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七章 “意外”中毒

“难得见姑母发脾气,这是怎么了?”话音落,众人压着头,一脸喜色望过去的。棱角分明,五官英俊,那一双桃花眼,不不经意流露出来出的温情让人多看几眼便会彻底沦陷,殷红的嘴唇勾画出出极佳的弧度,除了端王殿下除了谁?各小姐急忙重新整理自己的妆容,暗自的挺胸抬头又作出一副羞涩棱角分明,五官俊美,那一双桃花眼,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情让人多看一眼便会沦陷,殷红的嘴唇勾勒出极好的弧度,除了端王殿下还有谁?。...

嫡玉

推荐指数:10分

《嫡玉》在线阅读

“难得见姑母发火,这是怎么了?”

话音落,众人压着头,一脸喜色望过去。

棱角分明,五官俊美,那一双桃花眼,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情让人多看一眼便会沦陷,殷红的嘴唇勾勒出极好的弧度,除了端王殿下还有谁?

各小姐连忙整理自己的妆容,暗暗的挺胸又做出一副娇羞的样子,看的月轻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参见端王殿下!”众人行礼

夜逸辰走近,抬手免了礼节

月轻玉眼中泛起杀意,恨不得冲上前给他心口一刀,这样死太便宜他了,心底冲动的巨浪一次次的拍打着理智,一下,两下,用力掐着胳膊,逐渐冷静下来。

端王只觉杀意袭来,那人眼中闪过的是,恨么?

他们不是初见么?定国公府的人没有按计划来找自己,难道自己的打算已经被她知晓?

月如媚这个蠢货!废物!

“想必这便是定国公府的大小姐吧!”一脸兴致的望向月轻玉

“端王殿下好眼力,姐姐绝世美貌,殿下一眼便认出了呢!”月如媚柔声凑上去,恨瞥了月轻玉那张脸蛋,恨不得一把抓烂。

端王殿下来了后都没看自己一眼,难道要被月轻玉这狐媚子勾了去么?不行!

赵氏心里暗恨,这个女儿平时挺机灵的,怎么碰上端王脑袋就锈住了?

这不是明摆着既夸了月轻玉,又损了端王以貌取人么?哎,如此不合时宜,还不闭嘴!

老夫人也是眉头一蹙

“咳咳,除了眼前这位小姐脸生,其它各府的本王还是识得的!”夜逸辰虽不悦,但月如媚还有用,也不想多说什么。

亭中小姐听闻夜逸辰的话不免心中雀跃,端王殿下竟然认识自己?凭什么她月如媚要得脸贴上去?挥着手把月如媚给叫了回来。

“郡主和殿下好兴致,春日里此处是否过于凉爽,郡主可莫着凉啊!”定国侯大步踱来

“侯爷说笑了,左右不过是多加件衣服的事,可若是心寒,不知何解?”

定国侯自知其意,扯着老脸装糊涂,“哪个胆大的恼了郡主么?”

嘉柔郡主抬眼,也不想太拂定国侯的面子,玩味一句:“孩子们言语不当训了两句,侯爷,不介意吧!”

“郡主客气了,有机会聆听天言,是孩子们的福气!”

“呵,若不是母亲身体不适没能来,今日若是被她撞见了,可不是训斥能了事的!”语轻言重,眼神刮过众人。

以后这月轻玉背后可是有轻家和皇室倚靠,谁还敢放肆?

月轻玉心中笑道,以前怎么就没察觉舅母这么护短呢?不过背后有家人!真好!

赵嬷嬷提着食盒走至赵氏身侧,赵氏正愁如何挽回颜面,心喜,一个眼神,一个人影便跪了出去。

“参加郡主、端王殿下!”

“哪里的奴才好不懂事”嘉柔郡主一眼看到是赵氏身边的婆子,一脸嫌恶道

“回禀郡主,我家夫人一早便命人给大小姐炖了桂圆阿胶羹,老奴一直看着,小姐脾胃娇嫩,怕凉了吃不好,老奴便端了来!”赵嬷嬷一脸谄笑

“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先搁这吧!”嘉柔郡主话里有话

“舅母,娘亲一番好意我这做女儿的怎可辜负?况且我也饿了!赵嬷嬷你便拿给我吧!”

“小姐此处风大,仔细吃伤了胃!”绿筠一脸紧张,小声提示道。

月轻玉只侧侧头,笑道:“无妨!”

“诸位妹妹可有饿了的么?赵嬷嬷有没有多炖出来些?”说罢便是要从自己碗里分食一般

“这是夫人特意给小姐补身的,只此一盅!”赵嬷嬷望了一眼老夫人耷拉的脸色不安道

众人一脸嫌弃,与乞同食还是算了吧,更何况有端王殿下在,饿死也不能丢这个人。

“多谢小姐美意,我们不饿!不饿!”众人连忙摆手,一脸鄙弃,月如媚说的对啊,这骨子里的东西是改不掉的。

见月轻玉脸色尴尬,月如媚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老夫人低头喝了一口茶,眼皮耷拉正好掩去了眼中的不屑,真是丢人现眼:

“这些吃食我定国公府还不缺,二房家的,叫膳房给各位小姐一人炖一盅来!”

沈氏早就想离了这是非之地,赶紧应声,带着月如歌往膳堂走去。

嘉柔郡主隐忍着不好发作,这孩子,刚夸她得体,这大庭广众之下怎可分餐而食。

哎,刚想说些什么,月轻玉已然吃下,看来这身上的习气还是要改一改。

“赵嬷嬷你是不是炖的久了,竟有些苦涩!”月轻玉眉头微皱

“傻孩子,这桂圆阿胶羹哪有。。。苦的?”嘉柔郡主脸色一惊

不对!

“啊!”

月轻玉只觉腹中绞痛难忍,喉头只觉一阵腥甜,噗的一下吐出一口血来。

“小姐!”“玉儿!”“玉丫头!”

月轻玉强撑着精神,挤出一句:“有。。毒。。”

惊呼声起,众人皆是一震。

几个小姐吓得脸色惨白,抱在一起,庆幸自己没吃这侯府里的吃食!

老夫人吓得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幸好张嬷嬷眼疾手快。

绿筠一把扶住月轻玉的手,脉象无异,为何?

可被扶住的那只手,突然用力按了自己一把,那眼神不动声色,眼底无一丝慌乱,绿筠立刻会意。

“快去传大夫!”

“尚尘,拿了我的令牌去请太医来!”

那熟悉的声音仿佛穿透了她的灵魂,璃王夜逸风?他什么时候来的?

抬眼,正好碰上他的担心眼神

四目相对,电光火石间,两人同时心里漏了一拍

夜逸风见她面色苍白,嘴角的血丝触目惊心,五味杂陈。

夜逸辰恼恨,这么好的机会自己怎么没把握住?

月轻玉被急抬回云榭

赵嬷嬷一下子变了脸色,后退喃喃道:“不能,不能啊!”

赵氏眸色微变看了一眼赵嬷嬷,老婆子糊涂,今天什么日子,这毒怎么还下了呢?心中却暗存了一丝欢喜,这个小蹄子是要死了么?

回来了半年,终于要死了,不对啊,回过神,按理不应该反应这么强烈啊,时间也不对啊?

哪个府里没有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大家都半斤八两,心知肚明,可当众被揭穿的,定国公府怕是第一例了!

颜面尽失,定国侯和老夫人气的捶胸顿足,不等赵氏解释,命人一通捆了赵氏主仆!

正厅那边,下人报了月少堂,月家大爷当场暴走,还是沈氏折了回来同月少秦打理剩余的宾客,一一送了出去。

祁氏难得看赵氏的笑话,搀着老夫人回了云榭院,男子则留在侧厅等着消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嫡玉”,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