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松手苏离,迅速脱掉了衣服,递了过去的,“穿起。”之后始终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语调好像变了,带着一丝下命令的口吻。苏离拧眉,她不不喜欢别人下命令她,但但是递过来了衣服,冷得更可怕,不穿白不穿,一看就很天气冷。那衣服上还带着男子的体温,穿起的一瞬间像是回了苏离蹙眉,她不喜欢别人命令她,但还是接过了衣服,冷得要命,不穿白不穿,一看就很暖和。。...

男子松开苏离,快速脱下了衣服,递了过去,“穿上。”之前一直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语调似乎变了,带着一丝命令的口吻。

苏离蹙眉,她不喜欢别人命令她,但还是接过了衣服,冷得要命,不穿白不穿,一看就很暖和。

那衣服上还带着男子的体温,穿上的瞬间像是回到了被窝,暖暖的。

苏离呼出一口气,满足的微眯了一下眼,神情慵懒的像一只猫儿,若她有尾巴,此刻一定舒服的甩来甩去。

男子觉得好笑,大手揉揉苏离的脑袋,帮她把拉链拉到顶,苏离小半张脸都埋在了衣服里,只露出两只漆黑的眼睛,看起来十分乖巧。

“谢谢哥哥~”苏离双手揣在衣兜里,她就像个套在那长款的黑色羽绒服的娃娃。

“哥哥,我可以走了吗?”苏离微微偏头看着男子,眸光单纯。

若不是见过苏离狠戾的模样,男子几乎都要被苏离骗了。

他知道苏离打的什么注意,但他看中的人,除非死,否则别想逃。

男子看着苏离离开的背影舔了舔唇角,双眼不知不觉已经变成了妖异的红色,轻声呢喃:“你,我要定了。”

“阿嚏,阿嚏,阿嚏——”走到巷口的苏离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揉着鼻子心想真是怪了,谁这么想我。

她身后的男子缓缓一笑:“我!”

……

***

几分钟之后,一个黑衣保镖火急火燎的出现在小巷里,恭敬的站在了男子身边。

当他看到男人血色的眼睛时,战战兢兢的喊道:“少爷,你是否需要进食。”

男人刚刚吃饱心情愉悦,说话语气显得温和:“不用。”

他点了一支烟,淡淡的吐出一个烟圈,模糊了好看的眉眼。

好一会儿,当他眼睛变成黑色之后,他看着苏离离开的方向开口了,“帮我查一个人,我就不告诉我爸,你把我弄丢的事。”

黑衣保镖:……

明明是少爷你自己偷偷跑出去的,怎么就成了我把你弄丢的。

男子看向低着头的保镖,神色不明,“以后有话直接说,我听得见。”

黑衣保镖一阵瑟缩,头低的更低了,看起来很怕男子,只听他恭敬的说:“少爷,我下次不敢了。”

男子却又笑了起来,拍了拍这个跟他最久的保镖,语气轻松:“开玩笑的,看把你吓的,我又不是上帝,没事听你心声干什么,炸你的。”

黑衣保镖:……

虽然男子会读心术,别人离他近一点,他就能听见别人的心声,但他一般都是主动关闭心门,不听外面这些无趣的杂音。

除非遇到有趣的人,男子的目光又看向了苏离离开的方向。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就那凶残暴戾的小模样,就很合他胃口。

****

苏离离开小巷后就饿了,又想着刚刚献了血,要好好补一补,于是她揣着钱找了一个大排档,一边撸串一边等磨磨唧唧的001。

一般情况下,宿主和系统都是同一时间到达位面小世界。

但有时候系统繁忙会卡顿,会延迟。

现在就是这情况。

叮!

脑袋里一声响,姗姗来迟的净化系统001到了。

001一到便哭上了:【我的小祖宗哎,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苏离开心撸串,用意识吼道:【什么好事,我还没问你为什么来这么晚呢。】害得她被人欺负。

001气的咬牙切齿:【祖宗,你不欺负别人就是好的了。而且你知道刚刚打的是谁吗?大魔头尉迟陌,你特么的竟然和他对打。完了,彻底完了。还怎么净化他啊。】

一般净化宿主的固定思维和常用套路就是用大爱净化黑化值,于是知道苏离和尉迟陌打了起来,001十分心焦,又嚎上了。

苏离却不以为意的挑眉:【哦——他就是大魔头尉迟陌哦。我还以为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

苏离淡定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件属于尉迟陌的衣服,吧唧一下红艳艳的小嘴【真暖和。】

吃完最后的串,苏离把手中的签一扔,不拘小节的抹一下嘴巴,安慰着还在哭哭啼啼的001:【一个大老爷们儿,淡定点。你们让我来不就是让我以毒攻毒,以暴制暴吗?现在又怕我得罪了那大魔头。】

001无数次深呼吸后,淡定下来,如今正事要紧,当初找这位脾气不好,一言不合就要开干的反派来救场,就是为了以毒攻毒。

001喝了苏离的毒鸡汤渐渐淡定下来,激活了原主的记忆。

原主也叫苏离,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父亲是谁她并不知道,母亲如今住院,正需要大笔的医药费换肾,所以她晚上才会去酒吧打工当服务生。

001说道【原主死前有一个愿望还未实现。】

苏离不以为意的哦了一声,问是什么愿望。

一般他们做任务都是灵魂附身在刚刚死去的人身上,而大部分人都是死而有憾,会留下一个或两个遗愿。

他们占据了原主的身体,在完成自身任务的时候,还需要帮他们完成心愿,听说这叫能量守恒。

而原主的心愿便是:治好母亲的病,照顾好母亲,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啧,苏离吐槽:这明明是三个心愿。

苏离吃饱喝足,依照原主记忆回到了她那可怜的小破房子里。

上一个世界,苏离吃穿用度都是极其奢华的大反派,什么都给养刁了,不管是眼光还是吃穿用度。

她才离开那个小世界几个小时,就被送到了这里,一时之间还有点切换不过来。

于是,一进屋子她便扬起凤眸挑剔的打量起了屋子里的家居摆设,桌子看不出原来的款式,沙发又破有小,墙面斑驳,铁窗旧迹斑斑……

苏离一路看过去,啧啧啧个没完,“这是人住的地方吗?你就不能找个富家小姐让我附身?”

001无奈【这不碰上谁是谁吗,你就认了吧,这都是命。】

“我们反派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偏偏不认。”

001翻个白眼,捧着她【是是是,祖宗你说的是。】

苏离走进了唯一一间卧室。

卧室虽小,但收拾的还算干净。

苏离打开破旧的衣柜,翻找出一件老旧的睡衣,看着还挺干净,放到鼻尖闻了闻,没有怪味,有股淡淡的清香。

苏离勉为其难的住下了,拿着衣服去了洗浴间,趁着洗澡她看了看。

这幅小身板明显营养不良,又瘦又干,风一吹就能倒,不过到底是青春年少,皮肤倒是极白,又细又嫩。

因此,被那几个混混踢打的地方青紫一片,看着极其吓人。

她翻找出药箱,给自己上了点药,便躺下了,想着要如何尽早的完成任务。

001极其狗腿的劝道:【要不,你就去当尉迟陌的血仆吧。这样离他近,方便净化。】

苏离嗤笑【然后呢,每天在他耳边叨逼叨叨逼叨,让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001小声说【也不是不行……对吧。】他自己都说的没有底气。

苏离没有理会001,暗自用反派的思维思考了起来,若尉迟陌真要她给他当血仆,作为黑化值逆天的大魔头肯定会有很多种办法找到她。

所以她不急,先好好补个觉再说。

苏离心大,一觉直睡到日上三竿。

按照原主早就制定好的计划,她今天要去看原主母亲。

原主母亲身体不好,现在还住在医院里,等着手术费换肾。

苏离想起原主的愿望,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反派宿主,她稍微犹豫了一小会儿便进了厨房,打开小冰箱,翻找出食材,洗手作汤羹。

001诧异的抽了口气,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毕竟苏离可是凶名在外的反派大佬,每次反派系统培训新人都是拿她的事例做教材的。

【少见多怪,反派不用吃饭了。】苏离手里忙活着洗食材,意识嘲讽着001,竟是两不耽误。

001【你做的饭确定不会吃死人?】

苏离翻个白眼【你是对反派有多大的误解。】

苏离用保温桶装上鸡汤打了个车到医院,还没走近病房门口,就看见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一左一右站在病房门口,伸手拦住了一个要进去给病人换药的护士。

难道是尉迟陌找到医院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