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那个穷猎户居然是御前侍卫,但是皇帝指给我的老公!明秀看也不看她说道:“你如果在这儿坐的烦了就出去走走。老太太哪儿几日你都未曾去了,今儿去请安吧。”。...

明秀正坐在房里做一件男式的内袍。明月进来找姐姐闲话,看了看那衣服忍不住道:“姐姐——,你知道你在作什么嘛?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做这种贴身的男子衣服有碍你的清誉!如果万一被哪个奴才出去嚼了舌根,姐姐,你以后可怎么说人家!”

明秀看也不看她说道:“你如果在这儿坐的烦了就出去走走。老太太哪儿几日你都未曾去了,今儿去请安吧。”

明月气道:“不去。姐姐,你听妹妹一句话好不好?你这样会害了自己的。为了那么一个人不值的。”

明秀放了针线,看了看明月道:“你就不能让我安静做会活儿?我明儿下午打算送给表哥的。你这样搅闹让我怎么做的完?!你小孩子家不懂的事儿就不要过问了。”

明秀看明月还想开口的样子,就在针线蓝里拣了个荷包出来道:“去吧,去吧,到老太太跟前请个安,也正好和娘亲一起回来。把这个给我捎给云娘,上次她看着好看,你就说这是我特意做了给她的。”

明月知道姐姐是故意支开她的,可是看姐姐的样子也劝不了只能拿了荷急,叫上了鹊儿到前面老太太那儿去了。

明秀看明月真走了,松了口气。这个妹子什么都好,就这性子不好:清高有什么用?管得吃是管得喝?真真是小孩子家不知道世事!看看平日里和表哥学习俗务地看到的那些帐册,多少银钱呵!不值?还真就找不到比这个更值的了!

明秀转念间又想到了红衣,想到了红衣的身份,她浑身一阵烦燥。这是她现在最大的心病了,如何才能让那个做了郡主的表嫂同意呢?如何能让皇家同意呢?

贵祺气冲冲的去了香姨娘的院子,进了屋就先踢飞了一张椅子,又摔碎了一个茶盏才气乎乎的坐在这了一张椅子上。并不说话只是坐在那儿自己生气。

这下可把香姨娘吓坏了,不知道贵祺这是在生她的什么气。气得这么厉害,不会是她让宝儿双儿下药的事儿被老爷知道了?要不不可能生这么大的气!香姨娘想到这儿看了看那分成了几块的椅子就一哆嗦。

贵祺坐下后还在想在红衣那儿受得气,越想越气,忍不住就又拍了一下桌子,一下子把香姨娘吓得跪在了地上,哭道:“老爷息怒,老爷息怒,香儿再也不敢了,香儿再也不敢了!”

贵祺连忙扶起了跪在地上的香姨娘道:“香儿这是做什么?是我吓着你了。唉,一时生得气大了些,把倒把你吓着了。”

香姨娘一听贵祺不是生她的气心里就安定了不少:“老爷这是在哪儿生了那么大的气?不过气大伤身,还是自己的身体重要。不要再生气了,香儿让人做了几样小菜,我陪老爷喝几杯如何?”

贵祺拉起了香姨娘的手,叹道:“还是香儿好呀。老爷不气了。不提那些事也罢,提了只会扰人的兴致!不想了,不想了。”

香姨娘看贵祺的脸色还是青色的,知道他的气还没有消,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吩咐让丫头赶快摆上了菜来。

贵祺坐下后,连喝了两杯。香姨娘在一旁陪着,小心的说着话逗他高兴。好半晌才见贵祺回转过来。香姨娘的心头大石才落了下来。

本来香姨娘还想等贵祺来了后挑拨几句安儿三个的话,看现在贵祺这个情形是不能提的了。香姨娘想起了三个丫头说得那些话儿就气得咬牙:居然不把她放在眼里!真当她只是一个姨娘不成?!今儿不行,等哪天老爷高兴再整治你们不迟!

范姨太太与明月一起回到房里,丫头们摆上了饭来。一时喜儿来说大姑娘不过来吃了,赶活计呢一会儿饿了再让厨里做吧。

范姨太太坐下问明月道:“你姐姐忙什么呢,连饭也不吃了?”

明月犹豫了一下道:“没做什么吧,只是做点子针线。”

范姨太太皱了皱眉道:“这孩子没轻没重的,针线活儿什么时候做不行?再说不是有针钱上的人吗?虽然女红对女儿家很重要,可也不能不吃饭啊!”

明月看了看担心的母亲道:“随姐姐去吧,她都是大人知道饿的。厨里有人,饿不着姐姐的。”

范姨太太听了也就没有说什么,一时明澈来了一家人坐下来用饭。

用过了饭后,明澈与明月坐下来陪范姨太太闲话消食儿。这是姐弟们常做的事情:怕范姨太太用过饭就歪到床上去,那样会积下食的对老人不好。

闲话了一会儿,明澈犹豫再三还是对范姨太太说道:“娘亲,儿子以后一个人去书房和表哥学习俗务就可以了。儿子一定会好好的仔细的学,不会懒怠的。就不要大姐随我去了。”

范姨太太看了明澈一眼笑道:“嫌你姐姐管得紧了?那也是为了你好,为了我们范家好。”

明澈有些着急的道:“不是了。儿子一定好好学的,让姐姐在家陪娘亲吧。女儿家总是出入外院不太好的。”

范姨太太有些疑惑的道:“澈儿你有什么事要说吧?要说就说好了。”

明澈看了看明月,又看了看范姨太太道:“也没有什么。只是姐姐们年龄也大了,到了说人家的时候了,娘亲可有什么主意?”

范姨太太奇怪的看着明澈道:“你说得也是。只是我们才来这京里不久,一时间还不能谈这些。”

明月犹豫了一会儿接了一句话:“可以托老太太啊。

范姨太太看了看一儿一女,心里若有所悟,但是她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再问些什么,只是把话题岔了开去。

安儿三个自香姨娘走后,一直沉默的坐在椅子。小丫头们送上了茶感觉到不对也悄悄的溜了出去。

宝儿看了看安儿,叹了口气道:“姐姐想什么呢?”

安儿抬头望着窗外,不些落寞的道:“能想什么呢?像我们这样的人想什么又有什么用呢?想了不如不想的好。”

双儿也叹道:“唉,有些事儿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了。安心做个大丫头一直平安就是我的希望了。别的,我是一点子也敢不想的。这院子——,吃人不吐骨头的。”

宝儿打了双儿一下气道:“你不要每次总是泄气好不好?你有点志气好不好?你总这样能出头才怪!”

安儿也握了握拳道:“是的。我们要有点志气。她可以做姨娘,我们也可以。”

宝儿看着安儿道:“姐姐,我觉得我们应该亲蜜一些才对,这样可以对抗来自于姨娘听压力。依我们对姨娘的了解,她决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安儿笑道:“今儿的事儿我当然看清楚了。我也明白的。我们只有我们三个,当然要一起对外才是。”

双儿有些不安的道:“你们想做什么?”

宝儿安慰她道:“我们只是自保,不会做什么的。”

安儿也笑道:“以我们的身份,我们能做得了什么呢?”

双儿又努力劝她们最后一次:“放弃吧,争来争去到最什么也不会有的。这大院子真的吃人的,不要争了。”

宝儿和安儿笑笑没有说话:不争?等死嘛?天真的双儿。两个当然不会听双儿的。

老太太这些日子以来心情十分不好。红衣的郡主身份就像一座山一样压在了她的心头,从前对她恭恭敬敬的儿媳现在却坐在那儿等着她去请安了。老太太心里非常的不舒服,三十年的媳妇熬成婆,可是她这个婆婆却没有媳妇侍奉。

老太太那个给贵祺再找个平妻的念头比原来更加强烈了,时时爬上心头。可是却因为红衣的身份,又让老太太每每丢掉了这种念头。只是这样以来不知道为什么更让老太太难以忘掉那个平妻的事儿。

云娘当然看出了老太太的心思,可是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才好。这深宅大院里女人越多越不安宁,老太太为什么连这个也不明白呢?如果不是因为有了香姨娘,哪会有这么多的事儿发生?这样的想法她却是不敢对老太太讲的。

老太太今天探了探姐姐的口风,知道姐姐不会不同意的,只是因为关着红衣的郡主身份,此事不可为而已。

老太太每日夜间翻来复去的睡不着,就是为了这个焦虑:怎么能想法子让红衣同意,又让皇家挑不出错呢?今天看姐姐也有那个嫁女的意思,心里就更是难以放下了。可是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办法。

---------------------------------------------------

我看的一本书,正在PK中呢,大家如果喜欢就去看看:

《穿越之福宁天下》作者:马妮雅娜书号:1161966

链接:

简介:什么?那个穷猎户竟然是御前侍卫,还是皇帝指给我的老公!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那些看云卷云舒的日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