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无言,沐子阳却高兴得唱歌跳舞,咿咿呀咿呀的,声音软糯。唱着唱着,许是玩累了,不一会便趴在顾方安的肩头睡去。终于等到到了酒店,沐小默松口气,带着几分歉意道,“谢谢您顾先终于到了酒店,沐小默松一口气,带着几分歉意道,“谢谢顾先生,那就……”。...

一路无言,沐子阳却开心得唱歌,咿咿呀呀的,声音软糯。唱着唱着,许是玩累了,不一会便趴在顾方安的肩头睡去。

终于到了酒店,沐小默松一口气,带着几分歉意道,“谢谢顾先生,那就……”

话没落音,外头一道亮光闪过,天空猛地陷入昏暗,紧跟着是一声轰鸣,以及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

“这……”

沐小默刚张口,却忽的感到一阵摇晃,脚下一蹩,失去重心就要往下倒。

可事情未如她预想般发展,迎接她的并非酒店地板,胳膊被拽住,随后一阵天旋地转,她落入一个宽厚有力的胸膛。

沐小默忍不住诶呦一声。

没想到顾方安看起来不算壮士,但这一撞却让她鼻尖都疼了,他不菲西装下竟是结实有力的肌肉。

下一秒,清冽好闻的气息占据沐小默的嗅觉,本因害怕而慌乱的心骤然安定,一抹绯红爬上耳后。

“尊敬的各位来宾,本市发布红色暴雨预警以及地震3.7级预警,请大家不要慌张……”

酒店大堂的广播适时响起,沐小默回过神来,后退一步,低下头不敢看他,“那个,谢谢顾先生。”

第一次见面就和人亲密接触,他会不会以为她故意投怀送抱啊。

沐小默咬了咬唇,转身跑去办理入住手续,不敢看顾方安的反应。

顾方安看着这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唇角不由勾起抹浅笑。

搭了电梯上楼,沐小默打开房门放顾方安进屋,把房卡插进卡槽中将灯打开,只有一张床的房间一览无余。

“只剩单人间了,我……”沐小默马上解释,生怕顾方安真误以为她是那种女人。

“嗯。”

顾方安只是微微颔首,便走去床边要将沐子阳放下。

“顾叔叔不要走……”

沐子阳忽然拉住顾方安,软糯的声音里带上一丝鼻音,叫人听了好不心疼。

“不走。”

顾方安垂了眸子,轻声安慰着,本是寂静如深潭的眸子里竟透出些温柔。

“太好了,”沐子阳扬起个笑容,“如果是爹地的话,一定会像顾叔叔这样好看又疼我。”

“阳阳,先洗个澡。”

沐小默抱歉地看了眼顾方安,抱起沐子阳进浴室帮他去洗澡。

坐在外头的小沙发上,顾方安静静地听着水声出神,没由来地想起好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有了孩子,现在应该和沐子阳一样大吧。

忽而一阵幽香让他回了神。

面前的女人被水淋透,白色的衬衣贴近肌肤,勾勒出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段,胸前一抹暗色惹眼。

恰逢一滴水珠顺着她细长的脖颈一路下滑,汇入那抹暗色。

察觉到面前男人幽暗的眼神,沐小默小脸通红,“你……”

顾方安轻咳一声,眼神移到别处,“你去擦一擦吧。”

此刻的沐小默本还有些底妆的脸洗过了,干干净净,肌肤光滑白皙,清丽动人,脸颊两侧的红晕更添几分少女感。

这诱人的模样让他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沐小默红着脸把沐子阳抱去,赶紧跑回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双颊绯红的脸,她赶忙接了凉水拍了拍。

沐小默!

你都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了,怎么忽然有了这种旖旎心思!

天啊,她好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沐小默挪回房里,看着顾方安在逗子阳,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她便也坐在一边。

顾方安带孩子倒是一把好手,子阳在他怀里乖乖的,没一会,就困了。

“糟了,阳阳还是发烧了!”

顾方安发觉怀里的温度越来越高,低头一看,沐子阳面色酡红,嘴唇也干裂了不少。

沐小默也注意到了异常,连忙伸手去探沐子阳额上的温度,果真发烧了!

“怎么办?”

这一探,自是擦过了顾方安的手臂。

异样柔软的触感让他稍许出神,可一瞬他便抱着沐子阳站起来,“小孩子发烧不能耽误!我有个朋友就是耽误了,后来出了大事,你收拾下,咱们现在去医院!”

沐小默神色紧张地点了点头,焦急地跑去开门摁电梯。

出了酒店,外头仍旧下着不大不小的雨,最近的医院不过500米,顾方安决定冒雨跑去。

他解了西装外套,露出里头的白衬衫,用宽大的外套把沐子阳的小身子包得严实,冲进了雨里。沐小默紧随其后。

进入医院的一刹那,沐小默有微微的停顿。

是这里。

当年她替表妹周语汐值班的医院就是这一家,没想到这里一点变化也没有。

回忆突然涌上心头,但被她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顾方安已经去找急诊挂号,沐子阳却呢喃着耍起小脾气,“阳阳不喜欢医院,不要……”

顾方安都没吃他这一套,反倒神情严肃,“生了病就应该看医生,你不能这么任性。”

见宠了他一天的顾叔叔都不帮忙了,沐子阳一下瘪了小嘴,委委屈屈不去看他,像鸵鸟似的把头埋进外套里边,还带上两声哼唧,最后来了一句,“叔叔陪我。”

医生速度极快地量了体温,验血验尿,最后去到输液室,护士给沐子阳挂上吊瓶,还安排了一张床供他休息。

在药物的作用下,沐子阳很快沉沉睡去。

沐小默轻轻地掖了掖被单,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

这下房里清醒的又只剩下她和顾方安。

“你……平常喜欢做什么?”

不忍气氛尴尬,沐小默找了个寻常无比的话题。

“工作。”

出人意料的答案让她有些惊讶。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话题不知怎么到了孩子的父亲身上,“阳阳的爸爸现在?”

“死了,”沐小默随意搪塞过去,不欲多说,“我去借床被子来吧,真是太麻烦你了,今天晚上估计是要守在这了。”

出了病房,沐小默压下心里异样的情绪。

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女声:“小默?”

沐小默愣一下,立刻认出了她,是之前在医院的同事:“春丽,好久不见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萌宝助攻:爹地超会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