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章 长街惊魂 上

齐意欣悠悠地醒回来,后脑一阵剧痛,让她眼前一片漆黑。齐意欣使劲地地闭了闭上眼,再次睁开眼睛,才慢慢的看清楚她在一个什么地方。好像是一个狭小的屋子,也没窗子,木门虚掩着的门,顺着从木门缝隙透进去的很微弱光线,齐意欣也可以看见了屋角堆着的一根根小木头,占有了足足一面墙齐意欣使劲地闭了闭眼,再度睁开,才慢慢看清她在一个什么地方。似乎是一个窄小的屋子,没有窗子,木门虚掩,顺着从木门缝隙透进来的微弱光线,齐意欣可以看见屋角堆着的一根根小木头,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屋子的墙壁黑漆漆的,像是有些油污在墙上,又像是暗红的鲜血,斑驳淋漓。。...

与子偕行

推荐指数:10分

《与子偕行》在线阅读

齐意欣悠悠地醒过来,后脑一阵剧痛,让她眼前一片漆黑。

齐意欣使劲地闭了闭眼,再度睁开,才慢慢看清她在一个什么地方。似乎是一个窄小的屋子,没有窗子,木门虚掩,顺着从木门缝隙透进来的微弱光线,齐意欣可以看见屋角堆着的一根根小木头,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屋子的墙壁黑漆漆的,像是有些油污在墙上,又像是暗红的鲜血,斑驳淋漓。

齐意欣的眉头皱了皱。这是哪里?她不是刚刚和几个朋友去大峡谷漂流?——只是她们运气不好,碰上了雷雨天气,平时一向和缓的河流突然翻起了浪花,她和几个同伴同时落水。她记得自己的脑袋在河底的大石头上磕了一下,便人事不知了。再醒来时,本来以为睁开眼,应该看见医院里面白色的墙壁,谁知却在这样一个污糟古怪的地方……

后脑还是剧烈的疼痛。

齐意欣动了动,从地上抬起头来,看见自己原来是脸朝下趴在地上,正愣神间,又看见自己身上的衣裳,月白的丝缎,齐腕处露出一支绿莹莹的翡翠玉镯,成色看起来很不错,却已经有了一丝明晃晃的裂痕在上面。

齐意欣愣愣地抬起手臂看了看,肤若凝脂,指如青葱,左手中指根部有一个很明显的戒痕,——无论这支手臂有多美好,这都不是自己的手……

外面传来一阵猥琐的笑声:“张老三,里面那雏儿到底死了没有?如果没有,老弟我要去拿她去去火……八大胡同的娘儿们越发贵了,没有一两银子,连面都见不着……里面那雏儿,我看比八大胡同最红的云娘生得还要好……”

又一个粗嘎的声音瓮声瓮气地道:“你要是不介意跟个死人上床,你就进去。我刚才去看了两三遍,死得透了……”

外面传来一阵失望的叹息声,纷纷责怪张老三:“我说老三,你下手也忒狠了。也不让咱们哥们儿乐呵乐呵,再卖到八大胡同去,也能两面收钱,多赚一笔啊。——断人财路,活该你断子绝孙!”

那叫张老三的人呸了一声,道:“俺一棍子敲死她,也比让你们这批浑人糟踏了要强。”

有个细小的声音轻声道:“……可是,那位夫人只说要给她个教训,在这里过一夜,明日还要大张旗鼓地送回去的。”

屋里的人都不做声了。

过了许久,才有些担忧的声音道:“现在人被一棍子敲死了,那位夫人不会赖帐,不给银子吧?”

“那怎么行?!——咱们可是拎着脑袋给她办事,若是赖帐,咱们就到衙门里……”

齐意欣听到这里,已是吓得魂飞魄散,明白了外面的人是一群凶残的绑匪,便赶忙从地上爬起来,不顾身上的酸痛,慢慢地凑到门边,巴着门缝往外看了看。发现屋门外面是个天井院子,刚才那些说话的人,刚刚商议完毕,正乱哄哄地站起身,似乎要出去的样子。

有人回头往屋里看了一眼,问道:“要不要留个人在这里看着?”

那个叫“张老三”的声音响起来:“不用了。一个死人,有什么好看的?看着外面的大门不让人进来就行了。”

跟着的人应了一声,一起离开了天井,进到对面的屋子里去了。

齐意欣又等了许久,等到外面一丝人声也听不着,才缓缓地推开门,走了出去。

木门发出轻微吱呀的声音,吓得齐意欣一抖。四下看了看,似乎没有人听见这边的响动,齐意欣赶紧躲在回廊的廊柱后面,往天井里面仔细看过去。

天井的地面铺着大大的四方青石板子,天井中央放着一个石桌,四围有些石凳子。天井三面都是屋子,只有一面是灰砖砌的高墙。

齐意欣抬头看了看高高的墙壁,摇了摇头。除非她有蜘蛛侠的本事,否则她是翻不过去的。

她到底要如何出去?

旁边的屋子她肯定不敢进去,那些人说了要留人看着大门,她肯定不能大摇大摆从大门那边出去……

齐意欣有些绝望地四处搜寻着,突然在天井那边的高墙底下看见有些光亮透进来。

好像是个洞?

齐意欣大喜,拎着长长的裙子快步跑过去。

裙子实在太长了,一直拖到地上。齐意欣被绊了几下,一个趔趄,差点撞到石桌上。她提起裙子一看,脚上穿着一双粉紫色的绣鞋,鞋上绣着精致的蝴蝶落花图案,左面的鞋尖上有颗珍珠,右面鞋尖上的珍珠已经不知丢到那里去了,只留下一个线头。

齐意欣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生死关头去关注一双模样古怪的鞋子。

只是那裙子实在太碍事了。

齐意欣一咬牙,提起裙摆仔细看了看,发现裙子底下的澜边有两寸多宽,是缝在裙身上面的。齐意欣粗通针线,知道这种澜边很容易拉脱,便用力拽住缝线的地方,使劲一拽,只听嘶啦一声,澜边应声而落,掉了下来。

没有了澜边,裙子只到脚踝处,倒是不再碍事了。

齐意欣赶紧将澜边绕在手臂上,往墙边的那里光亮处跑过去。

那里果然有个洞,像是个狗洞的样子。

齐意欣蹲下来看了看,觉得有些小。她本来的个子可是很高的,这个洞怎么钻得出去?!

踌躇了半晌,从旁边的屋里传来了些许的人声。

齐意欣吓得全身的血液都涌上头顶,一时顾不了那么多,一头往狗洞里钻进去。

没有意料中拥挤不堪的感觉,反而顺顺当当就从狗洞里钻了出来,来到了墙外面一条僻静的小路上。

这条路是在一个小巷子里面。

看着自己纤细白皙的手脚,不再是以前高大的身架和健康的蜜色肌肤,齐意欣霎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却不愿再细想。——能有重生的机会,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

外面的天很蓝,树很绿,空气很清新。路上很安静,一个人都没有。她找不到人问路。

齐意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左右看了看,琢磨该往那边跑。往左,还是往右?

屋里的人很快就会发现她不见了,到时候一定会追过来。她要逃出这群绑匪的手,就应该往人多的地方跑。

齐意欣又凝神四处看了看,突然听见右面的那边传来了隐隐的马蹄声,似乎还有不少人。

管不了那么多了,就算前面来得是老虎,也要先脱离了后面那群野狗再说。

那就往右。

齐意欣拔腿就往右面跑过去。

她以前是个户外运动爱好者,爬山划水野营打猎,十项全能,体能当然很好。如今虽然没有以前强健,可是好像也不差的样子。

刚要跑出巷子口的时候,齐意欣听见身后已经传来了那群绑匪的招呼声。

“在前面!——被那雏儿给骗了!她没死!快追!”一群人呼喊着追了过来。

齐意欣大急,拼了命的跑,很快就出了那条小巷子。

来到巷口的岔道,齐意欣才发现原来这个路口后面连着两个幽深的小巷子。自己是从左面的那条巷子里出来的。

听着后面的声音逐渐靠近,齐意欣赶紧收了疑虑,又大步往前跑。

过了岔道口,就来到一条看起来很宽敞的大街上。齐意欣赶紧放开嗓子喊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着火了!着火了!”根据齐意欣前世的经验,叫救命,可能没人理。叫着火,理的人会很多。

这一天,江东十六郡的少都督顾远东带着从西大营操练过的亲卫回府。一行五百多人,骑着高头大马,身背着勃朗宁轻机枪,从西面呼啸而来。

刚到城里大街上的时候,一阵女子的呼喊声隐隐传来。顾远东突然勒住了马,站在长街尽头,往远处看去。

那声音听起来莫名地熟悉。

“二少,好像是齐三小姐。”顾远东身边的亲随顾平催了马过来,低声对顾远东道。

顾远东举起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示意顾平不要说话。

跟着他们的五百亲卫也都停了下来,勒马站在他们身后。刚才气势震天的马蹄声便静了下来。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夕阳从背后照了过来,显得前方的道路格外清晰。

一个女子奔跑呼喊的身影渐渐从夕阳的余晖中隐现。

不待顾平再开口说话,顾远东已经狠狠地抽了一鞭子胯下的黑马,往前方那女子奔跑的方向跑过去。

齐意欣慌不择路,看见前面突然冲来一匹高壮的黑马,马上似乎有个带着黑帽,身披黑色长斗篷的男子,在疾驰过来的马背上,对她伸出了双手。

“你干什么?!”齐意欣惊呼一声,已经被顾远东低下身子,拦腰一搂,抱上了马。

齐意欣更是着急,大叫一声“放开我!”使劲挣扎起来。

顾远东铁臂一箍,已经将齐意欣放到身前的马背上,一手扶住齐意欣,一手抓着身后的大斗篷抖了抖,已经将齐意欣严严实实地裹在了他身上的斗篷里面。

“妹妹,别怕。——是我,东子大哥。”顾远东一边在齐意欣耳边低声安抚她,一边一抖缰绳,将马转了个圈儿,往来路奔去。

听见这个低沉的声音,齐意欣有种莫名的熟悉,全身渐渐放松了下来,脑子里急速思考起来。

刚才跟在齐意欣身后的人也渐渐追了过来,却在看见前方一队黑衣军士之后,都站住了脚步,迟疑着不敢上前。

顾远东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人群,正要下令,却见从长街对面另一个巷子里,突然钻出了另一群丫鬟家丁一样的人,后面还跟着一顶轿子,飞速往这边跑过来。

********************

新文刚开了坑。求收藏推荐。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与子偕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