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照宾怒气的房门门走进来,第几眼看见的是炕上坐着一团肉。又胖又丑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会不喜欢。要也不是为了逼近会丽,又近水桥台先得月,这么丑的肥婆他都懒得说多看几眼。强耐着性子坐下去,王照宾也没好气,“你又闹什么?之后我天天和你姐在一起备考你就闹,又胖又丑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喜欢。。...

王照宾怒气的推开门走进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炕上坐着一团肉。

又胖又丑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喜欢。

要不是为了接近会丽,又近水桥台先得月,这么丑的肥婆他都懒得多看一眼。

强耐着性子坐下来,王照宾也没好气,“你又闹什么?之前我天天和你姐在一起复习你就闹,说我不关心你,又指责你姐不体谅你。今天我和你姐在谈咱们俩的事,你又误会。英子,你这样让我很烦。”

往常只要他一生气,她立马低头认错,今天说完半响,人也没有过来。

王照宾狐疑的往炕里看了一眼,人仍旧背对着他,一动也没动。

眸子微暗,王照宾语气放低,“英子,这几天我家一直忙着给庆祝我考上大学的事,我也没有空陪你,过几天正好要去城里买办宴席的东西,我带你进城好不好?”

李英只是听着。

前世也是这翻话,只不过她没有等来进城,而是等来了流言蜚语,名声臭了,像过街老鼠一样。

后来的半辈子她总回想那一年,然后想明白了,那些都是王照宾的缓兵之计。

先安抚住不让她闹,然后再一招按的她永远翻不了身。

这样就保住了他们的名声。

真是好心机啊。

李英猛的坐起来,都两辈子了,想起这些她心底的恨意还是难平,盯着王照宾的目光也透着狠,“王照宾,你心里想的不是这些话吧?”

她的眼神太狠,王照宾被吓的一时愣住了忘记接话。

“你是不是要说,我胖的像猪一样,你怎么会和我这样的人谈对象?接近我都是因为李会丽?”

“还是要说你只是和李会丽在苞米地里说事,我要是敢往外面乱说,你就对我不客气?”

“还是警告我别忘记我还要指望跟着李会丽进城呢,李会丽名声坏了对我没好处?”

前世,她名声坏了,找王照宾帮她时,王照宾就是这狰狞又小人得志的嘴脸,满是嫌恶。

比刀子还要狠毒的话一下下扎在她的心上,两世她都清楚的记着。

王照宾心下大骇。

惊恐的看着面前肥大的脸颊。

还是那张丑陋的大脸,可脸上的目光却不同了,紧紧的盯着你时,似一眼就看透你的内在。

这些话,确实是王照宾心里想说的话。

她怎么都知道?

她不是李英,李英不会这样。

“你是谁?”王照宾大声斥问。

李英笑了,带着脖子上的几层肉也微微颤抖起来,“以前我是个傻子,被你当猴子一样戏耍,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幡然醒悟的李英。”

“你不是李英,她不会这样。”

李英嗤笑,“她不会怎样?不会这样对你吗?还是面对你和亲姐偷情时仍旧卑微的跪在你面前祈求你的爱?谁也不会当一辈子傻子。”

王照宾瞪着她,仿佛仍在确认眼前的人是不是李英。

李英垂下眼帘,眼着自己像小山一样的手,“王照宾,我李英是蠢是笨,我认了。我是恨你,不过李会丽是我亲姐,她要真喜欢你,我自然会成全你们,强扭的瓜不甜,这个理我还是懂的,不过今天我姐和我说的话,可不像是喜欢你啊。”

到这了一步,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王照宾也不装了,“李英,你在背后挑拨我们俩之间的感情没有用。”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李英同情的目光看的王照宾很不舒服。

他嘴上说没有用不相信,心底也起了疑心,毕竟李英和李会丽是亲姐妹,人家姐妹两个怎么可能不亲呢。

观察到王照宾阴晴不定的神色,李英淡淡道,“刚你没有过来时,我姐挺着急去队上开会的,还特意打扮了一下,每次和许华明见面,我姐都很郑重呢。你想想她见你时有这样吗?”

王照宾不说话,李英悠悠道,“我只知道女为悦已者容,你看我哪次和你偷偷出去不打扮漂亮的?”

就你那也是漂亮?

说猪八戒扮美吓人也不夸张。

王照宾心下鄙视,却又不得不承认李英的话有道理。

“咱们俩的事原本就是偷偷的,除了我姐也没有人知道,那就算了,怎么说咱们俩也好过一场,那边又是我亲姐,我是真心希望你们俩能成的。”李英肚子叫了起来,她用手按住,抬头没有错过王照宾眼里的嫌弃。

她不以为意,“该说的都说完了,你也走吧,以后咱们私底下不要再单独见面了。我怎么说也是个黄花大闺女,被人看到和你单独见面传出去对我名声不好。”

这话又招来王照宾一窜嫌恶的眼神。

李英拍拍自己的肚子,三层厚的肚皮微微颤抖起来,“你不好这口,可有人好这口呢,信不信只要我点头就有人上门来提亲?”

王照宾被那一层层肥肉恶心到了,他以最快的速度下了地,“李英,你能想得开我很高兴,咱们俩不是一类人,在一起也不可能幸福。我和你姐姐的事你要怨就怨我吧,是我先和她表白的。你姐一直觉得对不住你,所以一直不让我把实情告诉你,怕你承受不住。你要记住她对你的好,做人要学会感恩。”

李英咬牙扯出一抹笑,“你放心,我一定会记着她对我的好。”

头一歪,她嘴角裂开大大的,“队上正在分地,我姐要忙到很晚,这几天她晚上回来总听她说好像有人跟着她,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许华明有没有空送她。”

说完,又似在感叹,“光明正大可以送的人不珍惜机会,偷偷摸摸的人又没机会,世上果然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王照宾看她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转身走了。

李英坐在炕上,透过吊窗盯着王照宾的背影,今天她说这么多,就不信王照宾不上勾。

眼看着王照宾出了院,往村子东边走去,李英飞快的下了炕。

可惜身子太胖,她用的是飞快的动作,实际上却是吭哧带喘的下了炕。

费劲弓腰提好鞋,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呼吸,减肥的事情必须提上日程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八零福气俏农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