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夹芯子,毗邻三条河相互交叉的地方,位在正中间,东北话又把中间叫芯子,又是河流导致的地势,因为就有了河夹芯子这个名。现在的家家住着泥土草房,村西头的红砖房分外扎眼。三间的红砖房,分东西屋,中间直接入户门靠着东西屋的墙,正好是两口大锅,农村家家养鸡,常现在家家住着泥土草房,村西头的红砖房格外打眼。。...

河夹芯子,地处三条河交叉的地方,位在正中间,东北话又把中间叫芯子,又是河流造成的地势,所以就有了河夹芯子这个名。

现在家家住着泥土草房,村西头的红砖房格外打眼。

三间的红砖房,分东西屋,中间入户门靠着东西屋的墙,正好是两口大锅,农村家家养猪,常用西边的大锅熬猪食,东边的大锅用来做饭,北墙那边便是刷着绿漆画着大牡丹花的碗架子。

家很干净,地面也不是泥土的,铺着红砖。

李会丽哭过一场,一个人又坐了会儿,慢慢平静下来。

心想是她太过担心,就她妹这么无脑的人,能折腾出什么大的浪花来,一边又暗暗唾弃自己大惊小怪。

白天和王照宾分开时,两人商量好他晚上过来先安抚住她妹。

刚刚被吐了一身,虽然换了衣服仍旧觉得身上有味,她又去外屋端水回来重新擦了身子,换上王照宾送她的海魂衫,她把衣袖捥上去露出一小截胳膊,白色的肌肤又嫩又白,原本就纤细的手指显得又细又白。

蓝色的确良裤子因穿的久,裤腿那也磨的起了毛刺,时间紧,她只能用水沾湿了将毛刺捋下去,对着柜子上的镜子编了两个辫子搭在身前。

李会丽长的明艳,让人一眼看了就觉得漂亮,有着符合这个年代人审美的鹅蛋脸和葡萄似的大眼睛。

李会丽对自己的长相满意,对着镜子又照了照,她才放心的坐回到炕上。

王照宾说了,她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女人,比城里人都好看。

马上要去城里上学了,对未来大学生活的憧憬,李会丽的野心也大了,或许更好的选择在城里。

听到外面有声音,李会丽回身又打量了眼镜里的自己,才推门出去。

她走到外屋还没出去,就听到王照宾的声音,她勾了勾唇角推开门,“是照宾啊,咋这个时候过来了?”

隔壁邻居也在园子里,刚刚王照宾正是和对方在说话。

“再有一个月就要开学了,你和英子要搬去城里,我妈又找了几个蛇皮袋让我送过来给你们装东西用。”

“会丽,定下来哪天走啊?这一走也不知道啥时候再回来,以后你们姐妹可就是城里人了。”孙大娘手里握着把葱,直起腰来笑着问。

“孙大娘,我和英子到这村里后没少受人照顾,这些年更没少吃你种的菜,以后这里就是我们娘家,你放心吧,只有放假就回来看你。”李会丽不但长的好看,嘴也甜又会说。

人穿着海魂衫俏生生的站在那,笑的时候总是能让人惊艳了一把。

上午两人还在苞米地里滚过,王照宾背对着孙大娘也不怕被发现,一双眼睛灼灼的盯着李会丽,眼光往下一移,每移动一处,眼里的热度就多一分。

“自家种的菜值几个钱,我是看着你们姐妹俩无依无靠可怜,家里又靠你一个人撑起来,你是个好姑娘,又不忘本,将来的福气还大着呢。”姐妹两来到村里后,就说是孤儿,并没有人知道她们还有亲人活在世上。

李会丽每到这样的话题都会转开,“大娘,队上这几天在分地,我今天在队上看了一眼,你家分到的是好田,你也有福气了。”

这么好的消息,孙大娘听了欢喜不已,“真的?哎哟,自从听说要分地,我这颗心啊就一直提着,听你这么说今晚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

孙大娘急着和家里人说分地的事,两人又说了几句,就赶忙回家去了。

李会丽这才有空和王照宾交流,王照宾往西屋那看一眼,李会丽摇摇头,王照宾不以为意,进屋前李会丽还在叮嘱他。

“英子受了很大的刺激,你多说点好听话。”李会丽是故意在误导王照宾,并没有说实话。

以前看王照宾长的好又是村长的儿子,家里的条件在村上也是数得上数的。

如今要进城念书了,在李会丽看来,王照宾只是一个农村出来的,身上也就没那么多优点了。

女人谁不想找个优秀的男人呢,又有谁不想嫁城里去呢,李会丽并不觉得自己的做的不对。

进了外屋,李会丽故意对着西屋抬高声音,“照宾,英子就在西屋,你去吧,队上晚上还要开会,我先过去了。”

临走时又用眼神祈求的看了王照宾一眼。

李会丽一离开,王照宾脸上的笑就退了下去,还没有进西屋,眼里就忍不住流出厌恶的神色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八零福气俏农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