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 我不需要朋友(求推荐票~)

云晨恼羞成怒,举起来拳头挥向李碧儿:“我也没陷害你,你也别想陷害我。”这时,云林一声大喝:“都尉!”云晨手顿住,随即缓缓地地放下自己拳头,对着李碧儿重重地“哼”了声,手一扬一甩,就把李碧儿扔了回去。“嘭!”李碧儿砸在地上,疼得她玉脸变了颜色。云林将崔这时,云林一声大喝:“都尉!”。...

云晨恼羞成怒,举起拳头挥向李碧儿:“我没有诬陷你,你也休想诬陷我。”

这时,云林一声大喝:“都尉!”

云晨手顿住,随后缓缓地放下拳头,对着李碧儿重重地“哼”了声,扬手一甩,就把李碧儿扔了出去。

“嘭!”

李碧儿砸在地上,疼得她俏脸变了颜色。

云林将崔衡玥交给晨光,高声对众人说:“都散了吧,明日的差事不得耽误,违者重罚。”

众人讪讪离去。

“你还好吗?”

不知何时,苏毕文来到了李碧儿面前,朝她伸出手。

李碧儿抬头看了苏毕文一眼,又扫过他手掌上的老茧,随后手撑地站起来,往南厢房的方向走。

苏毕文望了望自己在北面的房间,犹豫了一瞬,还是追上了李碧儿,“没想到你看着柔柔弱弱,却敢挑衅云都尉,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见李碧儿不出声,苏毕文又道:“你为什么要挑衅云都尉?不怕暴露吗?”

李碧儿停下脚步,扭头看向比她高出一个头的苏毕文,淡淡道:“你不觉得白色的猪太刺眼,偶尔给他换换颜色,顺眼多了吗?”

“......”

想到那肌肤比闺中女子还要白皙、身宽是常人两倍的云晨,又想到云晨被李碧儿气得脸色又青又红的模样,苏毕文忍不住捧着肚子笑起来:“哈哈,青色雅致,红色喜庆,确实顺眼多了。

“没想到你这人平日里不苟言笑,私下里竟是这么有趣。

“好,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李碧儿扭头就走,风中传来她冷漠的声音:“我不需要朋友。”

“......”

吃瘪的苏毕文并没有生气,他望着前方看似柔弱实则脚步沉稳的李碧儿,忽的笑了。

看来,沉寂多年的云悬寺要热闹起来了。

直到所有收留的外人回了房间,云晨才询问晨光:“如何?可发现了什么?”

晨光神情凝重,透着一丝羞愧:“属下已经查问过所有人,也检查了这一片地方,并未发现异常。”

“放暗器的人是高手。”

云林走过来,简短地总结了一句,又埋怨云晨:“你在崖下干什么了?怎么那么久才上来?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在下面耽搁了那么久,才让我体力大损,不然我两三招就能拿下那个小丫头,又岂会让别人有放暗器的机会?”

云晨怒而反驳:“你自己体虚还怪我?嫌我没用你倒是下去救人啊。”

“你明知道我......”云林面上闪过一丝窘迫,甩了甩袖子,背过身:“你那身赘肉该处理了。”

说完,吩咐侍卫押着崔衡玥离开。

云晨低头,看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脸颊顿时滚烫起来,他眸中闪过一丝恼怒,指着云林的背影大吼:“赘肉又不影响我打架,我为何要处理?

“你有本事就跟我决斗,看看我如何用这身赘肉打赢你的。”

站在旁边的晨光看了看前方瘦如竹竿的云林,又看了看有三个云林大的主子,语重心长地劝道:“都尉,说实话,你这身赘肉是该处理了。”

云晨斜眼怒瞪:“你有这工夫,还不如去琢磨怎么加固绳索。”

“......”

劝说失败,晨光并未灰心,再接再厉:“都尉,云校尉的轻功比你强多了,你要是再不想办法消去这一身赘肉,恐怕他就要超过你了。”

“哼,轻功好有什么用?打不过我就只能跑,就算他武功超过我,我的官职比他高,他还是得听我的。”云晨冷哼。

晨光垂眸撇嘴,窝在这云悬寺中,官职高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要日日守着这些恶人。

他的表情被云晨看在眼里,云晨一下子就怒了:“怎么,你认为我比不过黑竹竿?”

“不不不,云校尉怎么可能比得过您呢?您才是地藏阁最厉害的人。”晨光涎着脸恭维。

云晨唇角微扬,脸上满是骄矜之色。

见主子被自己哄住,晨光趁机提醒:“都尉,我们再不追,云校尉就见到穆将军了。”

一听这话,云晨拔腿就追:“黑竹竿,等等我。”

......

云悬寺横亘于云中城郊外飞龙峡谷的峭壁间,将数百丈峭壁一分为二,从南至北,分为寺院、南殿、北殿。

居于中间的南殿共有三层,第一层名为地藏阁,崔衡玥、苏毕文等大部分外来避难的人就居住于此。

第二层名为文殊阁,南殿的管事以及特殊人员住在这一层。

第三层名为观音阁,乃是南殿主事穆云将军的住所。

云林站在穆云的卧房外,静等进去通传的赤野。

“黑竹竿——”

云晨冲到云林面前,质问他:“你走这么快,是不是想抢我功劳?”

“呵!”

云林轻笑了一声,嗤道:“这个小丫头是我抓住的。”

“那这个小丫头还是我从崖下救上来的呢。”云晨反驳道。

晨光忙出来打圆场:“两位主子就别吵了,你们都有功劳,穆将军一定会赏你们的。”

听到“穆将军”三个字,云晨和云林同时冲对方冷哼一声,然后撇开了脸,不再说话。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赤野出现在门口,他的目光在云晨身上停留了片刻,而后淡淡道:“将军有令,你们进去吧。”

平时总爱针锋相对的云晨和云林立马变得老实,轻手轻脚地走进卧房,恭恭敬敬地行礼:“打扰了将军安寝,我等该死。”

穆云端坐上位,面容沉肃,锐利的目光扫过底下的人,最后停在崔衡玥流血的头上。

“出什么事了?”

云晨垂眸禀道:“将军,大概是王氏下葬之后,这个小丫头承受不住丧母之痛,今夜就寻了短见,跳下了山崖。

“幸得发现及时,我把她救了上来,不过,小丫头有点疯魔,三番四次要跳崖。

“还有,云林和小丫头缠斗期间,有人趁机放暗器刺杀小丫头。

“我和云林虽然挡下暗器救了小丫头,却没有找到放暗器的人。

“这事如何处置,还请将军示下。”

说完,云晨又掏出短刀,双手奉上:“将军,这是小丫头用的武器。”

赤野从云晨手中拿过短刀,递到穆云手上。

跳崖?寻短见?

穆云拔出短刀,指腹缓缓滑过刀身,下一刻,他的指腹上出现了一道口子,细密的鲜血渗了出来。

“将军——”

穆云伸手阻止赤野的惊呼:“无妨。”

又赞了句“是把好刀”,然后就将短刀放置在手旁的案上。

“先给她处理一下伤口,暂时收押文殊阁,至于放暗器的人,你们继续调查,其他的事,等我禀报楚王之后再说。”

......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嫡长女她又骄又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