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无名小镇

内的烛光,只留下的屋内的主人,望着电视机的残影,静静地的发着呆。  村庄此时也深陷一片幽暗,各种骂着声从每户屋内飘出。人声犬吠,快活热闹的场面。  断了电的村庄反倒比现在更为热闹的场面,人们三三两两从屋内走出来,女人摇着蒲扇、端着板凳,围座在人缘好的家门口头顶的白炽灯忽明忽灭,最终不堪重负,在一片电流的“嗞嗞“声中放弃了自己的使命,临别前不忘”啪“地一声,提醒着自己的主人。。...

浴火战狼

推荐指数:10分

《浴火战狼》在线阅读

  门外,月光皎洁,树影婆娑。屋内,一人一杯,半盘花生,独自斟饮。

  头顶的白炽灯忽明忽灭,最终不堪重负,在一片电流的“嗞嗞“声中放弃了自己的使命,临别前不忘”啪“地一声,提醒着自己的主人。

  屋内的主人好似先见之明,借着电视机明灭不定的光芒,熟练地找出一个蜡烛,点燃,滴下几滴蜡泪,粘到了餐桌前,继续一口酒、一口花生。

  随着万年不变的新闻联播结束,最终电视机也彻底罢工,耀眼白光闪过,顺势带走了屋内的烛光,只留下屋内的主人,看着电视机的残影,静静的发着呆。

  村庄此时也陷入一片黑暗,各种咒骂声从每户屋内飘出。人声犬吠,好不热闹。

  断了电的村庄反而比以前更加热闹,人们三三两两从屋内走出,女人摇着蒲扇、端着板凳,围坐在人缘好的家门口,叽叽喳喳的八卦着张家长李家短,门口早有懂事的孩童点起的蚊香,借着月光,青烟袅袅,尽职的为人们驱赶着四周嗡嗡作响的蚊虫。

  村庄里精壮的汉子们偏爱树下,村口的百年槐树下,不顾地上的泥土,盘腿而坐,高声谈论着自己的见闻,炫耀着自己似真似幻的曾经。早有好事者向周围散着劣质的廉价香烟,吸引着众人围坐身前,开始着自己的高谈阔论。尽管早已吹嘘万变,但相对落后的村庄中,又有多少谈资可以在此时让自己成为众人的中心?

  “张哥,上次你不是说是听说的嘛,怎么又变成亲眼看见的了?”人群中一位半裸着上身的男人高声质疑。

  被称作张哥的中年男子声音一滞,粗糙的手掌忽地“啪”一声拍在了自己的粗糙的面颊上,胡乱的搓着,并不断低声说道:“树下蚊子真多……”。幸而天黑,无人察觉,此时张哥早已面红耳赤,饱经生活摧残的面庞难得露出年少般的羞涩。

  夏夜闲谈,听得就是一个新奇,此时无人在乎张哥说得是否属实,人群的注意力早已被另一位的故事所吸引。

  战旗特有的发动机轰鸣从远处传来。习惯了部队的东风猛士,陈鸣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一款线条硬朗的国产越野,而且自己身上的资金只能允许自己选择这一款。

  村里的人早已习以为常。这几年,只要是村里停电,总有一人开着越野进村。

  停下车,陈鸣笑着从车内跳出来,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条红南京,笑着分发给村口的众人。

  还记得陈鸣第一次来到村子,依然是开着这辆猛士,风一般冲过村口,扬起一片沙尘,呛得树下乘凉的人咒骂不断。没跑出多远,陈鸣骤然停车,坐在车内对着村口的人喊道:“喂!打听一下,赵鹏家是前面那个路口吗?”

  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陈鸣,没人很少有人开车来到村里,更何况是这么奇怪的“轿车”。

  见无人应答,陈鸣用在部队喊口号的声音向车外吼道:“赵鹏家是前面那个路口吗?”

  张哥猛吸最后一口烟,吐掉嘴里的烟蒂,用脚狠狠地碾灭,没好气的说道:“不是!一直开到头就到了!”

  声音传到陈鸣的耳中,就只剩下了发动机的轰鸣。陈鸣有些犹豫,这和当初自己的打听有些出入。不管他,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到那边仔打听就是了。

  猛踩油门,车身像是感受到主人的兴奋,浑身颤抖着随着刹车松开,战旗犹如猎豹般向着目标飞奔而去。

  看着战旗留下的两道车辙,张哥重新点起一根烟,吐了个烟圈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没规矩,一点儿礼数都不懂,不吃点儿亏不长记性。”

  旁边一人凑了过来,接着话茬说道:“就是,不在这条道上吃点儿苦,他就不知道问路该有的礼数。”

  却说陈鸣顺着道路越走越窄,直觉促使着陈鸣停下车。讲道理,平常的村庄都是一条大路通透,可是这个村庄却是道路越来越窄,越走越坎坷。

  无奈,陈鸣只好下车,就近敲门重新问路。

  好在赵鹏在村里的口碑不错,开门的妇人耐心细致的为陈鸣指出正确的道路。

  在陈鸣的千恩万谢中,妇人笑着摆摆手,说道:“赵鹏的性格有些古怪,你去的时候千万注意一点儿。”

  一起生活了五年的战友,他是什么样的性格,可能没人比陈鸣等人更熟悉了。

  来到赵鹏的门前,陈鸣再次确认之后,陈鸣蹑手蹑脚地推开一条门缝,手指从门缝中深入,小心翼翼的摸索着。

  此时赵鹏的屋内,声音突兀的响起:“别摸了,发动机的声音五百米外都能听见,破车也不换一下。”

  陈鸣有些不好意思的缩回了手,推门而入。

  映入眼前的摆设简洁甚至是简陋。半人高的八仙桌摆在正中,单人单椅,似乎主人就没打算有人来拜访。行军床位于角落,被褥仍然是部队的规矩:平四方、侧八角。

  “自己找地方坐。”赵鹏只是瞟了一眼陈鸣,便有重新端起酒杯,仿佛一个人的吸引力还不如一只酒杯。

  陈鸣走到床前,低身试探着在床脚一阵摸索。熟悉的冰冷触感另陈鸣咧嘴一笑,利索的拖出马扎搬到桌前。

  两人坐在桌前,相互不言语,各自喝着自己的酒。

  过了约一个小时,陈鸣看着手中的夜光表,摇摇晃晃的起身,收拾好马扎塞回原位,趔趄者走到门口,头也不回,嘴里像是呓语:“杀手复原了,队里来了几个阿旦(新兵),老大(大队长)和老板(支队长)让你有空回去看看。”

  赵鹏终于肯放下酒杯,冲着门口低声吼道:“知道了,滚吧。下回到村口带两条烟给村里那帮人,部队这些年了,一点儿规矩都不懂。再这样,下次不仅是指错路这么简单了。”

  这些话似乎用尽了赵鹏所有的精力,抓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陈鸣重重把门带上,眼睛里放出精光,哪还有一丝醉酒的神态。发动机的轰鸣渐行渐远,最终消失于远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浴火战狼”,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