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作梦了。梦回当初那个小木屋。但是那个姿势,她身体肥胖的身体更强硬的压着不停地争扎的许华明。临死前前又做这样的梦,更年轻时没敢做的事,那就在梦里完成4吧,也算了无一点遗憾了。“英子,你....”李英手指按在他唇上,“现在的切记说话的。”“英....”李英不耐梦回到当年那个小木屋。。...

又做梦了。

梦回到当年那个小木屋。

还是那个姿势,她肥胖的身体强硬的压着不停挣扎的许华明。

临死前又做这样的梦,年轻时没敢做的事,那就在梦里完成吧,也算是了无遗憾了。

“英子,你....”

李英手指按在他唇上,“现在不要说话。”

“英....”

李英不耐再多解释,低头堵住他的嘴。

她喜欢这个梦。

别人不是她骂破鞋不要脸吗?

反正骂名都担了,现在她就要把事情做实。

身下的许华明挣扎的厉害。

李英还在想这梦太真实了。

一切归于平静后,她还能感觉到浑身酸痛。

等等!!

她瞪大眼睛,拧了自己一把。

痛痛痛!

竟然会痛。

这不是梦。

她猛的坐起来,两只胳膊交叉遮挡在身前瞪着许华明。

这不是梦,竟然是真的。

她看看许华明年轻的脸,再低头看看自己二十岁时还没有瘦下去的肥胖身子。

她.....是重生了吗?

回到了1980年!!

这一年都发生了什么事?

恢复高考第二年,他们村里有三个人考上大学。

姐姐、姐姐对象许华明,还有她偷偷谈的对象王照宾。

入取通知书刚下来,她发现了在苞米地里私会的姐姐和王照宾。

她愤恨的跑开。

那是她亲姐,也知道她在和王照宾在处对象,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被恨意冲昏了头。

她怨恨的想报复回去而找上了姐姐的对象许华明。

秋天的中午日头烈,村里人都在家里休息。

许华明虽然接到了大学入取通知书,仍旧每天到自家地里干活,李英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将他堵在了木屋里,靠着自己肥胖有力的身体将人按在地窝棚的草床上。

后来呢?

后来她又胆小的放弃了。

只差最后一步放弃了,为此李英后悔半辈子。

姐姐不知从哪里知道了此事,骂她不要脸又不认她这个妹妹,几天后村里更是传出她与别人私通,又说她不正经是破鞋,她的名声彻底坏了。

原本就和她偷偷谈对象的王照宾和她提分手,姐姐去城里上了大学,她在村里人嫌弃狗厌,晚上时常有不正经的男人扒她的窗户,白天有村里的女人指着她骂勾引别人家老爷们。

最后她被赶出村里,流落到城里打工,得了一身的病,多年后一次在街上看到许华明开着车带着姐姐,两者相比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

那时她在恨,恨自己为何心软最后一步放弃了,不然....岂码被骂了一辈子心里也痛快了,也报复李会丽了。

如今,一辈子的遗憾变成现实,她强了许华明。

李英又拧了自己一把。

嘶嘶嘶~痛。

重生了,她要做的事情很多,前世诬陷她的人她要找出来,而这辈子她要抬起头做人。

耳边响起细细碎碎的穿衣服,李英才惊觉还赤着身子。

她伸手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夏天穿的少,三两下穿好后,她深吸一口气没回头,“今天的事你回去告诉李会丽,她敢抢我男朋友,我就睡她男人,你这样告诉她。”

正在扣扣子的许华明,手微微一顿,“我会对你负责。”

他声音低沉,却冰硬的没有起伏,像一条直线。

李英像被踩到尾巴,“我不用你负责,是我欺负的你。”

许华明复杂的目光落在她后背上,“那你对我负责。”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被强了确实没有尊严,但是事情发展到一半也并非全是她主动....眼下他要先把和李会丽的关系处理好。

李英愣了半响,回身打量着许华明,确定他不是在说假话后,她抬起双手让许华明看,“你看看我,长的胖又丑,还没有文化,又无父无母,你要是和我在一起就是被狗皮膏药粘上了。”

“你呢?自己考上大学,还有大好的未来,长的也好,会有大好的女人愿意嫁给你。”

“刚刚咱俩虽然那个了,说起来这种事情是男人占便宜,我也没让你负责,你就把这事告诉李会丽就行,你要张不开口那我告诉她也行。”

她就是想让李会丽也不痛快,别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至于嫁给许华明,她是想也没想过的。

“去上学之前我会让我妈找人去你家提亲。”许华明穿上好衣,抬身去够裤子。

李英慌乱的扭开头,脑子里还是回荡着许华明那双又直又长的大腿。

这人看着挺瘦,浑身到是都是肌肉,要形有形的,还真看不出来。

她摇摇头,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开,“你不用再多说了,你和李会丽谈过对象,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丢下话,李英逃一样的出了小木屋。

因为太胖,木屋的门口有些窄,就是侧着身子出去,还是挤的小木屋颤了颤。

二十岁之后她瘦下去就没有再胖过,突然又变回这么胖的身子,走几步路都直喘,停在村口的小溪旁,她重激起斗志来。

重生了,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处理完渣男贱女,再减肥也不晚。

++++

李英快步走进村子。

响午的太阳晒的人头晕眼花。

才进村里,就见一群孩子围着转圈,同时还一边说着顺口溜:

大白鹅,下白蛋,没娘的孩子怎么办。

秃老亮磨电棒磨到县城找对象。

木匠的斧子,瓦匠的刀,许家辈辈是跑腿。

“让你们胡说,小爷和你们拼了。”

清脆稚嫩的男孩声音响起,孩子群也乱了。

孩子们四散而开,仍不忘记起哄,“噢,许小狗又咬人喽。”

“瞧你们那揍行,有能耐别跑。”小男孩站在原地,瘦小的手上挥着一块比他头还大的板砖。

这是许成,许华明的养子。

因为瘦弱看着像四五岁,其实已经六岁了。

许华明结过一次婚,可村里人都知道那是许华明为报恩而结的婚,娶的是一个下乡支教的女人,来村里后有一次在雪天救了在路上滑倒晕过去的许婆子,对许家有救命之恩。

在她到村里的第二年,不知为何肚子大了,到处被人指点,在要自杀时被许华明救下又娶了她,这才让女人有了活路。

两人结婚也是有名无实,恢复高考那一年,女人考回城里,和许华明离婚,孩子也没有带走。

李英眉头一拧,三步并两步到了跟前,抢过他手上的板砖扔在地上,动作自然的掏出手娟给他擦手。

“你有理,动了手,就变成没理的,以后再生气也不能动手,明白吗?”前世这小子可没少打架,每天都鼻青脸肿的。

要不是前世她被人骂时这小子帮她出过头,她才没那个闲情管他呢。

许成甩开她的手,背在身后。

“你又不是我妈管我怎么样。”

李英笑了,“我是烂好心不行啊?”

许成傲娇的扬起下巴,“你懂就行,小爷厉害着呢,用不着别人帮我出头。”

李英看着他脸上带着青紫,眸子一转,声音也低几分,“我看不见得吧,你拿砖头他们怕你了吗?下次是不是还这样说你?真正厉害的人要让人从心底害怕你才叫厉害。”

“真的?”

李英点头,“真的。”

小孩干净的黑眸迸出耀眼的光来,偏又装成小大人的样子,“我奶说漂亮的女人都是骗子,不过你长的这知丑,我就相信你一回。”

许成跑了几步又停下来,回过头对着站在原地的李英道,“你要说谎...你要说谎我就不让二狗子娶你姐。”

丢下话,撒腿跑了。

李英看着人跑远了,微微翘起的唇角也沉了下去。

李英家在王家围子。

十三岁那年,她跟姐姐来到了河夹芯子。

李英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出生那年父母前后走了,加上大她三岁的姐姐李会丽,两人是被大哥养大的。

老一辈的人很迷信,李英属羊,老人常说十羊九不全,娶了属羊的女人总是能把男人克死守寡。

李英二十了,为此一直找不到婆家。

二姐李会丽要强一辈子,记恨大哥不供她念书的事,十六那年因为大哥不让她念高中,生气的带她离家出走了。

到了这里之后,李会丽凭着初中文化在队上当了会计,后来还谈了一个对象是副队长,正是许华明。

恢复高考那一年,许华明的前妻参加高考后就和他离了婚,半年后许华明和李会丽谈上了对象。

许家上有瞎眼许老太太当家,下有十七岁念高中的小叔子,更有一个与李英同岁隔房的堂妹。

传到老家,老家人说李会丽有能耐,能养自己还养了妹妹。

人活一辈子看不明白,两辈子也能够把所有的事看明白。

还好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回到姐姐家时,李英已经将一切都捋顺。

“英子,你是不是要让我担心死?你去哪了?全村都找遍了也没找到你?你是不是不要姐了?”李会丽推开门,见妹妹回来,急急走过去。

李英身子看着这张关心自己的脸,再回想苞米地里看到的那一幕,胃一阵的翻滚,她忍不住干呕起来。

李会丽眉头微蹙,假意的关心中带着试探凑过去,“英子,你这是咋了?”

“我...呕....”李会丽靠的近,她身上带着那种味,李英脑子里又闪过那一双白花花的身、子,再也控制不住。

吐了。

准确无误的吐到李会丽的怀里。

李英胃里的东西吐干净痛快了,用衣袖抹了一下嘴角,“姐,你看我到吐咋不躲远点?就是心里觉得对不起我也不用这样弥补吧?”

李会丽脸乍青乍白,心知她一定是故意的,刚刚在苞米地里撞破她和王照宾的人果然是她。

“英子,你是不是看到....”

李英揣着明白装糊涂,“看到啥了?姐,你有话就说吧,吭吭叽叽的,怪奇怪的。”

李会丽咬着唇,“英子,有些事姐一直想找机会和你说,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

李英笑了,绕开她往屋里走,“先把衣服换了吧,别让人看了以为是我欺负你呢。”

前世她可被冤枉太多事了,今生谁也别想往她身上扣屎盆子。

李会丽抿了抿唇跟进去。

眼下她和许华明还没有分,与王照宾的事更不能闹开,想到平日里听话的丫头突然站在她头上来,李会丽脸色沉了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八零福气俏农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