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下午十一点半,睡到七分自然醒。肥羊半闭着眼,洗过脸刷过牙后,带着一张如同隔夜菜般蔫黄的脸坐到了饭桌前。羊妈的爱心早餐早了掐准了时间,一字一字排开。“噗——”黑灰肥羊半闭着眼,洗过脸刷过牙后,带着一张犹如隔夜菜般蔫黄的脸坐到了饭桌前。。...

周六上午十一点,睡到七分自然醒。

肥羊半闭着眼,洗过脸刷过牙后,带着一张犹如隔夜菜般蔫黄的脸坐到了饭桌前。

羊妈的爱心早餐早已经掐准了时间,一字排开。

“噗——”黑灰色液体从肥羊的嘴巴和鼻孔里喷出。

豆汁,独具帝都特色的传统小吃。

打开任何一个网络百科,关于豆汁的介绍,都是如此。肥羊默默思考着,这一哲学问题,写百科的人,真的不是帝都黑么?

因为羊爹的奇怪嗜好,以及自己的手误,肥羊就这么被一杯豆汁彻底唤醒了。不过据说,人在清醒的时候,喝下豆汁,可以暂时阴神出窍,暂达元婴境界。

这仿佛是一个极好的预兆,油条稀饭漱口后,肥羊回到房间,一本正经地打开了邮箱,严肃地点开一篇写手投稿,随即认认真真看起了昨日未完待续的连续剧时,主编咸鱼的电话轻盈地蹦跶了进来。

咸鱼显然要比肥羊起得早,电话背景是一片热闹的嘈杂声,讲电话期间还时不时拿开话筒,亲热得叫着“媳妇儿”之类的奇怪词汇。

“这事儿你先知道一下,下午来趟公司,具体时间,我问过冰糖后告诉你。哎——,媳妇儿,这太重了,放着我来——”咸鱼的话消失在手机中。

一大清早,虽然是快到中午的一大清早,上司当着单身狗下属的面秀恩爱,这是什么行为!

不过肥羊并没有心情理会这些,咸鱼轻描淡写的话里透露出一个可怕的消息。

念神断根了,哦,不断更。

网文断更可分为两种,长期性严重地手部文字输出功能阻断,以及暂时性较为轻微的手部文字输出功能阻断。

前者俗称太监,后者俗称ED。

其后果轻则掉粉掉订阅追定回不来,重则上编辑读者的黑名单。

更何况,趁热打铁,念念不忘此时声誉正隆,根据以往经验而言,刚过一百五十万字数正是冲刺阶段,是一举奠定网文大神的重要关卡,此时断更很可能造成人气断崖式下跌。到时就算恢复更新,恐怕也是大势已去,难以再续辉煌。

“住院?”渠道运营冰糖冷冷得扫视着面前两个男人,啫喱果冻般樱桃色的红唇吐出疑问后,紧紧抿了起来,她的微笑唇,配着紧锁的眉头,让人看着总有些不寒而栗。

早些年PC端的网文一度死于盗版,和竞争无度,直到手机移动端阅读出现,各种无线渠道彻底挽救了濒临崩溃的网文产业。虽然千字仍旧是那么一分、两分,但读者量却是激增了。

于是,在编辑之外,产生了开拓、统合渠道的网文渠道运营。早些年,渠道运营最多也就是搞搞出版,并没有什么地位,但现在可不同。

在读者眼里,作者有大神小神扑街之分。在作者眼里,编辑有亲妈后妈之别。然而,在编辑眼里,渠道运营是唯一的光,唯一的电,唯一的老佛爷老祖宗。

如今两个大男人,好像做错了事一般,在冰糖这尊姑奶奶面前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

“还有多少存稿?”冰糖没空发脾气,问题直切要害。

“五六万吧……”咸鱼言语闪烁,“冰糖,我是这么想的——”

“说实话——。”冰糖拖了个长长的尾音,随即是嘭的一声,把手机摔到桌面上道:“当着我面,把电话打了,到底还有多少存稿。”她说着用指节用力地敲着桌面。

十分钟后,咸鱼挂了电话,讨好得笑道:“老妹啊,念神说了,实际是三万存稿,但是到断更那天应该还能更两到三万,总之,他会把这一卷结束了再说。”

“三万。”冰糖十指交叉,活动着脖子和手腕,嘎拉拉的骨头声,无一不提醒着面前的两位,这位美女的业余身份是咏春拳爱好者,当然,传说这是看了国术类网文后的基因突变。

看着那修长美丽的手指,肥羊脑海里闪现过“九阴白骨爪”五个大字。

“让他写足三万,一共六万字,日更先降到六千,给你们十天时间想办法搞定,周一、我、必须、听到、明确的解决方案。”冰糖说着吁了口气,似乎在给体内过于高压的蒸气,找个出口。

咸鱼面色有点发白,匍匐在桌上,压低嗓音道:“冰糖,想办法什么的……,这……,恐怕不合适吧。”

冰糖俯下身子,胸器压到桌面,勾唇笑道:“鱼总,知道人生四大多管闲事是什么?当初,我就不该翻您这条咸鱼,还不如就这么不温不火得挂着,这样,你的念神爱住几个月的院就住几个月的院,是不是看书的妹子多了,拿自己当北派八爷了?”

北派八爷著名盗墓小说,拥有常年断更妹子越来越多的特殊技能。念神的小说,说不定……

只是这话,咸鱼和肥羊谁也不敢说,而眼前堪称是赏心悦目的画面,却让两个大男人背脊发凉,当然空调就在背后对着吹也有一部分原因。

待冰糖的高跟鞋声彻底消失在人类可听范围后,肥羊傻傻得问咸鱼:“鱼总,这能有什么办法?”其实早在咸鱼说不太合适时,肥羊就隐隐猜到了是什么办法,只是他纯洁的内心,拒绝往某个方面想。

“还能有什么办法。”咸鱼苦笑,“和念神商量吧,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最多我们出千字30,他自己怎么说,都得出个千字20,唉,这可不好找啊。”

“请抢手?”这果然是个龌蹉的世界!虽然几年责编当下来,肥羊已经不再是那个天真的肥羊了,但是自从遇到了念神……

“喂,念老师啊,我咸鱼呀,身体怎么样啦?”还没等肥羊展开内心独白抒情,咸鱼已经拨通了念念不忘的电话、

结果出人意料,念神不仅豪爽得答应千字50全部由他承担,还表示会交出下一个破案故事的大纲,后期还会跟进提供细纲和修文服务。

这听着……怎么好像手法老道的工作室啊?念神的神格瞬间在肥羊心中破灭,丫其实根本就是个猥琐大叔吧?当初,过目初审合同时,肥羊也是看过念神的身份资料,一个将近四十的大叔。

“哦,对了,念神说让你去刺桐看看,刺桐办过《小县令大钦差》同人文征集,有个合集页,一会儿他微信你,你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最主要是文风相近的。”

刺桐?

肥羊瞳孔收缩,比起上刺桐,还不如滚去审核邮箱里那些百分之五十辣眼率的稿件。

“鱼总,事关重大,我怕我把握不好……”肥羊试图抵抗。

“肥羊啊。”咸鱼宽大的手掌,拍了拍肥羊的肩膀,“你也知道,你嫂子有孕在身,胎教很重要啊。”

肥羊倒吸一口冷气,默默吞下了那句,嫂子当年也是刺桐十八同人之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搞事女主全攻略”,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