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照宾心思早已在软香在怀后飘了,李会丽说着后他恩了一声,半响后才惊觉到自己听见了什么。他声音也不由拨高,“你说啥?许瑞生睡了那头猪?”“你小点声。”王照宾的声音一落,村里的狗都被惊的叫了出来。两人立刻宁静了,始终到狗叫声停了,这才又敢张口。他声音也不由得拔高,“你说啥?许华明睡了那头猪?”。...

王照宾心思早就在软香在怀后飘了,李会丽说完后他恩了一声,半响后才惊觉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声音也不由得拔高,“你说啥?许华明睡了那头猪?”

“你小点声。”王照宾的声音一落,村里的狗都被惊的叫了起来。

两人立马安静了,一直到狗叫声停了,这才又敢开口。

“你说许华明睡了李英?”王照宾再三确认。

李会丽正烦着,见他一遍又一遍的问,被问一次,仿佛心就被刀扎一下,自然说出的话也不好听,“你紧张什么?嫉妒了?”

王照宾照实说,“我就是惊讶许华明怎么下得去嘴的。他前妻何茹长的好看又是城里人,嫁给他虽然是事出有恩,可两人是夫妻只要他想还能睡不成?但许华明就像和尚一样,一碰也没碰。仙女他不碰去碰一头猪,他是脑子有毛病吗?”

李会丽用手捶他的胸,“你不许说英子是猪,她在不好也是我妹妹,就是她抢了我的男人,也是我妹妹,我也不同意别人说她不好。”

王照宾握住她的手,“你就是太善良,当初咱们俩在一起时你一直说对不起她,心里一直很自责,结果你看现在怎么样?她背着你抢你的男人,她可没把你当成亲姐姐。”

李会丽眼里闪过一抹阴狠,嘴上说的委屈求权,“不管英子做了什么,我都不会怪她。我就是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你是知道村里人的,许华明上门一提亲,村里人会怎么议论?”

所有人都会笑话她被一头猪抢走了男人。

许华明她是不在乎,那也只能是她李会丽不要许华明,不能他许华明背叛她。

“你要是担心这个,到是简单,我这里有办法。”王照宾眯着眼睛,“不过我就怕你不忍心。”

“你不要说了,伤害英子的事我不会同意的。”

李会丽眸子转了转,黑暗里不被看清的脸上满是恨意,说出来的话和神情完全是两个方向,让人不由得浑身冒寒意。

“好好好,不伤害她,这事也能解决。”王照宾亲着她耳朵,凑过去小声道,“许华明是个孝子,他生活有私一定不敢和许婆子说,你明天去许家,就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只要把许婆子哄住了,许华明就不敢提他和李英的事。”

李会丽眼睛一亮。

是啊,这么简单的办法她怎么没想到啊。

而且许婆子很喜欢她。

“只是,这样做也不是长久之事。”

王照宾不以为意,“后面的事交给我,一定让你全身而退,最后名声坏的一定是许华明。”

听到自己想听的话,李会丽才有了笑模样,面上仍旧口是心非的叮嘱王照宾,“那你得和我保证不能伤害英子,不然我和你没完。”

“好好好,都听你的。你看我表现这么好,得表扬表扬我吧?”王照宾凑过去。

李会丽假意推了他两下,就由着王照宾胡来了。

咔嚓。

原本正亲热的两人身子一僵,齐齐看向声音的方向。

“谁在那?”王照宾将李会丽扯到身后,朝黑暗里喊。

黑暗里没有声音。

李会丽神情浓重起来,扯扯王照宾的衣袖,暗下里两人手握在一起,又等了一会儿,冲冲离去。

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远,黑暗里才走出一道身影。

宋寡妇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撇撇嘴。

村里人都骂她不正经,她是个寡妇和男人说句话,第二天都会被人传的她不要脸,今天竟然她撞到这一幕,到是有意思了。

夜色下,李会丽到了家门外,还担心的拉着王照宾问,“刚刚一定有人,怎么办?”

后墙根下,李英虽然听不到李会丽在说什么,却也能感受到她的慌乱。

她抿嘴一笑,事情成了一半,布置的差不多了,她只需要等着收网就行了。

黑暗里王照宾眼里尽是戾气,他耐着性子安慰李会丽,“不用担心,一切有我,明天早上你就知道了,你还信不过我吗?”

李会丽点点头,“我不是怕别人知道咱们俩在一起,是不能让人现在知道,你爸刚从队长变成村长,村里一定有人不信服,万一借着这事为难你爸,我心里会愧疚一辈子的。”

王照宾心里一暖,“明天我就把事情解决了。”

得了承若,李会丽这才安心的回家了。

屋里一片漆黑,原本还想回家找李英算帐,刚刚惊吓过后,李会丽也没了心思,先放过她一晚,帐明天再算。

这一晚,李会丽几乎没睡,把可能发生的最坏结果都想到了,又去按每个结果想要怎么处理,结果睁眼到天亮。

七点多听到西屋有动静,外屋门又响起,李会丽起身扯开窗帘一角,看到李英提着篮子出去了,猜着人应该是上山了,她撂下嘴角。

不出门又不知村里的事,挣扎过后李会丽才出了屋,想到王照宾昨天交给她的办法,出明去许家前她还带了两斤白糖。

才锁上门,就听到隔壁的孙大娘喊她。

“大娘,啥事啊?”李会丽心一咯噔,还是装做若无其事的走过去。

“会丽啊,你家英子不在家吧?”孙大娘问着还不忘记探头往院里望。

李会丽心思一动,“不在家,天天早出晚归的,一天天比我还忙的,特别是这几天也不知道在忙啥。”

孙大娘低嘘一声,欲言又止。

李会丽隐隐觉得她想对了,“大娘,我和英子没有长辈,这几年搬过来一直把你当长辈,你有啥话就说吧。”

孙大娘叹气,“会丽啊,英子也老大不小了,虽然长的...可到底是个姑娘,姑娘没嫁人前名声很重要,你可得看住她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八零福气俏农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