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4章 那是她的事(求收藏~)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北殿,玻璃窗淡青色帐帘,如柔纱般轻覆于天青色祥云织锦被上,唤起了床上的中年人人。冷冽的眸子缓缓地睁开眼睛,他撩开被子坐出来,纤细的手指拂开账帘。阳光洒在他儒雅的面庞上,漠然的神情终于等到有了一丝变化,嘴角轻轻直线上扬,笑意渐渐地地往下浮。“清冷的眸子缓缓睁开,他掀开被子坐起来,修长的手指拂开帐帘。。...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北殿,透过淡青色帐帘,如柔纱般轻覆于天青色祥云织锦被上,唤醒了床上的中年人。

清冷的眸子缓缓睁开,他掀开被子坐起来,修长的手指拂开帐帘。

阳光洒在他儒雅的面庞上,淡漠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嘴角微微上扬,笑意渐渐地往上浮。

“主子,您醒了?”

微微嘶哑的女声自门帘处响起,刚浮现的笑意瞬间消失。

“嗯。”

内室传出淡漠的回应,门帘就被掀开,一名身穿绯色裙衫的妙龄女子端着热水巾帕走了进来。

穆水动作熟练地伺候楚王洗漱、穿衣、梳头,眼神专注,不曾四处打量。

见着这样的穆水,楚王刚才被打扰的恼意瞬间消散。

“主子,今日戴哪支簪子?”穆水给楚王梳好发髻之后,放下紫檀木梳问。

楚王扫了眼放置在书案上的皇历,随后从梳妆台暗格中取出一个绿檀木匣子。

看见楚王的动作,穆水连忙低下头。

“以后就用这支吧。”

穆水抬起头,进入眼帘的不是什么名贵发簪,也不是楚王喜爱的玉簪,而是一支看似普普通通的桃木簪。

“嗯?”

楚王低沉又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

穆水立刻收起脸上的惊讶,恭敬接过桃木簪,插入楚王的发髻中,然后退立到旁边,眼观鼻,鼻观心。

对着铜镜中那张冷硬的脸,楚王抬手轻抚发髻上的桃木簪,目光逐渐变得温柔。

往昔的画面浮现在他眼前,那个宛若天仙般的女子拽着他的袖子,仰头盯着他的脸看个不停:“谁说你是杀人不见血的煞神?这不笑起来挺亲切的嘛。

“以后你就多笑笑,这样他们就不会怕你了。”

他笑容僵住,讷讷地问:“你怕我吗?”

“你笑的时候我不怕。”女子拽着他的袖子摇了摇:“再笑笑,你的笑很温暖......”

镜前的楚王不自觉地弯了弯唇角,一抹温暖的笑容浮上脸庞。

外面传来脚步声,穆水刚想提醒楚王,就看见镜中的笑容,瞬间呆住了。

主子在笑?

原来,主子也会笑......

“主子,该用膳了。”外室传来粗狂的声音。

穆水连忙低下头。

楚王从回忆中醒来,转动轮椅往外室去。

穆水慌忙去推轮椅。

“以后梳完头就去外面等。”楚王摩挲着扶手,淡淡吩咐。

“是。”穆水用力攥紧把手,仍不能让双手停止颤抖。

感受到手心里的湿滑,她连忙松开把手,在裙摆上擦了几下,然后推着轮椅往外走。

主子生气了吗?

穆水心中很忐忑,不敢再犯错,小心翼翼地推着轮椅到达膳厅之后,就默默地摆膳。

“我来吧,你退下。”穆云接过穆水手中的参汤,放于特制的荷花桌上。

楚王看见穆云有点讶异:“你怎么来了?”

“南殿昨晚出了点事......”穆水离开时只听到了这些。

虽然穆水心中很好奇,但她不敢留下来,也不敢偷听。

外人眼中的楚王温和儒雅,淡泊名利,甘愿呆在云悬寺,实则楚王的规矩很多,若是谁打破他的规矩,他绝不会手软。

穆水安安静静地守在门外,屋内似有似无的声音再也挑不起她的兴趣。

“......这崔衡玥果然如他们说的那样,是个小疯子,昨夜差点把我的手下云晨搭了进去。母亲是个疯子,女儿也是个疯子,还真是可怜。”穆云唏嘘道。

楚王放下勺子,将只吃了两三口的粥推开,“王氏不疯,崔衡玥也不疯。”

穆云伸手将外侧的荷花糕放在楚王面前,嘴里反驳道:“王氏若不是个疯子,怎会把自己的女儿当做儿子,每日对着女儿叫‘大郎’?”

楚王默默地吃糕,这件事他也很想知道。

可惜,王氏已经死了,他若想知道真相,就只能对崔衡玥下手。

“主子,该怎么处置崔衡玥?”见楚王吃完了,穆云递上茶杯。

楚王漱口之后,拿锦帕擦了擦嘴,又将手伸进穆云端来的水盆中,洗了洗,接过帕子擦干。

“她的伤如何?”

穆云回道:“云晨早上请明觉大师给她看过,头上的伤并不严重,休息三五天就能痊愈。”

“什么大师?那就是我麾下的一名小军医。”楚王纠正他的错误。

穆云连忙陪着笑脸道:“对对对,是小军医,看我这脑子,也跟着那些无知信众一样乱叫。”

楚王默了默:“既然她伤势不严重,那就送回地藏阁。”

“主子,那小丫头是因为思念亡母才想不开,不如就让她住进王氏生前住的北地窟吧,兴许这样她就不会寻短见了。”

“这点小事,你自己看着办。”

“那......还是原来的规矩,进入地窟不得出来?”

“不必,许她随意进出。”

“可是,那两个暗杀她的人还没有找到,这是两个高手。”

“那是她的事。”

穆云神情一滞,主子......似乎变了。

他抬眼去看楚王,神情淡然,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衣着没变,头发......不对,发簪换了一支。

桃木簪?

这是......

见楚王看过来,穆云连忙低下头,掩去眸中的惊愕。

对了,今天是那人的忌日......

--------

见穆云从里面出来,穆水转过身,想进去收拾膳桌。

“等会儿再去吧,主子在想事。”穆云叫住了她。

穆水顿了顿,又回到原位,看向远处的山峦。

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峦经过连日来的雨水冲刷,显得格外的青翠,在阳光的照耀下,好似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于云间飞舞。

“主子今日心情不佳,若无事,别出现在他面前。”穆云突然开口。

穆水一怔,想到主子新换的发簪,又想到主子在卧房对她说的那句话,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多谢。”

穆云扭头看着穆水,勾了勾唇:“穆风说得对,在主子身边呆久了,连话都少了很多。

“我记得你刚到主子身边时,是个特别聒噪的小丫头,拉着我们几个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没想到现在,多一个字都不愿说。”

穆水愣住了,她现在这么不愿说话吗?

下一刻,她恢复淡漠的表情:“主子喜静。”

比刚才多了两个字。

穆云心中直叹气,面上带着笑容说:“有空多来我们南殿走走,别老是呆在北殿。”

北殿太安静了,尤其是第三层的神隐宫,哪像他的南殿,热闹得让人头疼。

“嗯。”穆水轻轻地应了一声。

“对了,能借个丫鬟给我吗?”穆云主动解释道:“昨晚我们南殿有个小丫头想不开跳崖,幸好云晨及时发现救了下来。

“我想派个人跟着她,免得她再寻短见。”

穆水想了想:“待会儿我让她们去南殿找你。”

她们?

那就是两个丫鬟了,想得真周到。

穆云开心地道谢:“多谢,你若哪日有空,就派人来说一声,我提前准备好酒菜等你。”

穆水轻轻地“嗯”了声。

......

“把她押去北地窟。”

崔衡玥模模糊糊中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但说这话的声音很快就被一个略显稚嫩的女声掩盖下去。

“是不是想回去?那就别忘了你的任务。”

崔衡玥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被侍卫架着穿过院子。

两道强烈的杀气袭来,崔衡玥扭头去看,却因为动作太大,又晕了过去。

意识彻底消失之前,她模模糊糊地看见有人护在她的身边。

云晨和云林立于崔衡玥的两侧,迅速拔刀抵御,将杀招灭于无形之中。

但当他们去寻凶手时,已无踪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嫡长女她又骄又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