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离开了你了,再也没有不离开了你了!”童思说出的话郑重得像是在赌咒发誓通常。方仰宁惊异抬眸,目光直直撞进童思眼里,放佛要看进她的灵魂深处。无论她此刻是也不是谎言欺骗自己,方仰宁否认,他真的是彻底彻底沦陷了,彻底沦陷在这个让他牵肠挂肚了十三载的女子身上。只要你方仰宁惊诧抬眸,目光直直撞进童思眼里,仿佛要看进她的灵魂深处。。...

“我不离开你了,再也不离开你了!”童思说出来的话郑重得好像在对天发誓一般。

方仰宁惊诧抬眸,目光直直撞进童思眼里,仿佛要看进她的灵魂深处。

不管她此刻是不是欺骗自己,方仰宁承认,他真的是彻底沦陷了,沦陷在这个让他牵肠挂肚了十三载的女子身上。

只要她勾一勾手指,他就是漫天风雨,举手投降。

心瞬间柔软成一片,方仰宁捧着童思的小脸,手微微有些颤抖。

【作死值减1,目前作死值9999。】

童思此刻没有多余的情绪去理会系统播报,她支起上半身,将自己的唇又贴了过去……

此时此刻,只有身体上的温热接触,才能让童思此刻慌乱的心神稍微安定下来。

沙发有点狭窄,让她此刻只能紧紧贴着他,不过她很享受这种无缝隙贴近他的感觉。

她感觉她此刻像是一张被拉满的弓箭,拱起自己的身子想要靠近眼前这个男子,不给彼此留下一点点的距离……

闭眼,有泪从眼角滑落……

会客厅位于一楼的角落,用的是实木门,隔音效果本是不错的。

奈何今天心情憋闷的方先生打开了会客厅四面的窗户透气。

所以今天方宅的人还是清楚的听到了一些不可言说的动静,将近三个多小时都没有停歇……

一时冲动,代价都是血淋淋的。

被方仰宁抱回房间的童思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太丢人了,居然在会客厅疯魔,她以后怎么面对方宅众人?

不对,不仅仅是方宅众人,刚才方仰宁公司的人貌似也在。

天哪!

童思想尖叫,想撞墙,想坐着飞船离开太阳系。

看着床上的小小一团,方仰宁下意识地伸手想扯下自己脖子的领带,伸手才发现领带应该还遗留在会客厅。

犹豫半晌,方仰宁才缓缓坐到了床沿边上。

她,会不会后悔了?

方仰宁想将手搭在床上鼓起的那一小坨上,手指伸了伸,终究还是停在了半空中。

是不是,自己在这,她不自在了?

“你,你先休息,我先走了。”沉默良久,方仰宁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对于童思,他总是显得小心翼翼的。

平时他总怕磕着她,伤着她,一点都不像在商场上杀伐决断的那个样子。

他的助理兼好友律滔每次看到他在童思面前的样子,都会在私底下讽刺他是新生代“恋爱脑”。

是的,“恋爱脑”,一恋十三载,苦海无舟渡。

见童思迟迟没有回应自己,方仰宁起身,轻叹一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刚向前迈了一步,他的腰就被人从身后环抱住了。

“宁哥哥。”清甜的嗓音在背后响起,带着鼻音,好像在水里搅化了的蜜浆。

她有多久没这么叫过他了?

好像从她遇见那个该死的楚耀开始,什么都变了。

她开始躲着他,害怕他,再也不像小时候,会扯着他的衣角跟在他身后,冲他甜甜的笑。

童思将自己的脸在方仰宁背上蹭了蹭,语气软侬,“宁哥哥,你再陪我一会儿。”

她现在一分钟,不,是一秒钟都不想离开他身边。

她的撒娇一直对他该死得有效。

“如果是为了楚耀,我答应你我会暂时放过他,”方仰宁深吸一口气,才缓缓继续道:“你,你不用这样。”

不用这样自轻自贬,不用这样刻意讨好他。

一想到她这种讨好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方仰宁闭眼,他就感觉心如刀绞。

这个呆瓜以为她这样是为了那个人渣自恋狂男主?

叔可忍婶不可忍!

她一定要想办法让方仰宁知道她现在爱的不是楚耀,是他了呀。

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童思仰头看着天花搬,小巧精致的下巴蹭了蹭方仰宁的背。

她感觉她的破冰之旅,路漫漫其修远兮……

方仰宁被童思细细软软地蹭着,眸色转暗,几乎立刻身上就升起了热气。

他手上握拳,松了紧紧了松。

她大病初愈,实在是不适合索要过多。

“以后咱们在房里,能别提这个名字吗,倒胃口。”童思小声抱怨道。

方仰宁感觉自己好像没有听清,他挑眉转身想看看她此刻的表情。

又想骗他?

等他放松警惕了再逃跑?

这次连美人计都用了,她,就那么喜欢楚耀么?

看着眼前满脸不可置信的男人,童思真是又是好气又是心疼。

之前为了能够让前两天的离家出走成功,童思在方仰宁面前装乖了整整一月。

直到等到他前脚去国外洽谈事情,她后脚便拿了早就收拾好的行礼准备逃跑,去找楚耀。

去跟那个即将跟她妹妹童欣订婚的楚耀说,她愿意跟他到海角天涯。

想到之前自己的行为,童思抚额长叹,自作孽不可活啊!

对视半晌,方仰宁垂眸让步,“等你身体好些了,就能出门了,我并没有限制你的自由,方宅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

噗--

童思轻笑出声,在方仰宁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就伸手拉住了他。

【作死值减1,目前作死值9998。】

诶,作死值为什么在自己减少?

对于系统播报童思困惑了一下,刚才也是,忽然就少了,发生了什么吗?

她穿书到这个世界,只要将她这个角色作死值清零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但是系统除了提示她剧情之外,并没有给别的什么过多的提示告诉她应该怎么做。

所以上一次她一直任务,要在男主楚耀面前狠刷存在感才能减少作死值,可是现在,为什么它自己就减少了?

系统,出问题了?

童思心里困惑,手上动作却没停着,拉着方仰宁想他在床上坐下。

方仰宁被童思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一愣,一时忘了自己接下去该说的话。

他稍稍愣神的功夫就顺着童思的力道坐了下来,看着童思眨巴了下眼睛。

方仰宁的眼睛很漂亮,是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眸色深邃,跟他稍一对视仿佛就会被吸入其中似的。

不过童思从未发现,发呆时候的方仰宁,居然像一只受惊的小鹿,单纯无辜。

童思瞬间心柔软成一片泥泞的洼地,好萌啊。

自家老公居然还自带萌萌哒的特效,真是捡到宝了!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反派小娇妻后甜爆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