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特殊的狙击手

遇上什么遇到的困难的时候,赵鹏总会第一时间赶往,因为虽然村里人看不顺眼赵鹏,虽然也也没多做议论纷纷。  “我上回半夜里赶回来家的时候,路上碰上一个人,提着个大包,看那人的背影很像是赵鹏。”张哥边抽着烟,边说着自己看见的情景。  “后来天还没亮,我又着一提起这个怪人,周围的人来了精神,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浴火战狼

推荐指数:10分

《浴火战狼》在线阅读

  拉回现实,陈鸣正与众人唠着家常,旁敲侧击的打听着赵鹏的近况。

  一提起这个怪人,周围的人来了精神,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赵鹏,没人知道他具体做什么工作。突然就在某一天在这个几乎半封闭的小村子里住了下来,而且有人特别打招呼,所以村主任什么的也几乎对他不闻不问。整天几乎就是窝在屋子里,出了偶尔出门买些日用品,几乎足不出户,这在农村里面算是让人瞧不起的一类人,大男人的整天不工作,挺窝囊的。但是偶尔遇到什么困难的时候,赵鹏总能第一时间赶到,所以尽管村里人看不惯赵鹏,但是也没有多做议论。

  “我上回半夜赶回家的时候,路上碰见一个人,背着个大包,看那人的背影很像是赵鹏。”张哥一边抽着烟,一边说着自己见到的情景。

  “当时天还没亮,我又着急回家,顺嘴喊了一句。但是那个人头也不回,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

  “张哥,莫不是你想媳妇想得眼花了吧,出去没几天就想着自己的老婆热炕头了……”

  “去去去,没大没小的,你自己多想想怎么娶老婆吧!”

  听着树下众人开着不荤不素的玩笑,陈鸣渐渐退了出去。

  站在村口,远眺着村后那片郁郁葱葱的青山,陈鸣无声的笑了笑。

  发动战旗,陈鸣和众人打了声招呼,向赵鹏的住处驶去。

  “嘭!”,大门被人猛地踹开,强光手电打出的光束照在了赵鹏的身上。蜈蚣般附着在后背的疤痕此时显得格外狰狞,在强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油亮般的光泽。

  抄起身边的T恤,赵鹏胡乱的擦了擦身上的汗水,套了上去。

  “队长,回去吧。董事(政委)带队负伤,杀手已经回去看过了。新的杀手第一时间就被人摸了,小队伤亡过半……”

  听到伤亡过半,赵鹏的端起酒杯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看着溅出的二锅头,赵鹏气恼地放下了杯子,粗暴地开口打断陈鸣:“老二呢?”

  老二是原杀手的观察手,超高的第六感曾多次把杀手、甚至整个小队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这次是渗透,不到二百米的距离,老大说锻炼一下新人,又有董事带队,老二没去。”

  “蛋子就是欠操练,没人带着也敢这么上战场。”赵鹏自言自语,重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回来吧,已经两个月了。”

  “回来?回哪儿去?”

  赵鹏永远忘不了自己的最后一场战役,不顾老二的劝阻,执意要选择死亡之路,爆破手疯子牺牲,机枪手胖子牺牲,陈鸣为了救自己,7.62mm子弹贯穿。

  “队长,为我报仇……”

  眼看着陈鸣倒在自己眼前,鲜血甚至飞溅到自己眼睛里,可自己却不能眨眼,强忍着鲜血对眼球的刺激,拖着陈鸣,不断地点射还击。

  远处,杀手********步枪仍然在有节奏的收割着敌人。作为国产小口径步枪,尽管射程以及精度上有许多问题,但是杀手仍然执拗的将他带入战场。

  “目标清除!”冰冷的声音从通讯器内传出,此时的赵鹏早已疯狂。

  满眼的猩红,周围的灌木仿佛森罗地狱,披着战友的鲜血疯狂地向自己冲过来。赵鹏拖着陈鸣的身体在地上留下一条血路,食指仍然不停的扣动着扳机,目标灌木,目标丛林,目标,并不存在的敌人。

  隐约听见身后的动静,赵鹏猛然转身,枪口已经扫了过去。

  “****!”老二狼狈地躲过子弹,单掌并刀,对着赵鹏的后颈狠狠的劈了下去。

  地狱消失,灌木消失,森林消失,目标,消失。

  别了,兄弟们。等着我,死去的战友,阎王殿前我仍然带着你们所向披靡,只要,你们还相信我,相信曾经葬送你们年轻生命的队长。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障碍清除!撤!”挂在耳朵上的通讯器材传出老二气急败坏的声音,此时的赵鹏已经听不到了。

  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赵鹏转醒。

  “杀手掩护!”喊叫的同时,赵鹏伸手摸了一把身边,翻身滚到了床下。

  “唔!”身上的针头被这番动作扯掉,滴滴答答的流着不知名的药液,各种检测仪器的接线凌乱不堪,身上粘连密密麻麻的探测贴片牵扯着身边的机器东倒西歪。

  闻声赶来的医护人员快步上前,扶起了倒成一片的机器。

  床下的赵鹏不知何时掰断了支撑床架的钢筋,紧紧地攥在手中,充满敌视的看着趴在床前的护士。无论其他人如何劝说,赵鹏始终死死抓住手上唯一的武器,靠墙蜷缩,蓄势待发。

  “咣!”病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

  “赵鹏听命!放下武器,接受治疗!”

  看着眼前熟悉的军靴,听到老板那睡觉都会惊醒的命令,赵鹏终于支撑不住,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中尉赵鹏,由于临场指挥失误,现给予开除军籍处分!”

  “队长,前面好像太安静了,建议改换渗透路线。”

  “队长,为我报仇!”

  ……

  赵鹏仿佛看见了自己,战术头盔早已不知去向。不远处的老二握拳向后摆动,不断地打着撤退的手势。死去的胖子仍然拖着残破的身躯,端起手中的武器,像一柄笔直的标枪插在阵地前,澄黄的子弹瀑布般从枪口抛出,为仅存的几名兄弟划出一道生死线。

  “胖子,撤退!撤退!”赵鹏努力想冲过去带着胖子一起离开,可是任凭如何努力,自己的身躯却像是万般束缚,动弹不得。

  胖子似乎感应到队长的焦急,转过头,大口的鲜血从口中喷出。“队长,别忘了为我报仇……”

  “杀手!掩护撤退!撤退!”

  所有人,死去的,活着的,目光全部集中到赵鹏身上,无助/失望的眼神让赵鹏愣在原地。

  “队长,这是你选的路线……”

  “队长,你说过不会放弃我们任何一人……”

  “队长,带我回家……”

  7.62mm狙击弹慢镜头般闯入赵鹏的视线,带着所有人的呼喊,钻入赵鹏的眉心。

  标枪折断,枪声停止,一切都结束了。

  “不!不!……”

  猛然睁开双眼。病床上,赵鹏被弹力绳绑得结结实实,丝毫不得动静。

  汗如雨下,身上的病号服,连同身下的床单,像水洗过一般,黏在赵鹏身上,看得人浑身难受。

  眼角最后一滴泪水滑过,赵鹏终于认清了身处的环境。这是他最不愿意来到的病危房,以及他最不想见到的政委。

  政委俯下身来,粗糙的手掌抹去赵鹏眼角的泪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猴子(陈鸣)没事,安心养伤,一切都有我和大队长处理。”

  说完拍了拍赵鹏的肩膀,起身对着一旁的医护人员叮嘱几句,转身走出了病房。

  半个月,终于能恢复行动。半个月中,不断有人进出病房,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不断重复询问关于任务情况。尽管不耐烦,赵鹏仍然一五一十的进行说明。

  该来的总是会到来。赵鹏站在门前,重新整理着装,大声喊道:“报告!”

  良久,屋内传出低沉的声音:“进来!”

  下马威吗?赵鹏心中对此不屑。让无尽的等待消磨受审者的耐性,增加受审者的猜疑,这种伎俩,八百年前玩剩下的东西了。

  牛头马面分坐两边,中间是冷面无情的阎王。赵鹏立正敬礼,端坐受讯位置。

  由于小队其他人已经写出了详细的战后报告,所以阎王直接开门见山:“当时小队成员提出更改渗透路线,身为队长,为什么不综合考虑,仍然一意孤行,导致任务失败?”

  “队长,前面太安静了,建议改换渗透路线。”赵鹏脑海中顿时响起老二的话。

  “报告!队伍渗透路线是经过战前制定,没有特殊情况不得擅自更改。当时前方侦察并未发现任何敌情,并不能因为单纯的安静就做出改变。在感官和实际情况面前,我选择继续前进。”

  此时阎王却好整以暇,身体后仰,双手环抱胸前,不紧不慢的说道:“队长的职务是什么?”

  “根据战前制定计划,指挥全队成员顺利完成战前指定任务,队长有权根据战场环境变更作战计划。”

  听到赵鹏回到,阎王身体猛然前倾,单掌拍桌,质问道:“既然知道队长职务,为什么不根据战场情况制定相应计划,你知道你这次指挥失误害死多少人吗?”

  赵鹏此时早已处于暴走的边缘,血丝蜘蛛网般爬满了双目,太阳穴止不住的暴起青筋,“砰!砰!砰!”,战鼓般的心跳不断刺激着赵鹏的意识,刺激着赵鹏撕碎眼前的阎王,撕碎眼前的一切。

  握紧双拳,赵鹏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血丝慢慢退去,青筋隐于体内。

  队友已经阵亡,自己再去争论又有什么意义?现在能做的只能是为死去的、受伤的队友争取更好的待遇。

  “作为队长,做出错误的指挥,小队成员的损失我付全部责任。”

  阎王翘起嘴角,狞笑道:“负责任?两条人命,任务失败,你负的起责任吗?”

  同时转头看向两边,得到全部记录的回应之后,阎王摆摆手,示意赵鹏滚蛋。

  机械式的敬礼,赵鹏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审讯室。在听到“两条人命”的时候,赵鹏就已经几近崩溃。

  见惯了生死,那是敌人的死亡。当生死与共的战友,因为自己的指挥失误而葬送性命的时候,赵鹏不可能仍然无动于衷。

  两条人命?等等!赵鹏早已失去了平日的冷静,不顾周围人差异的眼神,疯子般冲向大队长的办公室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急迫的说道:“我要一份这次行动的战损表!”

  大队长虽然平时私下里对自己的队员嬉笑打闹,但是对赵鹏现在这种没有纪律的行为却很反感。

  只是抬头瞥了一眼赵鹏,赵鹏便感觉出大队长的怒气,甚至是察觉出了一丝的杀气。都是从大大小小的战斗中摸爬滚打出来的生气时难免会不自觉的带出战场上的气势。除了杀手,严重只有冰冷的寒意。

  看到大队长的眼神,赵鹏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靠脚立正,对着大队长敬了个军礼,标准的右转,走出了办公室。

  重新占到办公室的门前,赵鹏整理好着装,高声喊道:“报告!”

  屋内无人应答。

  “报告!”

  “报告!”

  一连几声没有回应之后,赵鹏知道大队长这次真的生气了,轻叹一口气,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换上体能训练服,跑到操场进行了疯狂的训练。

  办公室内,大队长手中拿的赫然是赵鹏所想的战损报告。

  渗透失败,自然采取强攻。折损三名成员,最终还是让敌人逃脱,跟俊现场弹壳及陈鸣左胸贯穿伤口,初步估计为德国PSG-1狙击步枪,同时战场发现多枚美国HRT战靴的痕迹。

  同时报告中特别提出,发现AR-50狙击步枪使用痕迹。

  办公室内烟雾缭绕,大队长看着报告中着重标出的AR-50,陷入了沉思。

  作为已经淘汰更新为射击比赛用枪的AR-50A1B,16公斤的AR-50固然是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但是因其自身过重,而且弹容量仅一发,甚至无法做到补射,沦为中低端的武器。究竟是愚蠢,还是自信?

  病床上,陈鸣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仍然心有余悸。

  战场直觉促使他在被击中的瞬间强行扭动着身体,子弹沿着自己的腋下内侧穿透而过。幸好是并没有形成撕裂伤口,从而捡回一条性命。甚至连他自己都有些奇怪,为什么子弹没有在体内翻滚造成更大的空腔。

  最终,战损报告被大队长派人送到了赵鹏的手里。一个小队两把狙击枪?难道是两个或者更多的小队?赵鹏有些迷惑。

  从子弹的密集程度来看,很显然不可能是一个小队能够瞬时打出来,但是从射击精准度来看,大多数是盲目射击,具有威胁性的寥寥无几。射击胖子的两把步枪、狙击猴子的步枪。

  常规狙击步枪一枝,为什么有多出来早已淘汰的特殊狙击?赵鹏百思不得其解。

  按下心中的疑惑,赵鹏总算从报告中找到一丝令人欣慰的好消息。陈鸣只是战场昏迷,子弹从左肋部边缘穿过,目前已无大碍。

  其后的几天,不断有人对进行此次行动的小队人员进行战后心理测评。

  虽然是久经战场的老兵,但是每次作战任务之后,这种测评仍然必不可少。

  已经冷静下来的赵鹏不得不压住怒火反复回答各种刁钻的问题,尤其是当对方一遍又一遍的提到人员的伤亡问题的时候,赵鹏差点儿忍不住拎起身边的板凳抡过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浴火战狼”,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