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缘起

“喜欢画画的baby,喜欢画画的baby,奔驰的小······“电话铃声在客厅响个不停地,蝶舞匆匆忙忙裹了浴巾从卫生间冲进,看见接听信息显示急忙接起了电话。“喂,李总?这么晚有什么事吗?”“小梦啊,去送份文件,地址了发到你了,文件在我办公室的桌子上,我这还有什么事“喂,李总?这么晚有事吗?”。...

蝶舞玄天

推荐指数:10分

《蝶舞玄天》在线阅读

“画画的baby,画画的baby,奔驰的小······“电话铃声在客厅响个不停,蝶舞匆匆裹了浴巾从卫生间冲出,看到来电显示连忙接起了电话。

“喂,李总?这么晚有事吗?”

“小梦啊,去送份文件,地址已经发给你了,文件在我办公室的桌子上,我这还有事。”

“诶?喂,李总?喂?”

梦蝶舞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心中抱怨‘不会吧,都快10点了,还让我去公司取文件?压榨员工也没有这样的啊……’

“叮“的一声打断了蝶舞的抱怨,是李总发来的微信,打开消息,定位在京南郊区王合村。

“这么远?就算打车都要一个来小时吧。“梦蝶舞嘟囔一句,不情不愿的返回卫生间擦干身子,连头发都来不及吹,穿好衣服便赶往公司。

赶到空无一人的公司,顺利拿到文件的梦蝶舞一刻也不敢耽误,下楼打车前往王合村。

出租车上梦蝶舞一路看着灯红酒绿的夜景,渐渐陷入了沉思。

梦蝶舞今年刚满二十五,父母在几年前失踪,至今下落不明。这些年来她每天不是在辞职的路上,就是在求职的路上。梦蝶舞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上天针对似的,上司骚扰、领导记恨、同事排挤……导致她没有一份工作能够干得长久。最近才找到的一份工作是一家新公司的文员,公司成立才几个月,人手严重不足,作为新人,大到谈判签合同,小到茶水间卫生纸,都由她负责。

现在已经发展到大半夜都使唤她去送文件了,梦蝶舞将头后仰靠在车座椅轻轻叹了口气。最近她每晚总是做同一个梦,每次梦里都会出现一只狐狸,似是对她说着什么,但每次醒梦醒都会忘记,只是对它有着模糊的印象,蝶舞喃喃自语:“那个狐狸似乎是传说中的九尾狐啊·····”

蝶舞一直以为这个可能是要出马设堂口的梦,还跟自己的好姐妹韩菲商量了堂口摆设以及如何宣传自己的事项。

“哎……要不要辞职呢?!”

出租车司机突然打断了蝶舞的遐想,扭头对蝶舞说道:“美女,到了,是这里吧?”

蝶舞看了看漆黑的四周,又看了看手机上的定位,还差500米才到目的地,“师傅再往前开一段吧,离目的地有些远呢。”

“没看到前面修路嘛,劳您受累,下去走几步吧。”

蝶舞伸着脖子从后座探头向前看去,车前灯照亮的方向确实有一道深深的管道沟,又看到了旁边不远处的汽车,似乎是李总的,看来他也是在这里下车走进去的。

“那麻烦您开张发票。”

蝶舞下车后给李总打了十几通电话,可提示音都是已关机。

“叫人来,手机又关机,微信消息也不回,什么老板嘛!”蝶舞一边抱怨一边打开了手机手电筒功能:“李总怎么来这么偏僻的地方谈生意?”

蝶舞不由抱紧手中的文件夹,小心翼翼的朝村里摸去,打算寻人问问。

可是一路走来除了呜呜风声,还有那咕咕的诡异鸟叫哪里有半个人影。

蝶舞只好壮着胆子战战兢兢的走到了村口,一个巨大的石碑赫然立在路旁,王合村三个大字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显得是那么的诡异,蝶舞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正要迈步走进村子,突然狂风大作,咕咕的鸟叫声也越来越惨厉,原本一路上的虫鸣在风起之时戛然而止,几只出来觅食的野狗伏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发出任何动静,似乎也在惧怕着什么。

冷风从蝶舞身上掠过,打着旋从树叶中划过,使得树木上的枝叶哗哗作响,落了一地。

四面八方不时传来一阵阵女子幽幽哭泣之声。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直传蝶舞的鼻翼,蝶舞站在原地犹豫了起来,她的直觉告诉她这里面很危险,可偏偏在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画画的baby,画画的baby······”

蝶舞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声音吓得尖叫一声,下意识的将手机扔了出去,掉落在村碑石的后方,村子的里面······

看着村碑石上面隐约的血迹,蝶舞有些害怕,望着手机来电微弱的光芒犹豫不决,很快电话不在闪烁,声音也停止了,蝶舞松了一口气,可是手机也不能就这样扔了吧······

“画画的baby·······”还没等蝶舞想出怎么办,电话又响了起来,蝶舞看着再次闪烁的手机屏幕“报案也需要用手机啊!”像是给自己打气一般,心一横压紧牙关走了进去。

“哐哐!”

刚刚捡起手机的蝶舞被这突兀的声音吓得再次将手机扔了出去。

蝶舞微微皱眉,再次捡起手机,挂断了来电,打开手电筒照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手电筒微弱的光芒射向前方,照在不远处一道房门之上,漆黑的木质大门犹如黑暗中看不见巨兽的大嘴,似乎想要吞噬着什么,殷红的液体从门缝中湍湍流出,隐约有女人的求救声传出······

蝶舞不断的给自己洗脑“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回家,明天就辞职,对,回家。”转身就跑,噹的一声,蝶舞毫无征兆的撞在了一道透明的墙上,

“不会吧······”蝶舞摸索着透明的墙体,陷入了绝望,她很清楚这是进入某种结界了,毕竟她的父母是玄学届的教授,这点东西她明白的很,之所以绝望是因为她不会破结界。

就在蝶舞如同哑剧演员一样在结界周围疯狂寻找出入之时,三道人影映入眼帘,蝶舞大喜,挥动着手臂“我在这·····帮帮我······”

三人走到蝶舞身边,蝶舞很是没有礼貌的捡起不远处的手机,用手电照着三个人的脸,毕竟她怕啊,万一这三个是鬼就完蛋了,只能对不起他们了。

“你好,我···出不去了···不知道你们能出去吗?······”

“这是结界。”

“你知道?”

“王猛,张良,命令你们二人即可完成任务。”男子冰冷的对着身边的人吩咐,没有回答蝶舞的问题。

“你跟着我。”发号施令的男人看了看蝶舞,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兴奋,淡淡的对着蝶舞一笑。

蝶舞没有心情仔细看这个男人,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我要怎么回家。

但还是不自觉的打量起来,浅金色的短发刘海微微垂在眉宇之间,在手电的照射下犹如一抹艳丽的阳光。

一双漂亮的瑞凤眼隐藏在刘海之中,被那淡紫色的双眼睛微微一瞄,蝶舞都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

左耳一只八卦耳钉连着银色的狐尾耳骨夹格外的耀眼,显得他纤长的脖颈意外好看。

粗略一看后,蝶舞似乎没有那么害怕了,也放心了不少,毕竟长得好看的人大多心地也是善良的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蝶舞玄天”,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