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会丽在队上做会计,带着李英回到河夹芯子后,村长就把给自家儿子结婚了用的房子借她们住,结果村长儿子是结婚了了,虽然始终和父母过也没搬出,因为她们姐俩也始终居住这里也没准备搬家。按原来的计划,李会丽进城里去上学后,也会再带李英,房子给他村长。原本李按原来的计划,李会丽进城里上学后,也会带上李英,房子还给村长。。...

李会丽在队上做会计,带着李英来到河夹芯子之后,村长就把给自家儿子结婚用的房子借她们住,结果村长儿子是结婚了,但是一直和父母过没有搬出来,所以她们姐俩也一直住在这里没有搬家。

按原来的计划,李会丽进城里上学后,也会带上李英,房子还给村长。

原本李英还有犹豫,直到王照宾也收到大学入取通知书后,她才踏实的收拾东西。

结果就让她撞破了姐姐和王照宾的偷情的事。

坐在炕边上的李会丽突然起身,身子一矮跪到地上,“英子,姐知道对不起你,可是我们也是无心的,我们真的难以自控,感情如果能控制住就不是感情了,你说是不是?”

“你刚生下来,咱妈就走了,没两年咱爸也没了,大哥是养大咱们,可他也有自己的孩子,有几分心能放在咱们身上。”

“考上高中有多难你也知道,可大哥供他两儿子上学,也不供我,就因为我只是他妹妹。我一咬牙带着你离家出走,到这里之后再苦再累我也一个人咬牙挺着,不敢告诉你,也不敢让你知道,只能一个人偷偷的哭。”

“当时和许华明谈对象,我就想着他带个养子也没事,有个瞎眼的老娘也没事,只要他不嫌弃我带个妹妹就行。”

“许华明性子冷,和他呆在一起一整天也听不到他说几句话,我是个女人,是个需要关心的女人啊。后来...后来照宾总到家里来找你,有一次他看到我偷偷的哭安慰我很多话,可是那时你误会他喜欢你,他又答应过我不伤害你,所以才没有拒绝你。”

“英子,今天在苞米地,我就是想告诉他和他断了来往,我们不能做出伤害你的事,他一时激动才控制不住和我...姐知道现在说啥都没有用,姐向你保证,我和照宾真的啥事也没有,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真是无耻。

前世也是这样,她听了这些话觉得姐姐可怜,姐妹两个抱在一起大哭一场,又在王照宾的保证和承诺下,她原谅了他们。

结果转身村里就传出来她与别人私会,还被人看到,证人就是王照宾,王照宾是村长的小儿子,她的名声坏了,一个人百口莫辩,可想而知在这个年代一个女人会落得什么样的悲惨命运。

李英低下头,平静的弯下身扶她起来,“姐,你不用为我这样委屈求全,要真有错也不是你,而是王照宾。他不喜欢我可以直接说,可结果呢?一边和我谈对象一边又和你偷偷搞在一起。不错,他也是偷偷和我搞对象,以前我一直以为他不敢说出去是担心我长的胖怕他家反对,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他不说出去,就是想两头都吊着。”

李会丽被这场面搞懵了,“英子,你....”

不该是这样的啊。

她不是该很生气吗?

“姐,我说的不是气话,你和王照实真心相爱,那就在一起吧。”这些都是李英的真心话。

不错,今生她就要促成这两个人,他们不是相爱吗?

前世王照宾虽然上了大学,但是混的并不如许华明好,看来他们之间的爱在物质面前,也经受不住考验嘛。

想到将这样两个人弄在一起,未来一定很有趣。

李英说的话也越诚恳,“姐,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你为我付出那么多,我什么也没有为你做过。刚开始撞到你和王照宾在苞米地里滚,我确实很气氛,后来一个人安静的想了想,觉得自己太小气。咱们俩是亲姐妹,就是一个男人,姐要是喜欢就拿去,没必要为了外人伤了咱们姐妹之间的情分。”

当年姐妹两离家出走,在年少无知在李会英的指示下偷走了家里的粮票和钱,那可是全家一年的吃用。

如果没有那些粮票和钱,她们早就饿死了,又怎么会活到今天。

以前她活的糊涂,一直感激姐姐为她付出的,后来年岁大了,有些事没有人教自己也想明白了。

李会丽真疼她这个妹妹真把她当妹妹,就不会和王照宾搞到一起,更不会和王照宾一起坏她的名声让她落的那么悲惨。

也不会让她忘恩负义的去偷家里的钱。

坏事都让她做了,好名声全是李会丽的。

她就是个傻X,最对不起的就是养大她的大哥。

前世她自己过的落魄,没有能力去弥补大哥,今生她一定要还回去。

李会丽完全懵了,被架起来扶回炕上坐着才回神。

不对啊,按她的了解,就她妹的脾气,不闹的全村人都知道都不会消停。

吃一样的粮,她妹喝凉水都长肉的体格,平时和村里的妇女吵架也不怕,有时还会动手,这也是姐妹两在村里没有人敢欺负的原因。

“英子,你这样说姐更没脸面对你了,姐知道你放不下照宾。照宾今天也和姐保证了,以后他一定会好好对你,你心里不高兴就说出来,骂姐两句也行,别这样吓姐。”李会丽摸不着头脑,是真的怕了。

心里也着急,恨不能立马去找王照宾,和他把情况说一下,这样搞下去,她是一天也沉不住气了。

“姐,我说的都是真话,还是你觉得我看重王照宾胜过你?”李英握着她姐的手微微用力,听到她姐吸口冷气才松开,再次确定的问,“姐,你说呢?”

淡淡的笑,李会丽却后背发凉,她张了张嘴,“你自然是看重我。”

事实不是这样,此时她也不敢说出来了。

李英满意的笑了,“姐相信我才对。抽空我私下里和王照宾说清楚。”

李会丽心里七上八下的,着急又知道不能表现出来,再多说几句,发现仍旧绕着这些话,最后只能放弃。

与王照宾在一起,她是没想过的。

她能参加高考,是靠着许华明才报上的名,就是户口也挂靠到许家了,她和李英离家时也没有户口,如今考上大学就和许华明分手,又与王照宾走到一起,村里人的唾沫腥子就能淹死她。

为了自己的名声,眼前也要把李英先安抚住才行。

至于李英回到西屋后,并不着急,她记得前世她回家和姐姐闹,晚上王照宾就偷偷来找她了,她现在只需要等着鱼上钩就行。

李会丽最在乎名声,知道现在和王照宾走到一起会招来非议,她想好处全捞,天下可没这么便宜的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八零福气俏农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