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千昭给了一个抚慰的眼神,她来了,自然而然是有应付之策。永嘉帝见了沈千昭,怒火才消散了一些,朝沈千昭招招手,“永乐,回来父王这。”见永嘉帝果真心情转好,底下跪着的容乐公主这才松了口气,果真,仅有这个妹妹才能让父王心情好些,否者,昨日容乐殿怕是要永嘉帝见了沈千昭,怒火才散去了一些,朝沈千昭招手,“永乐,过来父皇这。”。...

沈千昭给了一个安抚的眼神,她来了,自然就是有应对之策。

永嘉帝见了沈千昭,怒火才散去了一些,朝沈千昭招手,“永乐,过来父皇这。”

见永嘉帝果然心情转好,底下跪着的容乐公主这才松了口气,果然,只有这个妹妹才能让父皇心情好些,否则,今日容乐殿怕是要遭难了。

沈千昭乖巧的起身,坐到了永嘉帝下方,看着昔日心中惦念的父皇又出现在眼前,想及上辈子,她赶回宫中,连父皇的最后一面都未能见到,心中酸楚难受,微微垂眸,眼中已有湿意...

“父皇今日怎么来容娘娘这了,可是想儿臣了?”

“儿臣虽时常缠着容娘娘,可父皇想见儿臣,还是该到永乐殿才是呀?”

“或是日后,父皇差身边的人传个话便是,儿臣自然就去见父皇了。”

不过十四岁,声音软糯甜软,一声一声父皇,娇嗔的语气,唤得永嘉帝心中的慈爱都展露无疑。

尤其是,这张简直与已逝皇后如一张模子刻出来的面容...这再大的火气,这会儿也烟消云散了。

永嘉帝抬手捏了捏沈千昭软白的脸颊,“你啊,说起话来,总这般,没半点公主该有的样子。”

“听柳夫子道,你又是两日不曾去听课,总这般没规矩,何时才能长大让父皇少操些心?”

本没有使什么力道,可沈千昭是娇宠着长大的,这脸蛋软白嫩嫩的,永嘉帝又习武数十年,这手腹上的茧子,微微搓动一点,那软白的脸颊便泛起淡淡的红痕。

吓得永嘉帝急忙松开了手,小心察看着,微微叹气,这小女儿,由里到外的娇气,当真是得捧在手心里照顾。

若是平时,这会儿沈千昭诱哄着永嘉帝离开这容乐殿,也就是了,可这会儿,她却不是来将永嘉帝带走。

沈千昭视线落在了被扔在地上的那枚精致的红玉珠钗,“咦”了一声,起身走过去捡了起来,“这东西怎么随便扔在地上呢?”

容妃娘娘心像是被狠狠抓住了一般,这是她前些日子送给永乐的,虽不知永乐是怎么弄丢的,可这会儿这钗子已经成了害人的证据,是半点不能再同永乐沾上边了!

永乐性子单纯,自然不明白这些个弯弯绕绕。

别看陛下宠爱永乐,可若是同皇嗣扯上了,这再大的天恩,都护不住永乐。

帝王无情,伴君如伴虎...

若失去了永嘉帝的宠爱,就等于失去了护命符。

容妃娘娘一急,猛的一磕头,“陛下!此事乃妾身一人所为,请陛下责罚!”

“母妃!”容乐急得眼泪都掉了。

永嘉帝狭长的眸眼微眯,方才容妃还口口声声的辩解,可这会儿,见永乐捡起那钗子,就变了态度,急于认罪...

“永乐,这钗子你识得?”

容妃娘娘心陡然一紧...

沈千昭眨眨眼,看向永嘉帝,无辜的点头,“这是前些日子容娘娘送给儿臣的...”

永嘉帝眸光瞬间暗沉了下来,自己的女儿性子单纯,是个什么样,他清楚,这送到永乐手上的东西,突然出现在御膳房,必然是有人存心构陷。

这容妃昔日与皇后交好,一直照看着永乐与太子,这会儿自然是怕此事和永乐牵扯上,所以在百般逼问下都不肯说出实话。

容妃这般护着永乐...

想及此,永嘉帝对容妃的的态度才稍稍缓和,“行了,都起来罢。”

见容妃还不肯起身,永嘉帝下来,微弯腰,扶起容妃,“不过是枚珠钗,何至于让你连实话都不肯说上一句,好的不同她学,倒是将这倔成驴的脾性学了个彻底。”

容妃微微一怔,福了福身子,“妾身知错。”

她自然知道,永嘉帝口中的“她”,指的是已逝世的永嘉后。

她同永嘉后自小一起长大,一起进宫,感情甚好,不是姐妹,却胜似亲姐妹。

当年,永嘉后难产,留下一对儿女,自己一直努力护着永嘉后留下来的这一对儿女长大成人。

这后宫遍地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阴谋诡计,如今孩子已经长大,可永乐公主性子单纯,太子因年幼落入荷花池大病一场,之后长年生病,身子骨羸弱,自己的女儿容乐性子又懦弱怕事,她这个当母妃的,如何能不小心翼翼。

沈千昭上前挽着永嘉帝的胳膊,娇嗔,故作生气,“儿臣虽不知发生了何事,可眼下,父皇却把容乐姐姐都吓着了,还罚容娘娘跪了这么久,父皇太过分了。”

永嘉帝熟知女儿的性子,知晓这会儿她是在同自己给容妃和容乐讨慰问。

这后宫里,也便只有她有这胆子了,他无奈的拍了拍沈千昭的脑袋,“你说的有理,此事确实是父皇不对。”

“高声。”

“奴才在。”一旁年迈的高声公公听候。

永嘉目光看了一眼一旁始终头也不敢抬一下的容乐公主,“将前些日子送来的几套金钗,连同上贡的料子蔬果,送些到容乐殿。”

“朕记得你喜欢书画...”

永嘉帝此话,是对着一直话都不敢说一句,即便起身都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容乐说的。

容乐吓得身子都轻颤了一下,“是...是...”

永嘉帝年轻时带兵征战多年,最是不喜女儿家这幅上不得台面的样子,眉头一蹙,却是什么责备的话都没说,“高声,将前日上贡来的那幅墨宝送来。”

容乐愣了愣,上贡的墨宝...是那副引起朝野上下哗然的那幅吗?

她震惊的抬眸看向永嘉帝,丝毫不敢相信。

沈千昭狡黠的眨眼,“皇姐,你若是再不答谢父皇,父皇可就收回咯。”

这一言,吓得容乐连忙下跪,“儿臣谢父皇赏赐!”

这会儿,倒是不结巴了。

此事到这,倒也算是圆满解决,容妃松了一口气。

沈千昭目光却落在了一旁故作镇定跪着的怜儿身上,眸里闪过一丝冷意,呵。

好戏,要上演了。

沈千昭松开了永嘉帝,一步一步走向跪着的怜儿,微微蹲下身,将手中的珠钗递向怜儿,娇声道,“这钗子很是名贵,我先前见你很是喜欢才送与你的,往后你可要小心收着啊,别再弄丢了...”

这主子赏赐奴才一些东西是十分常见的。

可这会儿,如沈千昭所言,这支陷害人的珠钗,是她之前就送给了这怜儿的宫女,就等同于将怜儿推入了火坑。

怜儿脸色惨变,“奴婢不曾收过什么钗子,殿下何出此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