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离走到病房门口,两个保镖又此外拦下了她,“停住,我家夫人在里面说事儿,你等会儿进来。”夫人?的确也不是尉迟陌,那就也不是他,那她没必要性给这两个保镖好脸色。苏恨离小个子瘦,说出来的话却十分的不客套,凌厉又直接了当:“是你家夫人,又也不是我家夫人。闪开,夫人?看来不是尉迟陌,既然不是他,那她没必要给这两个保镖好脸色。。...

苏离走到病房门口,两个保镖又同时拦住了她,“站住,我家夫人在里面说事,你等会儿进去。”

夫人?看来不是尉迟陌,既然不是他,那她没必要给这两个保镖好脸色。

苏离人小个子瘦,说出的话却是十分的不客气,犀利又直白:“是你家夫人,又不是我家夫人。让开,别耽误我看病人。”

一旁的护士见苏离说话这么硬气,也跟着附和,“医院不是你家,这里是公共场所,你们快点让开,不要耽误了病人换药。”

黑衣保镖尽职尽责的守在门口,纹丝未动,冷声道:“我家夫人不是你们能得罪的。懂事一点,等一会我家夫人出来,你们就可以进去,别给大家找事。”

与此同时,病房里传来一道轻蔑的声音,“想好了吗,苏映雪?”

苏离小巧的耳朵微动,病房里的话听的一清二楚,苏映雪不就是原主苏离的母亲。

“咳咳咳……我不会答应的,就算我死,我也不会把小离送进你们夏季遭罪,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们夏家的人。你快走吧。咳咳咳……”

“哼,不知好歹的贱人,要不是看在老太太的份上,我怎么可能会答应让苏离那贱种进夏家,痴人说梦。”

“那正好,我也不愿意,夏夫人快走吧。”

“哼,我倒是想走。你倒是让苏离那小野种别去酒吧那种肮脏地卖啊,说出去也是丢夏家的脸。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种,一家子都是贱货烂货,看着就恶心。就你这样的货色,老天就应该直接把你收走,活着也是恶心别人。”

这话说得不只是尖酸刻薄,可以说是歹毒了,就差直接说:你怎么不去死。

苏离听不下去了,先不论是非对错,就那夏夫人说话的腔调,以及那歹毒的话语就知道不是好人。

更何况,原主的心愿之一,照顾好她妈,如今她不能看着苏映雪在她眼皮子地下受人欺负。

苏离冷凝着眼前的保镖:“让开。”

“小姑娘我劝你最好是……”

苏离是个性子不好的,最不喜欢那些不听话的人,一言不合就要开干。

也就眨眼间,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倒在了地上,小护士已经吓傻了,苏离没时间关照她,抬起腿。

“砰——”一声巨响,苏离一脚踹开了病房门。

病房里的听到声响人齐齐看向了病房门口,苏离就像个杀神一般站在门口。

她个子虽然瘦弱,但气势摄人,秀美精致的眉眼冷酷无情,一时间把屋里的人唬得噤若寒蝉。

苏离一眼便锁定了那个一口一个贱人,一口一个野种的夏夫人。

夏夫人见过苏离的照片,此刻见苏离走过来,眼里满是厌恶,脸上也全是鄙夷。

嘴上嗤笑着上赶子找死,“小野种就是小野种,上不得台面。什么素质,也……”

“啪——”苏离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落下,把高高在上的夏夫人直接给打蒙了,要说的话也因为震惊和蒙圈卡在了喉咙里。

一时间,病房里安静如鸡。

苏离懒得看她,她怕再看一眼忍不住又挥出一掌,让那夏夫人左右匀称。

她转身把手里的鸡汤放在柜子上,“我妈不想看见你,你自己给我滚出去,别逼我再出手。”

夏夫人回过神来,怒骂道:“你个小贱人,竟敢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夏夫人看向门口怒道:“你们都是死了吗?还不滚进来。”

苏离随口一说:“别喊了,都死了。”

夏夫人一直关注着门口,见自己带来的保镖依旧没有进来,吓得不行。

“什么,你,你……”

“所以啊,你别惹我,赶紧滚,不然……呵呵”苏离突然转身凑近盯着夏夫人,声音诡异,眼神嗜血残暴,最后笑起来的时候尤为恐怖。

夏夫人被苏离吓得咕咚吞了一口口水。

苏离嗤笑一声,吓唬完胆小的夏夫人,转过头又笑容单纯明净,把倒好的鸡汤端给了苏映雪,“妈,喝点鸡汤。”

苏映雪还发着愣,“小离,你…你…”

苏离调皮的眨了下眼,安慰苏映雪,“妈,我骗那蠢货的话,你怎么也信,来,乖,喝鸡汤,我熬了好久呢。”

苏离做饭的手艺绝佳,那鸡汤煲的清亮亮的,香味四溢,闻之能令食欲大动。

苏母本来还担心,但此刻喝着苏离煲的鸡汤,被转移了注意力,惊讶不已,“小离,你的手艺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这鸡汤汤色清亮,香味扑鼻,味道鲜美不腻,好喝。”

夏夫人听到了苏离的话,气的脸色发白,如今又见两人母慈子孝,心中更是恶心翻滚,怎么都压不下去,五官阵阵扭曲,也不再端着名门贵妇的架子了,市井泼妇一般尖叫着扑上去。

“你个小野种敢耍我……”

苏离如背后长了眼睛,直接反手又是一巴掌,如今那夏夫人倒是两边脸对等了。

苏离挑眉欣赏起了夏夫人的脸,心里终于舒畅了,“这下好看多了。”

夏夫人捂着火辣辣的脸,颤抖着指着苏映雪,“好,好,好你个苏映雪,竟然教出了这么个残暴的小贱人。老太太心好,本想帮你把医药费给付了,把这丢人现眼的玩意儿接回家,你们倒好,不识抬举。没有我们夏家的医药费,我看你个贱人拿什么治病,听说你们可是欠了不少医药费。院长也是仁慈,就你们这种无奈叫花子也收,是我立马赶出去。”

夏夫人的声音又尖又利,苏离只觉的耳朵疼,她转身蹙眉看向夏夫人,眉眼间尽是戾气,“聒噪,还想被打?”

夏夫人脸颊火辣辣的疼,保镖又不在身边,她害怕苏离,只能狠狠道:“小贱人,你,你等着,我现在就联系院长让你们滚出医院,只要有我在,你们就别想住进津市的任何一家医院,你们就直接等死吧。”

夏夫人颤抖着指着苏离,愤愤的离开了病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疯批血族的心尖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