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上开完会,了是早上九点多,村里基本上家家都了晚上熄灯睡了。会议结束后,各人就都急着回去了。李会丽一个女人落单,到也没人怕,当然她和许瑞生处着对象,许瑞生送她也明正言顺。开灯没锁门,李会丽做完后这一切,后转身意外发现许瑞生也没走,她略微很奇怪。了有半个散会之后,各人就都急着回家了。。...

队上开完会,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村里几乎家家都已经熄灯睡了。

散会之后,各人就都急着回家了。

李会丽一个女人落单,到没有人担心,毕竟她和许华明处着对象,许华明送她也明正言顺。

关灯锁门,李会丽做完这一切,转身发现许华明没有走,她略为奇怪。

已经有半个月了,许婆子的老寒腿又犯了,原本就看不到,现在又不能走路,许华明每天要赶回去用草药熬水给他妈敷腿。

所以这几天开会后,李会丽都是自己一个人回家。

“华明,你怎么还没有走?”今天苞米地里的事一出,李会丽过来开会时就心不在焉,急着想回家看看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熬到散会,许华明竟然没有走。

她忍不住催促道,“我自己回去就行,你快回去给婶子敷腿吧,这几天队上忙,我也一直没空去看她,你回去告诉婶子明天我过去。”

黑暗里,也看不清对方的神情,李会丽只知道许华明在看着她。

他没有说话,她也不易外,他就是么个沉默的性子,不如王照宾会哄人。

村委会在最东头的房子处,两人往村里走,许家靠着这边,已经到许家了,许华明没有停下来,仍旧跟在一旁,李会丽这才察觉不对。

她放慢脚步,“华明,到家没有几步,你别送我了。”

“会丽,我想和你说说咱们俩的事。”许华明的声音低沉醇厚,很好听。

李会丽想到了一种可能,心也提了起来,“华明,考试后咱们就说好了,如果考上了就晚几年再结婚,咱们俩都在念书,又不是同一个学校,在一起生活也不方便,等都毕业了再....”

许华明打断她的话,“会丽,英子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要对她负责。”

至于李英提到李会丽和王照宾的事,许华明不是个多话的人,而且他与李英已经是事实,那么李会丽与王照宾怎么样也与他无关。

李会丽眨眨眼睛,“华明,你说啥?”

英子是你的人了?

是她出现错觉了才会听错吧?

“我和英子已经在一起了,明天我会让我妈找人去你家提亲,在上学之前和英子把婚事办了。”许华明三两句把事情说清楚。

这一次,李会丽确认不是她耳朵出现了问题,她瞪大了眼睛,“你....你们....你们这样对得起我吗?”

东西她不要是一回事,可是被人抢又是一回事?

回想白天李英没有闹,还一副好姐妹成全她的作派,这一刻李会丽全明白了。

想着白天李英在心里一定在嘲笑她吧?原来她才是被绿的那个。

越想越羞辱性越大,李会丽声音也尖锐起来,“提亲?和你处对象的是我,去我家却向李英提亲。许华明,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你是想让我成为全村的笑柄吗?”

李会丽什么时候受地这样的委屈?

当年大哥不让她念高中,她就骗李英把家里的钱都偷走,让他们一家去挨饿报复回去。

她更不是委屈自己的主。

她是靠许华明有户口,从许华明可以用婚姻帮一个支教女人,甚至被那女人抛弃后仍旧好好养她的孩子事情上看,她就知道许华明一定会帮她。

如今要分地,户口落在别人家还要和人家一起分那些地,一个外人谁家会同意。

想来想去,只有许华明最好下手。

事情确实往她想的方向去,她和许华明处对象,又落了户口,还考上了大学,但是许华明一点也不懂风情,更不会体贴关心人,所以她又一边享受着王照宾的温柔。

现在这个不懂温柔的男人竟然先给她戴了绿帽子,李会丽越想越气,连带着李英给的羞辱,哭的一塌糊涂。

许华明确实不懂得怜香惜玉,却也不会承担不属于的愧疚,“天色不早,你也早点回去吧。”

面对犀利指责又痛哭的女人,许华明仿佛没有看到,客套的说了一句,转身走了。

这可把李会丽气坏了。

偏偏大半夜的李会丽又丢不起那个人,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将哭声憋回去,一边恨恨的咬牙往家里走,一边憋着劲要找李英算帐。

偷吃敢吃到她头上来,不要脸的坏丫头,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正当她悲恨交加的时候,一个没注意撞到了一堵墙里,身子被撞的往后倒去。

一股力,又揽着她的腰将人带回来。

“走路怎么不抬头?还好今天撞到的是我,不然有你受的。”

“咦,怎么哭了?”王照宾正要好好表现一番,才察觉出不对,原本怕被人看到已经收回手,这下又将人带回怀里,“谁欺负你了?”

李会丽看到王照宾,刚刚憋回去的委屈又控制不住的流出来,她扑到他怀里低声哭了起来。

王照宾这时也没有被冲晕头,揽着人四周打量了一眼,见不远处有柴火堆,揽着人往那边走,“好了乖乖,你哭的我心都碎了,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欺负回去。”

这话可不假,王照宾父亲是村长,以前是生产队长,他又是家里的小儿子,在村里自然是横着走没有人敢惹。

两人来到柴火堆旁,软玉在怀,王照宾白天又被勾起火来没有灭,这时心也痒痒起来,嘴上哄着人,手也没有闲着,直接探到衣服里。

“乖乖,告诉我谁欺负你了?”他嘴凑在她耳边,又是啃又是咬。

都啥时候了,李会丽哪有这个心思,拍开他的脸,“是李英,她和许华明睡了,刚刚许华明说要找人上门提亲,他们俩这样做让我的脸往哪放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八零福气俏农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