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 同气连枝 上

顾远东的娘,顾门范氏,闺名灵均,乃江东十六郡大都督顾为康的原配嫡妻,当主持顾家中馈,居住顾家大宅内院的正房浮光院。浮光院是顾家内院唯一最气派非凡,屋舍最少的院子。浮光院的院墙都是雪白的粉墙,顶上单檐灰顶,下面一派青石,沿着院墙根蜿蜒起伏不定。院墙正浮光院是顾家内院最大最气派,屋舍最多的院子。。...

与子偕行

推荐指数:10分

《与子偕行》在线阅读

顾远东的娘,顾门范氏,闺名灵均,乃是江东十六郡大都督顾为康的原配嫡妻,主持顾家中馈,住在顾家大宅内院的正房浮光院。

浮光院是顾家内院最大最气派,屋舍最多的院子。

浮光院的院墙都是雪白的粉墙,顶上单檐灰顶,下面一派青石,沿着院墙根蜿蜒起伏。院墙正门旁边,有一个侧门,一个角门,还有左右各三间十分宽阔的倒座房,住着数个孔武有力的婆子,当护院使唤。

正房五间,上下有楼,其实一共有九间屋子。正房左右又有各三间耳房,给当值的婆子丫鬟起居候事。

东西厢房各七间,俱都是平房。

正房后面还有一排十七间后罩房,都是小二楼的规制,住了浮光院所有的丫鬟婆子。一等大丫鬟八个,一人一间房。二等大丫鬟十六个,两人一间房,都住在二楼。三等小丫鬟和粗使婆子们,都是四人一间屋子,住在一楼。

管事媳妇都有自己另外的住处,到不跟那些随身常侍的丫鬟婆子们住在一起。

顾远东跟着小阳轿,快步来到浮光院院门口。等婆子们将小阳轿放下,顾远东侧身过去,弯腰将已经晕过去的齐意欣横抱了起来,大步往院子里走去。

浮光院看门的婆子赶紧打开侧门,躬身站在一旁给顾远东行礼:“二少!”

顾远东不发一言,横抱着齐意欣跨过门槛,往浮光院的正房堂屋里行去。一阵疾风吹过来,将顾远东身上的斗篷吹得飘动起来,斗篷上面被齐意欣吐了秽物的几处越发显眼。

天边暮色渐沉,乌云渐至,一场大雨似乎迫在眉睫。

浮光院里一片忙乱,几个丫鬟小跑着去门口打开湘妃竹帘,另有婆子去正房二楼通传去了。

顾远东抱着齐意欣进了屋子,左右看了一下,便对伺候的丫鬟道:“去夫人一楼的暖阁收拾一下,给齐三小姐养伤。”

屋里伺候的丫鬟是顾夫人范氏的一等大丫鬟绿茶,闻言忙屈膝行礼道:“二少里面请。”在前面打开了暖阁里面夏天用的绛紫色蝉翼纱的门帘。

顾远东抱着齐意欣进了暖阁,将她放在了南窗底下的罗汉床上。

顾家的这处房院选得地方好,院子外绿树成荫,十分阴凉。

屋里头各处都有冰盆和风扇,凉风习习,将屋外的热气挡在了门帘外头。

绿茶叫了小丫鬟进来,让她们去炊来一桶热水过来,给齐意欣梳洗。

顾远东这才仔细瞧了瞧齐意欣。

只见她鬓发散乱,头上的珠钗只剩一只,歪歪扭扭地别在侧面的发髻上。精致的小脸上有几处脏了的地方,先前在外面的时候,他都没有瞧见。身上穿着的一件茜粉色梅花暗纹轻纱七分袖掐腰短襦,胸前已经沾满了黑土。下面系着一条娟纱金丝绣花长裙,底下的澜边已经被撕了下去,露出掐金满绣绢纱袜子。脚上穿着一双粉紫色蝴蝶落花绣鞋,两边鞋尖上镶着的珍珠已经掉了一颗,只剩一颗龙眼大的珍珠在左面鞋尖上。

绿茶走过来,轻轻将晕迷的齐意欣翻了个身,让她侧躺着,瞧了瞧她的背后,低低地叫了一声,回头对站在一旁的顾远东道:“二少,您看!”

顾远东走过来坐在齐意欣边上,探头过去看了看齐意欣背后。只见她背后的短襦已经被撕裂了一条口子,露出里面粉绿的中衣。再看看绿茶指着的齐意欣的后脑上,顾远东伸了手过去,往她后脑上有些暗红的地方摸了过去。

有种粘粘的濡湿的感觉。

顾远东心头一惊,举起手掌一看,手上已经沾上了暗红的血迹。

外头的小丫鬟抬了一桶热水进来。

绿茶忙对顾远东道:“二少请回避。奴婢要帮齐三小姐换衣裳。”

顾远东沉着脸冲出了暖阁,大步出到堂屋里面,正好看见一群人簇拥着顾夫人从二楼下来。

“娘。”顾远东停住了脚步,抬头看向楼上。

顾范灵均今年已经四十五岁,不过看上去似乎还不到三十,白腻的脸庞清绝艳绝,国色动人。身上穿着一件海棠红绣金鹧鸪香云纱长袖短襦,下面系着同色荷叶石榴裙。头上只盘着牡丹髻,光溜溜地没有插任何首饰。只项上戴着一串珍珠颈链,那珍珠难得颗颗大小一样,饱满圆润,一丝瑕疵都没有。珠光盈盈,和顾夫人毫无瑕疵的肌肤交相辉映。

“东儿,听说意欣来了?”顾夫人点点头,缓步下了楼。

顾远东喉头有些堵塞,窒了窒,才伸出手,让顾夫人扶着他的手走了下来,眉头紧皱,对顾夫人道:“……娘,我刚使人叫了大夫进来。妹妹她在暖阁里歇息,情形看上去有些不好。”

顾夫人叹了口气,扶着顾远东的手往暖阁走去,低声道:“这孩子真是可怜。自从她娘去后,就三灾八难的,总也不得安生。”说着,拍了拍顾远东的手,道:“她娘临死的时候,拜托我和你简伯母,要看在我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帮她看顾着这个孩子。——今日若不是有你,我和你简伯母,他日九泉之下,都难见你裴姨母。”

顾远东知道,自己的娘范灵均,年轻时同齐家的主母裴思贤、上官家的主母简悦纯本就是手帕交。后来三人先后从京城嫁到东阳的三大世家顾、齐和上官三大姓。

范灵均嫁给了顾家的嫡长子顾为康。

裴思贤嫁给了齐家的嫡长子齐利坚。

简悦纯嫁给了上官家的嫡长子上官元泽。

三家人本来就交往频繁,后来因为娶了这三个闺中密友做主母,三家的关系更加紧密起来,同气连枝,同进退,共荣辱。几家的孩子也是从小就在一起厮混,彼此以兄妹相称,都很熟识。

可惜齐家主母裴思贤多病早逝,只留下一儿一女。儿子齐意正早已成年,去京城做官去了。女儿便是齐意欣,今年才十五岁。

听见顾夫人的叹息,顾远东安慰了几声,便道;“娘,妹妹就托付给娘了。我还有事,先出去了。”说着,急匆匆转身就走。

顾夫人在后面连声叫道:“你回去换了衣裳再出去吧。看斗篷上都脏成这样了……”

顾远东在院子里解开斗篷,往后一扔,正好扔在一个婆子面前。那婆子赶紧用手接住了,送到浣衣房里让专人去清洗去了。

顾夫人摇摇头,进了暖阁,去看齐意欣去了。

绿茶在暖阁里,已经帮齐意欣洗了脸,又洗了手脚,刚刚将她身上脏了的短襦和裙子换了下来。

看见顾夫人进来,绿茶忙起身屈膝行礼:“见过大夫人。”

顾夫人微笑着点头,坐到了罗汉床边上,看了看齐意欣的脸色,伸手过去探了探她的额头,皱眉道:“可是不好,怎么发起高热来了?”

绿茶忙指了齐意欣后脑上的伤口给顾夫人看,低声道:“大夫人,这个伤口太深,应该让大夫赶紧进来才是。”

顾夫人问绿茶:“刚才东儿说去请大夫去了,怎么还没有进来?”

绿茶忙道:“奴婢去二门上等着去。免得这群婆子不知道利害,误了齐三小姐的伤。”

顾夫人“嗯”了一声,让绿茶自去料理。自己亲自展开罗汉床旁边堆着的一床兰花袷纱被,给只身着中衣的齐意欣盖上,又让人拿了冰盆过来,浸了两块帕子在里面,绞干了,搭在齐意欣额头上给她降温。

顾远东来到外院,立刻去了顾家关押人犯的院子,问一直候在那里的顾平道:“有没有问出来是何人主使?”

顾平先前只留了一个活口张三,现下已经抓了过来问话。

顾平摇了摇头,有些垂头丧气地道:“没有。我们各种大刑都上了,张三还是说不出所以然。看起来他是真的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张三到底是怎么说的?”顾远东走进刑室,看了一眼绑在屋里柱子上,已经成了一个血人的张三。

顾平拿起一旁的口供签押本,指给顾远东看:“张三说,半个月前,有一家有钱人家的夫人,托中人寻他做这桩买卖。让他在七月十五,齐家三小姐去潭柘寺上香的时候,将轿子劫走,在外面过一夜,明日自然有人去他那里寻回齐三小姐,再大张旗鼓地送回齐府就是了。”

顾远东的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道:“肯定是那个女人!”

顾平挠了挠头,劝顾远东:“二少,话不能这么说。再说,张三后来还见过那位夫人一面,听张三说得,跟那个女人完全不相干。二少是太有偏见了。人家虽然是继母,可是对齐三小姐,向来比她亲生的女儿还要好。在这东阳城,人家的品行是有口皆碑的,就连齐三小姐也视她为亲娘。——都说后娘难做,人家做到这样,也仁至义尽了。”

顾远东没有说话,伸手取过一旁墙上挂着的步枪,对着柱子上绑着的人啪啪啪连开三枪,打死了张三。

“拖走,同妹妹的乳娘和贴身丫鬟的尸体放在一起,送给齐府的赵夫人。”赵夫人便是齐意欣的爹齐利坚后娶的填房,跟顾远东的奶奶顾赵氏,还是远房亲戚。

********************

感谢carmel的5票PK票^&^。继续求收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与子偕行”,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