了,就是骗!

不管骗好人,还是骗坏人,你得能骗到才行。

既然需要钱,那就把新学到的技术利用起来。

找出昨天下午买到的各种化学用品,还有一些矿物质,甚至是一些颜料。

先用几只青花小碗,分别调和,最后全部倒入一只四十厘米高的冬瓜罐之中搅拌。

不用说,小碗和冬瓜罐,都是工作室出品。

这些东西,工作室里的那些土豪学生不要,他可舍不得乱扔。

一些普通品的盘子、碗碟,被他邮寄了一部分回家,剩下的他会拿到学校外面的一个小市场之中处理。

一只碗三五块钱,一只盘子十块八块的,也就卖了。

大点的瓷器,像是花瓶、大罐,很多学生都是自行处理,根本落不到陈文哲手中。

就算这样,陈文哲也没有因为陶艺馆内的工作时间长,而离开,就是因为有外快。

把调配好的物质,一一倒入冬瓜罐,很快就有了收获。

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互相融合,很快就弄出来了一种奇怪的液体。

陈文哲调配出来的药水,属于化学做旧的一部分,只算是基础做旧,也就是只能消除瓷器的火光。

能不能行,看看效果就知道了。

从书桌上的方便袋之中,取出来昨天带回来的一只蟋蟀罐,毫不犹豫的放入了冬瓜罐之中。

这一件青花蟋蟀罐,昨天才烧制出来,自然是贼光灼灼,火光刺目!

只要看到了这种新品,“火光”两个字就不难理解。

任何瓷器都必须经过高温烧制,所以便有了“火光”。

但为什么要称为“贼光”呢?一个“贼”字,便挑明了一切。

“贼”者,贼眉鼠眼也,梁上君子也,不劳而获也,弄虚作假也,总之,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现在陈文哲就打算做这种勾当,而且心中充满了期待!

“浸泡十分钟就好?也不知道这些化学原料厉不厉害,要是腐蚀的太厉害了,这件青花小罐就废了。”

看着手机,掐着表,深怕超过了时间。

刚刚到时间,陈文哲就急不可耐的,用一双一次性的筷子,把青花小罐,从冬瓜罐中挑了出来。

稍微停了一下,等青花小馆外层的液体被风吹干,他才拿到了卫生间,使劲的冲洗了一遍。

刚刚完成做旧的瓷器,不冲洗不行,因为上面有着各种化学材料,很容易被人看穿。

比如使用的高锰酸钾,用手一搓,手就变成紫色了。

这样谁会不知道,这是使用高锰酸钾做旧的?

“呃?那层贼光,真的没了?”

重新回到书桌旁,对比着另外两只蟋蟀罐,差距太明显了。

此时陈文哲手中的这一只,显得格外的刺眼。

“瓷器表面暗淡无光,釉面老旧,还真是不错!”

对比之后,陈文哲满心的惊叹。

怪不得在梦中最后他会被人打死,这种技术如果所托非人,肯定会害人无数!

看着手中的蟋蟀罐,谁也不能说它是最近烧制的。

虽然不能说是西周的,但也绝对不可能是上周的。

用手中做旧的蟋蟀罐,跟那两只没有去贼光的小罐做对比,两者的差距,实在是明显了。

不管是不是懂行的人,一眼便能看出两者的差距。

此时陈文哲手中的这只蟋蟀罐,它的贼光、火气,全部消失了,不过,这样的瓷器太难看。

暗淡无光的瓷器表面,只剩下老旧的痕迹,哪里会有美感?

不用说,这样的瓷器,根本卖不出去!

“完成新手任务1,奖励成就值一点!”

就在此时,任务完成的提示到来。

获得了一点成就值,自然是利用起来。

陈文哲毫不犹豫的换取了包浆术,现在也就它最有用了。

又是无数画面,闪现在脑海之中。

由于是在宿舍之中,这一次陈文哲放心的融合获得的知识,直到完全弄明白了,他才清醒过来。

这一次的传承,内容没有想象当中的多,所以融合的速度也快。

“包浆术,就是挂浆,有点麻烦!”

接下来的日子,陈文哲就在课堂、工作室和宿舍之间流转。

这一天,男生宿舍之中,陈文哲在小心的把一些液体,均匀的涂抹到一只青花小罐之上。

涂抹完成,他还用一条软布,仔细的擦拭。

这样的动作,一遍又一遍,直到本来黯淡无光的瓷器,慢慢的变得越来越亮。

“我靠!包浆还真能做出来?”郑宇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变化。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本来一只破旧的小罐子,居然在他眼前,变成了耀眼的宝物。

新器没有了火光,自然变得陈旧。

而挂上了包浆,外表就变得完全不同了,真可谓是女大十八变。

有了包浆,此时的小罐整体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这样的表现,跟新烧瓷器,完全没法比!

“这做旧技术,也太牛了!”郑宇满心惊叹。

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做旧的瓷器,但是那种瓷器做得再好,再真,那层“光”也是浮上去的,而不是长上去的。

打个比方,老东西的光,是皮肤,是骨肉;

新东西的光,则是衣服,是脂粉。

现在陈文哲完全打破了这种常识,他让瓷器表面的那层包浆,就像是历经漫长岁月,长上去的一样。

“也就一般吧,要想完全做旧,还差的远!对了,张一杰他们呢?”

郑宇撇了撇嘴道:“说是去积累资金,准备创业了!”

“啊!我的时间到了,你忙吧,我要去约会了。”

看着急匆匆出门的郑宇,陈文哲摇了摇头。

没有钱,就只能多多努力了。

擦去了外层的化学原料,陈文哲手中青花小罐之上,留下的只有一层温润如玉的柔和光芒。

岁月这东西,是容不得说谎的,一个“光”足以涵盖和说明一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系统不正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