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思搂着他的脖子,将自己有些冰的脸贴到了他有些微温的脸上。“我没说你被限制了我的自由的呀,我现在的而已想抱一抱你,”童思闭上眼,很可以享受此刻两人的耳鬓厮磨,“以后在房里,切记提别人,男人不准,女人更不准。”童思用蛮横的语气誓词着自己的主权!方仰宁这块“地”“我没说你限制了我的自由呀,我现在只是想抱抱你,”童思闭眼,很享受此刻两人的温存,“以后在房里,不要提别人,男人不许,女人更不许。”。...

童思搂着他的脖子,将自己有些冰的脸贴到了他有些温热的脸上。

“我没说你限制了我的自由呀,我现在只是想抱抱你,”童思闭眼,很享受此刻两人的温存,“以后在房里,不要提别人,男人不许,女人更不许。”

童思用霸道的语气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方仰宁这块“地”已经被她童思盖章了,以后他心里想的只能是她,也只会是她!

现在跟方仰宁解释自己已经不喜欢别人,只喜欢他了,这个没安全感的男人肯定不信。

没关系,日子很长,她会用一辈子告诉他。

“好吧,以后不提了。”方仰宁应承下来,伸手摸了摸她如瀑的长发。

童思长发及腰,发丝细软浓密,散落下来时候看着像个漂亮的芭比娃娃一般。

不管她的理由是什么,他总是让步的那个。

只要她不离开他,让步什么的,对他来说真的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宁哥哥。”

“嗯。”

“你……”

“嗯?”

“你闻起来香香的。”

说着童思还吸了吸鼻子,仿佛方仰宁真的像一块闻起来香甜可口的小甜点一般。

方仰宁……

他刚才是不是还听到了怀里这个小妖精吞口水的声音。

“是不是饿了?”方仰宁问道,在她发顶轻轻印上一吻。

“唔……”不问不觉得,童思摸了摸自己有些瘪的肚子,“好像,有一点点。”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说着话方仰宁就要起身。

“诶,你别走。”童思黏了上去。

看着又贴着自己的小人儿,方仰宁挑眉,“我不走怎么给你弄吃的呢?”

童思:“那就先不吃了。”

有美当前,童思表示自己可以委屈一下自己的肚子。

方仰宁轻笑,“我不走,我就去门口让玛丽给你弄点粥,这两三天你只输了营养液,先吃点清淡的。”

“啊,两三天?”童思吃惊抬头。

原来自己已经昏睡了两三天了?

难怪一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走路都脚步虚浮。

方仰宁在童思抓着自己衣角的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就要起身。

童思身子往前倾,双手揽住了他的脖子,“那你背着我去喊。”

【作死值减1,目前作死值9997。】

诶,作死值又减少了,又减少了。

难道,她在这本书的反派大Boss面前一作,或者跟他亲密点就能减少作死值?

童思感觉自己真相了,心里暗暗作了个“伟大”的决定。

她要在方仰宁面前,当一个快乐的小作精!

心下决定,童思立刻行动起来,手脚并用得就要爬到方仰宁背上。

“你慢点,慢点,别摔了。”方仰宁语气无奈却宠溺,任由她爬到自己背上。

“怎么膝盖红了?”方仰宁蹙眉问道。

他正要背着童思站起来,一低头就看到童思晃荡在他身侧的两个膝盖有点红肿。

“啊,哦,没事,刚才跑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已经不疼了。”童思满脸不在意。

方仰宁:“还是上点药吧。”

说完,方仰宁背着童思就往门口走去,让玛丽拿个药箱上来。

他手刚碰到门把手,房门就被人敲了两下。

方仰宁开门,玛丽正站在门口。

玛丽可能没预料到一开门看到,总是对她们先生冷落冰霜的太太像一块牛皮糖一样黏在了她们先生背上。

她捂着嘴巴后退了一步,又偏头看了下窗外。

今天的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正要找你,你去嘱咐小厨房弄点粥来,然后把药箱拿上来。”方仰宁语气冷淡地吩咐道。

说完他就要转身关门了,玛丽忙伸手拦了一下。

见方仰宁和童思同时回头看她,连疑惑的表情都一模一样。

这难道是所谓的夫妻相?

玛丽愣神了片刻,作为专业管家,她马上回神,微微弯腰说道:“先生,粥在太太醒来时候我已经弄好了,正在厨房温着。”

“哦,那你端上来吧,太太今日在房里用餐。”方仰宁嘱咐道。

玛丽:“先生,夫人的妹妹童欣小姐来了,说是想要看望夫人。”

童欣来了?

“她来干嘛?”

不满的声音从自己背后响起,然后感觉童思从自己背上滑下,方仰宁忙伸手将人扶稳。

童欣,原名叶欣,跟童思是异父异母的姐妹,只比童思小了半年。

童思的母亲在她十二岁的时候意外离世了,没过两月,她父亲童战就娶了叶欣的母亲,叶欣也顺理成章改名为童欣。

童思穿越的这本书叫《霸道总裁爱上白莲花》,霸道总裁指的是楚耀,那白莲花说的就是童欣。

有着书中女主光环的童欣,不仅长得温婉可人,也成功夺走了她爸爸和身边所有亲朋好友的注意。

书中写的剧情是自己长期会欺负童欣,其实事实远比剧情狗血。

白莲花总是楚楚可怜地到处诉说自己的霸道野蛮,其实很多时候那个伤都是自己弄的,然后嫁祸到她身上。

结果她就落了个欺负人,霸道不讲理的恶名。

只要作死值归零,主角光环什么的就影响不到她了,童思咬牙。

“不想见吗?”看着童思阴晴不定的小脸,方仰宁问道。

童思抬头看向方仰宁,原著中,方仰宁喜欢的,其实是童欣才对。

但是随着自己的穿越,一切仿佛产生了蝴蝶效应。

在他少年时,跌进他怀里的是她,不是童欣。

童思摇头,说道:“确实不想见。”

“那就不要见了。”方仰宁说完,就抬头看向玛丽,准备让她将人打发了。

方仰宁一直希望童思在自己的保护下,可以任性地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

【警报,此剧情为必走剧情!】

机械的系统警报音传来,童思无语。

看来这是推动剧情的情节,这人她还不能不见了。

“等一下,我们一会儿就下去。”童思打断了方仰宁接下去的话跟玛丽说道。

方仰宁偏头看着童思的侧颜,没有表示反对。

“是,先生,药箱我上次有放在卫生间的柜子里,需要我进去帮你拿出来吗。”玛丽问道。

尽责回答主人的每一个问题是一个专业管家最基本的素质,玛丽在这方面表现一直很优秀。

“不用了,我给夫人上完药就带她下去。”方仰宁说完,便伸手将门给带上了。

刚一关门,他怀里立刻钻进了一个人。

方仰宁无奈,原来没觉得她这么黏人呀,不过他还是挺享受她这么黏着他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反派小娇妻后甜爆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