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监狱之苦

免费提供更多凉何梦舒恋第三章 监狱之苦的全文深度阅读,夏满将浴缸里塞满了冷水,衣服也没脱,她直接将自己的身子投了进来,慢慢的的,脑袋也沉了一直这样。......

凉何梦舒恋

推荐指数:10分

《凉何梦舒恋》在线阅读

  夏满将浴缸里填满了冷水,衣服也没脱,她直接将自己的身子投了进去,慢慢的,脑袋也沉了下去。

  刺骨的水阻挡了外界一切的声音。

  寒水灌入她的耳里,鼻里,她张大嘴,让口腔中也添满了冷水。

  她让冷水封住自己所有的感官,封住了呼吸,似乎只有这样,她伤痕累累的心脏,才会被冰封,才不会感觉到任何的疼痛。

  在意识逐渐涣散薄弱之时,浴室反锁的门突然被人猛力踹开,下一秒,她被一双大力的手提了起来。

  氧气,再次来袭,伴随着的,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月季花香。

  月季花,是夏满很喜欢的花种,曾经爸爸便在花园内为她种上一地月季,供她观赏。

  如今,宠她入骨的人,她又该去何处寻。

  “夏满,你做什么!”靳凉将她冰凉的身子拖出水面,一向淡漠的性子,头一次,放声大吼。

  夏满在他怀里,怔怔地望着他,平静道:“靳凉,我爸从前就告诫过我,靳凉不是我爱的起的,可是我不听。如今,我知错了,我想告诉他,以后一定会好好听他话的。可是,他已经听不到了。”

  她后悔了。。。

  靳凉呼吸一窒,攥着她的手,隐隐发颤。

  他咬牙,“夏满,我都娶你了,你还想怎样!”

  还想怎样?

  她把一切都给了靳玫,换来如今的结果,她没问,他们‘兄妹’想要她怎样,他倒反而先问起了她?

  夏满扯起唇角,笑,“靳凉,你们兄妹想让我怎样?”

  靳凉身体微微一僵,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打断。

  “凉哥,嫂子,你们怎么了?”

  靳玫不知道何时进到了卧房内,一双大眼睛怯怯地望着他们二人,小心翼翼的。

  靳凉平复了心绪,快速拿一条干净的浴巾将夏满裹住,对靳玫道:“没什么事,你先下去吧。”

  再出声时,他的声音,已是温态,与方才对她的大吼,天壤之别。

  靳玫温顺地点头,又解释道:“我就是上来想告诉你们可以开饭了,唔,我在楼下等你们。”

  “等下。”靳玫正要走,靳凉却又叫住了她,“小玫,去你房里拿一套干净的衣服给你嫂子穿。”

  夏满浑身一僵。

  原来,靳玫也住在这里。

  三个人的家啊,真是讽刺。

  靳玫大方地点头,道了一声好,就立刻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带来一套干净的衣服。

  靳凉没指望夏满会自己乖乖的穿,将门关上,亲自帮她换起了衣服。

  靳凉一直是一个很薄情的人,夏满一度认为,这个男人除了在靳玫的事上会有情绪,其他的,都无法在他心中激起半分涟漪。

  就好比此时,明明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可在为她脱衣服之时,目光却无比清明,没有丝毫的杂念。

  也许,这就是不爱的对待吧。

  “靳凉。”

  “嗯?”

  她抿唇,声音很低,“靳凉,我不穿靳玫的衣服。”

  “好,那你等下。”他动作一顿,然后折身从衣柜里取出自己的衬衫,“那就先穿我的。明天,我陪你去商场买新的,好不好?”

  这次,她没有再说什么,沉默地接过衣服穿上。

  他眸色一柔,轻轻地抚着她的发,“夏满,以后,我们好好过,我会照顾好你的。”

  她怔怔的,没有言语,只是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从前,总是亮晶晶盯着他瞧的女孩,如今,却连注视他眸中的勇气,都没有了。

  是没有,还是不愿?

  靳凉心中微酸,却也怜惜她这被关了三年的沉闷之苦,但好在,他早有提点过牢狱里的人,要好好照顾她,终究是没让她受到什么皮肉之苦。

  其实三年来,她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待着而已。

  不过以她闹腾的性子,怕是闷坏了吧。

  他轻柔地擎起她的手,牵她下楼吃饭。

  夏满跟着走了两步,忽然抬头,“靳凉,是不是无论我如何,你都不打算放我离开了?”

  靳凉郑重颔首,“是。”

  她掀了掀眼帘,不再说话,随着他下了楼。

  大厅内,靳玫已经布置好了晚饭,她一向是乖巧懂事的性子,记得靳凉生意没做起来的时候,靳玫便一直负责他的生活起居。

  没想到,这个习性一直延续到了今日。

  “凉哥,嫂子,快坐下吃饭呀。”靳玫笑道,抬手招呼他们,视线在触及到了夏满身上男人的衬衫之时,唇角弧度顿时略僵,却又很快掩饰住。

  这样笑容明媚的女人,丝毫看不出,是曾经撞死人的肇事逃逸者。

  想来,靳凉为了让她从那段可怕的经历里走出,花费了许多的功夫吧。

  夏满垂下眼帘,安静的坐在桌边。

  靳玫已经盛好了汤,递到她面前,一语双关道:“嫂子,三年前,真的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救了我,便也没有如今的明星设计师靳玫了。”

  明星设计师,原来,她都已经这么出名了。

  靳凉望着她笑,面色欣慰,看的出来,靳玫的成就,在他这个做哥哥的眼里,十分满意。

  夏满扫了一眼靳凉,微微沉吟,下一秒,她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靳玫,法国的艺术学院,好吗?”

  靳玫脸上笑意顿时一僵。

  夏满似笑非笑,凑近她,用她们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靳凉还不知道那件事吧,你说,如果我现在说出来,会怎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凉何梦舒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