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甲午年元月六日

魇从会完全停止对人的困扰,日略有思夜略有梦,这是最更直观的集中反映。我撩开被盖,照亮房灯,厕所灯和楼梯道里的灯,好像仅有满屋子通亮才会倍感安全,拉上窗帘,又把镜子用布盖了出来,接着从药箱里拿了镇定片、安睡片,合着开水细吞慢咽,除了是手机直接关机,这是梦魇从不会停止对人的困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是最直观的反映。我掀开被盖,点亮房灯,厕所灯和楼梯道里的灯,似乎只有满屋通亮才会感到安全,拉上窗帘,又把镜子用布盖了起来,然后从药箱里拿了镇静片、安眠片,合着开水细吞慢咽,还有就是手机关机,这是我所能做的所有事了。。...

异志图书馆

推荐指数:10分

《异志图书馆》在线阅读

  市民广场下,灯光散射,我踩着滑轮,环着一圈再一圈的旋转,突兀的人影越来越少,不论是流水池、中心圈还是树荫下,竟连鸟飞狗跑的情景也见不到,而灯却越来越暗,一盏一盏随我经过的脚步渐渐熄灭,直到我到了图书馆阳台对着的花基处,连同国道上的路灯一起暗淡。眼前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除了星空无可览观。而阳台一处有着自天上撒下的一道光,直透过一个人,表情僵滞,嘴里流出有如小瀑布的细沙.........

  梦魇从不会停止对人的困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是最直观的反映。我掀开被盖,点亮房灯,厕所灯和楼梯道里的灯,似乎只有满屋通亮才会感到安全,拉上窗帘,又把镜子用布盖了起来,然后从药箱里拿了镇静片、安眠片,合着开水细吞慢咽,还有就是手机关机,这是我所能做的所有事了。

  树欲静而风不停,这是我与他最“贴切”的正面接触了,没想到竟是在这样一般的场合。可是,他为何是在“箱子”里见我,莫非和电梯有关?想想又觉得不对,一般箱子里只有装修的师傅才会进去,莫非他是个装修工?我不敢再想下去,费心费神得要命。

  “儿啊,快起来,要迟到了。”我朦朦的睁开眼皮,阳光像利剑般直射进来,母亲唠叨着:“睡觉还点这么多灯干嘛,你嫌钱多吗?”我懒松得伸了个腰,似忘了昨夜发生的事,看着熟悉的房间,沉思了五六秒,便更衣洗漱。

  仍是回到图书馆,跟各位打了招呼,准备开门。“绍贤、绍贤.....”培哥跑了过来,“昨晚是潘叔在三楼值班吧?”

  “是的,怎了?”

  “10:00多的时候,电梯旁突然窜出个人影,还开了阳台的门,可我叫阿均上去看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人,我们猜他是从消防通道走出去的,你让潘叔以后清场时查清楚,别漏了人。”

  “昨晚十点?”有些蹊跷,“阳台的门没关吗?”

  “奇怪的是,那人快走到阳台时,门被风吹开了。”培哥纵然不解,也只能说“你让潘叔多注意些。”

  我没多留意,便等潘叔回来时简要说一下,不过昨日的事太过蹊跷,尹馆勒令停工,我暂且在一楼当值,三楼就先别上去了。谢了安排,在杂志室找了本《中国国家地理》看,也好放空放空自己。

  晚上潘叔细查了数遍,才向一楼报告清理完毕,无人滞留。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异志图书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