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妃面色一冷,旁边的永嘉帝,眸光中更是迸发出出寒意,“怎么回事?”这吓得怜儿脸色惨白,又因着做贼心虚,拼命地叩头,“陛下明鉴!婢子未曾收过公主殿下的钗子啊!”怜儿爬到了容妃跟前,扯着容妃的裙摆,“娘娘!婢子真的也没收过什么钗子...”永嘉帝面色微寒怜儿怜儿惨白,猛的要冲向沈千昭,却被两个公公拉住了,狼狈至极,“奴婢做错了什么,殿下要如此污蔑奴婢!”。...

容妃面色一冷,旁边的永嘉帝,眸光中更是迸发出寒意,“怎么回事?”

这吓得怜儿脸色惨白,又因着心虚,拼命磕头,“陛下明察!奴婢不曾收过公主殿下的钗子啊!”

怜儿爬到了容妃跟前,扯着容妃的裙摆,“娘娘!奴婢真的没有收过什么钗子...”

永嘉帝面色微寒,看向神色无辜的沈千昭,“你说这钗子你先前赠予这宫女?”

沈千昭点头,无辜道,“先前我瞧她实在喜欢。”

怜儿怜儿惨白,猛的要冲向沈千昭,却被两个公公拉住了,狼狈至极,“奴婢做错了什么,殿下要如此污蔑奴婢!”

旁边的采秋护在沈千昭面前,“大胆!殿下乃千金之躯,岂容你一小小的奴婢这般污蔑!”

看着护在自己身前的采秋,沈千昭这一瞬间像是回到了上辈子死前,采秋挡在自己面前承受那刀枪入身的一幕...

她紧紧的攥着拳头,努力压下情绪,莫名的眼神看向怜儿,“不就是一支钗子吗,容娘娘既送了我,便是我的物件,本宫将它赠予你,你收了便是收了,容娘娘又不会责怪你,你何须这般?”

语气无辜又带着困惑与愤懑。

永嘉帝最是瞧不得这个最喜欢的女儿受委屈,冷呵一声,“高声,将人押下去,好生审查。”

“是,奴才遵旨。”

很快,便有侍卫进来将近乎疯癫的怜儿押了下去。

沈千昭冷眼看着这幕...

上辈子,事情查出来后,她什么都不懂,只知一味的求情,最后容妃还是被禁,容家失势,这才导致后面容乐姐姐的惨剧。

所以,在这件事上,如果是先查出怜儿,容妃必然要受到牵连,无论自己再怎么求情,事情也会照着上辈子那样发展。

可若是以这钗子,先将自己这个永乐公主带进局中,再从自己这个绝对不可能污蔑宫女的公主嘴里,无意间道出事情的真相,那么一向宠爱自己的父皇必然就会觉得是有人存心陷害自己,又欲借此离间一直保护自己的容妃和自己的关系。

好让自己在宫中孤立无援。

那么在这件事上,可以除去心怀不轨的眼线怜儿,一面又可以将容妃摘得干干净净。

容妃不仅没有被禁,反而连带着容乐姐姐也得了赏赐。

至于那个怜儿,后面必然会一直反咬容妃,但也无人会信了,自然也不该再留。

永嘉帝走后,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容乐吓得,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容妃一把扯过沈千昭,上下察看,见没事,语气略带指责,“你可知方才情况,你父皇那般重视那齐妃肚子里的孩子,你却还傻傻的凑上去!”

沈千昭吐了吐舌头,“那我这不是没事嘛,父皇又不会责怪我...倒是容乐姐姐,容娘娘才应该是好好安慰她才是。”

被提及的容乐抬起无辜的眸眼,满脸的泪水,美人落泪,惹人娇怜。

容妃心里重重的叹了叹气,这女儿,可着实是太胆小了些。

沈千昭故作无意的叮嘱了两句,“那怜儿现在被抓了去,后面的人怕她供出主谋,一定很急,容娘娘可千万别再趟这浑水了。”

容妃微微一怔,往日的沈千昭,是决不会说出今日这番话来的...

甚至是在沈千昭出现时,她能想到的,沈千昭的反应,必然是开口为自己求情。

而今日,沈千昭的一言一行,全然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言行举止中,更是看出来几分从前永嘉后在世时的风华...

“永乐你...”

沈千昭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容娘娘,千昭不是傻子,都明白的。”

容妃顿时眼眶有些微酸,她拉过沈千昭的手,“好...好,我们永乐,终于长大了。”

从容乐殿离开,采秋围在沈千昭身边,满眼冒星星的盯着沈千昭看,心里打心眼的崇拜自己主子。

这宫里的人都暗地里议论她们公主就是空有美人皮的废物,可就今天的这事,若非事关重大不得宣扬,她采秋就要挨家挨户去将那从前议论她们家主子的人掌嘴一番!

什么废物,她们主子分明就是未卜先知顶尖聪明的美人!

走回永乐殿时途径御花园,一队身着东厂服饰的人马经过,采秋面色一变,低声道,“殿下,前面是东厂的番子,咱还是避避吧...”

沈千昭脚步一顿,顺着采秋看的方向看了过去,前方,将近十来人,往这而来,气势汹汹。

但凡这东厂的人出没,必然没有什么好事,宫中人对其更是避开三尺。

东厂督主身旁最受信任的手下周言带着东厂的厂卫,行色匆匆,见到沈千昭后,恭敬的行了个礼。

沈千昭的视线却略过周言,落在周言后的一道坚毅的身影,垂着眸眼的厂卫身上。

周言欲带着人离开,可沈千昭却挡着,他眉头一蹙,“殿下可还有别的事?”

沈千昭缓步向前,一步一步的靠近,最终走到周言跟前。

燥热的夏风吹过,带着御花园纷杂的花香萦绕在几人鼻尖,迷乱人心。

沈千昭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很多蒙尘了数千年,已成为执念的画面,与那人低沉无奈的嗓音。

“宋怀,我要习武,你教我可好?”

“好。”

“宋怀,那颗树上的果子长得真好,你替我上去摘下来可好?”

“好。”

“宋怀,你这鞭子我喜欢,送我可好?”

“好。”

“宋怀,我不喜你和同旁人走近说话,你只同我说话可好?”

“好。”

“宋怀,我欢喜于你,待我长大,你娶我可好?”

“殿下千金之躯,属下不过一介残败之身,担不得殿下欢喜。”

“宋怀!”

“殿下,宋怀已死。”

昔日种种的回忆上脑,再次相见,已是隔世。

沈千昭敛去眼底的湿意,看向周言,目光居高临下,语气淡漠中又透着一股子的冷厉气势,又带着女儿家独有的娇软,“本宫今日发觉永乐殿总的虫蚁着实是多,可这些个身边人都无用。”

“素闻东厂的厂卫个个身怀绝技,不知周大人能否割舍两个人手,随我回去清清这永乐殿的虫蚁?”

旁边的采秋都惊呆了,殿下平日里遇见这些番子,可都是掉头就跑的啊,跟撞见瘟神似的,怎么这会儿,还刁难起来了?

莫不是前些日子高烧烧坏脑子了?

周言神情淡漠,自然听得出来这永乐公主的刻意刁难。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