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有所期待

这是一个宁谧的夜幕降临时,我的宿舍没了同学们往昔的喧嚣,平时很紧俏的花色纸牌也躺在一张空床铺上,没人理睬,受了前所未有的冷落。几个同学洗完澡早地躺在床上,但他们并也没睡,所以他们都在心里想陈老师让他们写的悼念灾区遇难同胞的诗,只但是他们和我不像这一幕正好被起身要去上厕所的对面铺的夏贤令看到了,他小眼一眯,打趣说道:“哟呵,大才子就写完了,果真是腹有才华,下笔有神啊。”习惯了他们的奉承的我也没有谦虚,故作老者摸须般回道:“嗯!”。...

这是一个静谧的夜晚,我的宿舍没了同学们往日的喧嚣,平日比较抢手的花色纸牌也躺在一张空床铺上,没人搭理,受到了空前的冷落。几个同学洗完澡早早地躺在床上,但他们并没有睡,因为他们都在想着陈老师让他们写的悼念灾区遇难同胞的诗,只不过他们和我不一样,他们是躺着的,而我是在阳台上站着。或许站着思考远没有躺着的思考那么模糊,隐约。我望着天上那轮明月,任凭晚风吹拂我的脸颊,“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我低声吟诵着苏轼的《水调歌头》,不禁感慨道,月啊月啊,你今天缺了,明日还可圆,可是那些被天灾破坏的家庭什么时候都圆不了,这份感慨让我心情显得益加沉重。但是诗的灵感却带着伤涌了出来。我在心里完整的把它吟诵了一遍,便疾步回到自己的床铺上,坐着,雕刻般用钢笔把每一个字都刻了出来。

这一幕正好被起身要去上厕所的对面铺的夏贤令看到了,他小眼一眯,打趣说道:“哟呵,大才子就写完了,果真是腹有才华,下笔有神啊。”习惯了他们的奉承的我也没有谦虚,故作老者摸须般回道:“嗯!”

“可否供在下欣赏借鉴一二”夏贤令凑过头来问道。另外三个同学听了也凑了过来。他们的眼神不知藏的是巴望还是邪笑。我“故作矜持说道:“诸位同窗莫急,待明日上课便知。”他们四个便不再追要,只是夏贤令请教说:“陈老弟可否指教一二,我想了这么久,任凭心潮涌动,却没憋出一个字来。”我随即回道:“写诗嘛,心思如流水,百字吐一情,你只需把自己内心想到的那些情感写出来就行。”夏贤令切了一声道:“说了等于没说。”便径自上厕所去了,另外三个同学也悻悻回床。我朝他们咧嘴一笑,便钻进了被窝,至于他们何时关灯,几时入睡,不得而知,只是隐约中听到楼下宿管催关灯的话语。

天亮了,我第一个起床,来到阳台上,看到东方那一片火红,不禁又吟唱起来:“任凭风雨过,红日不久落。夜色四处躲,朝霞红如火。”念完,我还做了50个俯卧撑。刚想去刷牙洗脸,其他几个同学也起来了。

夏贤令渍渍渍说道:“哪个酸秀才一大早在那儿吟诗作对呢,仅为一己兴,搅破他人梦,早早出恶行,神色何不慌。”

我听出了他意思,立即回道:“小念几句,又怎算是恶行,更不当发慌。”

夏贤令故作惊讶看着我说:“哟,原来是才子啊,刚才失言,得罪得罪!”

我正想回应时,旁边李亮同学说道:“你俩酸不酸,每天早上来这么一出,自个儿没演腻,我们都看腻了。”我于是便和夏贤令异口同声道:“只是玩玩,莫羡慕,莫羡慕。”

说笑之间,时间匆匆而过,我们迅速刷了牙,赶去做早操,上早读。早读时,刘若羲同学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带读,而是让我们自由朗读,看她脸上的忧郁,心地善良的她似乎是没心情带着大家读吧。不过,同学们倒也自觉,各自读着自己的书,就连平时很不正经的涂勇同学也在认真读着。早读铃响时,刘若羲同学交代一声说道:“大家把写好的悼念诗交给我吧,我会挑一些写得好的交给陈老师看,并在晚自习的时候,朗读给大家听。”

这时候同学们都“啊”了一声,因为他们是不情愿同学看自己的作品的,只有我,班上写作水平的代表,心中暗暗期盼,期盼自己的作品能通过刘若羲同学的嘴读出来。这种期待会伴随着我上完今天所有的课,写完所有的作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们是爱情使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