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她什么时候的照片了?那小脸蛋还带着较为明显的稚气。唔,脸好圆呢。这是她十二岁?但是,十七岁?童思完全不记得我自己什么时候照过这张照片,一个进一步缩小版的自己,靠在一棵四人环拥大小的大树底下,微闭闭目养神。腿上放了一本很厚的书,压制住了她的碎花裙。原来是自己唔,脸好圆呢。。...

这是她什么时候的照片了?那小脸蛋还带着明显的稚气。

唔,脸好圆呢。

这是她十三岁?

还是,十六岁?

童思完全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照过这张照片,一个缩小版的自己,靠在一棵四人环抱大小的大树底下,闭目养神。

腿上放了一本很厚的书,压住了她的碎花裙。

原来自己睡着时候是这样的呀?

(⊙o⊙)…

嘴角那晶莹剔透的是什么?!

咦惹,口水。

真丑!

童思“砰--”的一声关了房门,一脸嫌弃,嘴角却不由自主地上扬。

改天要叫玛丽把这张照片撤了,她再去拍几张好看的摆上去。

接着,童思一连开了好几个房门,一间间看过去……

童思忽然感觉自己鼻尖微酸,心好像柔软成了草莓味棉花糖,甜甜的。

每个房门都摆了她的照片,有开心的她,睡着的她,伤感的她……

这家伙,这家伙居然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拍了那么多的她,还每个房间摆。

方仰宁,你究竟为了我,做了多少事?

好像每开一间房门,童思就会被感动一次。

童思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又打开了一间房门。

里面依旧有她的照片,还有,很熟悉的陈设。

熟悉感扑面而来,童思往里走了几步,看到床头柜上摆了个很漂亮的中年女子的照片。

这是,原著中童思过世了很久的母亲。

这间房间摆的,是当初母亲用过的一些东西。

他居然是帮她都留起来了?

童思现在忽然无比渴望立刻马上见到方仰宁,一刻都等不住的那种。

她没有再一间房一间房慢慢参观,而是快速的打开每个房门。

停在一间房门外。

这个房间门跟别的不一样,是黑金木的,上面还雕刻着栩栩如生的浮雕,二龙戏珠。

门都那么精致,应该就是这间了吧?

童思摸了摸门上的浮雕,然后伸手拧动门把。

书桌正对着房门,书桌后坐了个男人,衣袖半挽着,正低头在认真写什么。

听到开门声,男人抬头。

原本严肃认真的脸,在看到来人之后,线条瞬间柔软了下来。

方仰宁下意识看了眼手机,晚上十一点多了。

“这么迟了怎么还不休息?身子才刚好点不能熬夜的。”方仰宁问道。

他伸手将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拿了下来,站起身迎了上去,将童思扶到房中唯一的一个单人床上坐下。

“你不回房我都睡不着。”童思嘟着嘴抱怨道,声音娇娇气气的。

她的小手摸了摸摊开在床上的灰色被子,之前他一直就睡在这里的?

床好小啊,虽然他不算壮硕,总感觉委屈了他。

这么想着,童思很轻车熟路地坐到了方仰宁的怀里。

今天十分反常的童思,让方仰宁现在还是有些不习惯,他手抬了抬,犹豫片刻,还是环抱住了她。

他也不争辩自从新婚之夜之后,童思从不让他在房里过夜的事情。

方仰宁摸了摸童思披散的长发,很从善如流地说道:“是我的错,我十二点还有个线上会议,就没回房了。”

童思吸了吸鼻子,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鼻子在他的脖子上嗅了嗅。

好好闻的味道,不是香水味,是清爽的薄荷味。

童思:“我看到你在摆在那些房间里的我的照片了。”

“咳咳。”方仰宁掩嘴轻咳了两下。

“宁哥哥,都是你拍的吗?”童思手指头玩着方仰宁胸前精致的衬衫扣子问道。

方仰宁沉默片刻,微微点头应了声:“嗯。”

“有几张好丑啊,我们得了空去拍过好不好?”童思撒娇道,语气轻柔,说话的时候还轻轻地在方仰宁脖子上吹着气。

方仰宁的耳垂红得都快滴血了,他头往外偏了偏,说道:“不丑,都很美。”

等下还有个线上会议,桌上还有一堆文件要处理,方仰宁在心里默念着。

要稳住!

稳住……

童思本就有些娃娃音,这会儿嗓音更是柔媚非常,她贴着方仰宁的耳朵轻轻唤道:“老公~”

稳住?

那是什么?

方仰宁一下子就想不起来自己等会儿的安排了,从嘴里艰难发出一个单字:“嗯?”

声音喑哑,情绪克制。

他的手已经贴在了童思的腰上,轻轻揉了揉。

童思:“你不在这会儿,我好想你啊,我想你想得心都疼了。”

什么会议,什么文件,都见鬼去吧!

方仰宁闭眼,再睁眼时,童思感觉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攻击力极强。

“呵……”童思轻笑,下一秒她的笑声已经被堵在了嘴里……

【作死值减1,目前作死值9994。】

童思这会儿哪里还有功夫理什么系统播报,她被困在单人床和方仰宁之间,像是暴风雨中的小舟,浮浮沉沉……

晚上十二点多,一堆大佬们都在等他们的Boss开会中,律滔更是发了一个又一个消息给方仰宁。

过了大概小半个小时,方仰宁回复他。

【今天会议你主持,晚些时候将会议记录发给我。】

很简短的消息,可是律滔生生嗅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他们这个大Boss,人生唯一不理智的东西都给了他那个夫人,对待工作都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极少出现重要会议不出席的情况。

联想了下白天方宅会客厅发生的事情,律滔不自觉就脑补了点什么。

改明儿需不需要去买点鹿血酒给他这个Boss兼死党呢?

律滔边主持会议边操起了老父亲的心。

翌日,清早。

童思上半身趴在方仰宁身上,在他心口画着小爱心。

方仰宁伸手按住童思使坏的小手,声音带着刚起床的沙哑:“别闹。”

童思在方仰宁胸口印上一吻,“嘿嘿”一笑。

方仰宁一个翻身,将童思环抱在身下,手点了下她的鼻头,“再闹,可要后果自负了。”

低哑性感的声音已经隐隐有动情的架势。

童思举手投降,她表示经过昨晚,她的腰快断了,“臣妾知错了,老公你饶了我这回吧。”

这个小嗲精!

方仰宁捏了捏童思俏挺的小鼻子,一脸无奈。

童思双手环抱住方仰宁紧窄的腰,说道:“我今天想去趟我的经纪公司。”

“嗯?”方仰宁侧躺,将童思抱进自己怀里,示意她说下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反派小娇妻后甜爆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