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有对比才有差距

常有卖家为自己的东西辩解,说,之所以有贼光,是因为保管得好。其实这是一派胡言,保管得好,只跟东西的品相有关,而与“贼光”无关。“贼光”与“包浆”,应该是水火不容的两种东西。现...

常有卖家为自己的东西辩解,说,之所以有贼光,是因为保管得好。

其实这是一派胡言,保管得好,只跟东西的品相有关,而与“贼光”无关。

“贼光”与“包浆”,应该是水火不容的两种东西。

现在陈文哲手中的这件蟋蟀罐,已经挂上了包浆。

消去外层的贼光,其实有点破坏釉面对光的折射,所以青花小罐看起来灰扑扑的,表面十分暗淡。

现在挂上了一层包浆,瓷器表面就浮现出一层柔和的光芒。

这是釉面折射出来的光,而且变得十分柔和,连带着釉面也有了一丝玉质感。

只不过因为包浆不足,显得经历的岁月浅了一些,所以那一丝玉质感,没有化为宝光。

虽然看着年份浅显,但总是经历了岁月,跟新烧的瓷器,已经完全不同。

“激活新手任务2,成功制作出第一件作品,需要获得世人的认可,任务完成之后,根据情况增减成就值!”

获得世人认可?陈文哲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陈星辰,他也想要获得世人的认可。

所以,陈星辰疯魔了一样的制作高仿。

现在他也需要这样?不过,他陈文哲不用疯魔!

看着手中的青花缠枝花卉纹蟋蟀罐,这一件仿品,应该能卖的出去吧?

只不过,根据情况增减成就值,是几个意思?

“什么情况?难道是根据卖出价格的高低,来增减成就值?好像有点不对。”

成就值的作用,可是太重要了,陈文哲不得不重视。

根据情况增加成就值,都有什么情况?

一个是价格高低,另外一个就是卖给谁?

难道系统会因为价格低了,从而扣他的成就值?

好像不太可能,那就只跟卖给谁有关了。

也可以说骗,难道骗的人不对,还能扣除成就值?

说不准,他还是小心点的好!

重新审视着手中的瓷器,“没有浓厚的包浆,看着只有百来年的历史!”

翻出底足,上面有着大清光绪年制六个字的底款。

陈文哲有点着急,光绪时期到现在,最少也有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

这就有问题了,一百多年和七八十年,他也看不出什么区别啊!

清宫旧藏的晚清时期蟋蟀罐,就算不署款,但依据外壁所绘缠枝西洋花卉,也可以判断为光绪官窑制器。

陈星辰烧制的这一批,全部落了款,这反而为他做旧增加了难度!

没有办法解决问题,陈文哲也就只能听之任之了。

反正这是一件有年头的东西,能不能卖出去,出去试试就知道了。

星期天的早上,学校外面的小市场最热闹,现在过去,没准还能多卖几只盘子。

起身梳洗了一下,感觉精神了,直接出门。

来到陶研中心大楼,这一次他没有去楼上的工作室,而是在来到下面一间小型储物间,里面储存这大量的垃圾、废品。

对于这里的很多学生来说,房间里的盘子、碗、碟,就是垃圾,是需要陈文哲帮忙处理掉的废品。

而对于陈文哲来说,这些就是他的外快,是他的生活费,也是他的学费。

打开门,拉出一个大型行李箱,里面已经装好了不少碗碟盘子。

这些东西最好卖,学生们烧制的数量也最多。

东西不值钱,而且是一些练手之作,要不然也不可能轻易落入他的手中。

拉着行李箱,很快就走出校园,转了个圈,就来到了一座小公园之中。

跨越了几处台阶,来到一个偏僻的小角落之中,这里自发形成了一个小市场。

这个地方十分隐蔽,不管是市政还是城管,都很难发现。

其实,主要的是他们在九点之前,就散场了。

而这个时间,城市的管理者们,都还没有上班!

“老陈,这边!”

陈文哲刚过来,就有人看到了他。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陈文哲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两个舍友,没想到张一杰和曹庆春,居然也来这边摆摊了。

“昨天就过来了,本来想要给你个惊喜,没想到你居然没来!”

曹庆春一边帮着陈文哲摆摊,一边道。

这座纵横十来米的小广场之中,挤着二三十个摊位,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来晚了,还真没有好位置。

有着张一杰和曹庆春帮忙,地上铺一层破窗帘,把箱子里的东西摆出来,就可以开卖了。

忙活完了自己的事情,陈文哲抽空看了看两个人的摊子。

一个卖的是瓷器和铜器,另外一个卖的是玉器。

摊子上的东西,看着倒是一幅古意盎然的样子,可仔细一看,全是现代工艺品,而且做旧的一塌糊涂!

又看了看周围,不管是铜器、家具、字画还是书籍,好像都有着一层包浆。

如果是原来,他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可现在一看,还不如不做上那一层包浆呢!

只要历经岁月,不管什么东西,其表面都会有一层包浆。

包浆是岁月的见证,时间的印痕,这个“浆”,这层“光”,新东西是不可能有的。

没有,造假者又想仿得更真一些,便会采用各种办法来做旧!

可技术不够,结果不但让其仍无包浆,反而多上一层贼光——生硬,轻佻,丑陋,看着不舒服。

包浆是用来养眼的,贼光是用来刺目的,假的东西,看着就感觉不舒服!

陈文哲很快就下了结论,相比自己做旧的东西,他们差远了。

看到这种情况,他就放心了,有对比才有差距。

星期天不上班,一般没人愿意早起,现在过来的,都是附近的老头老太太,早起锻炼身体的。

至于张一杰和曹庆春,人家是做鬼市的,凌晨三点就过来了。

感觉一时半会的也没有客人,陈文哲站起来。

“你们两个,吃早餐了没有?”

“吃了,三点就过来了,没有成交一笔生意,白白浪费了一顿早餐钱!”

好笑的看着曹庆春,这个东北大哥,已经被社会毒打的,连一顿早餐都开始计较了。

“我去吃饭,帮我看着摊子。”

看了一眼行李箱,那件青花蟋蟀罐还没有拿出来,自然也不怕有什么损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系统不正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