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市的夜才刚拉大帷幕,将要入秋的城市早上已不再是冬季时的清爽自然,空气里有些湿湿的,夜风里参杂着细细地的小雨,厚如牛毛在灯光下就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水雾。黑色的轿车缓缓地黑色的轿车缓缓地靠。。...

D市的夜才刚刚拉开帷幕,即将入冬的城市晚上不再是夏季时的清爽,空气里有些湿湿的,夜风里夹杂着细细的小雨,厚如牛毛在灯光下就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水雾。

黑色的轿车缓缓地靠。

“先生,到了!”

驾驶座上的男子打开了车门下车伸手拉开了后面的车门,并撑开了一把黑伞站在了一边。

从车里下来的人一身黑色的中长大衣,比较休闲却也不失庄重,伸手接过对方手里的伞,醇厚的嗓音轻轻响起:“我自己来吧!”

“先生刚下飞机,是否需要调整一下时差,休息一下明天再去呢?”

“关阳,有些时间可是不能等的!”他说着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唇角一勾,淡淡一笑,“希望我还能赶得及!”

如果不是在半路上遇上那件事,他应该赶得及的!

……

“什么?你说清楚些?”舒言从一堆的衣服里抓出几件胡乱地揉在一起正要往旅行箱里塞,就被这突来的电话惊得目瞪口呆。

“他不是上个月才过了生日吗?”饶是舒言再沉稳冷静,但还是被这一通电话弄得像被雷劈的一样外焦里嫩了!

“不行,我凌晨三点的火车,现在时间十点半,来不及过去了!”舒言看着时间表,刚刚才到家,还没休息会就又被叫出去,想着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行囊,眉头皱紧。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倒吸气声,“那个,那个学姐,导师说了,今天晚上,你要是不去,他就不给你们研究经费!”

一阵拉链拉上的哗啦声响起,很快响起了一阵高跟鞋扔地上发出的声音,在电话挂掉的那一瞬间传出一声咬牙切齿地低咒。

“你妹!!!!”

一听学弟说她今天要是不出现老头就扣了她的研究经费,她二话不说就飙车过来了!

舒言停好车,瞅着车窗外的雨下大了些.

她呼出一口气,很快便伸手解开自己睡衣腰间的带子,从旁边的座椅上找到要穿的衣服,几下就褪下来,动作麻利地将长发一挽开始换衣服。

雨夜的大学校园比平时要安静,越来越浓密的雨滴顺着干枯掉的叶子从枝叶上飞落下来,透着夜间下着的薄雾。

一个颀长高大的身影在大厅的一边透出一个不规则的影子来。

指尖的香烟轻轻一闪,停在半空,暗了暗,随即暗色里传出了一声醇厚的低笑声。

他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地会望见这么香艳的一幕。

那停在大厅门口的红色轿车里,有人在,脱衣服??

室外路口的灯光在雨夜中显得朦胧,更因为车里的那一幕多了一些旖旎光景的味道,光线虽然不太好,但从他的这个角度上看——

适应了室外的光线,他的视线也变得更加清楚。

瞥见车里的人麻利地褪去外衣,肩头的位置露出一团模糊的白,双肩上有两根深色的细带,车内的方向盘正好挡住胸前的春光。

胡乱挽在脑后的长发有些松垮地垂在前面,双手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飞快地穿梭,一件件的衣物被她从旁边的位置拿起来!

似乎是嫌空间太小,她的一条长腿果断地抬高直直地放在方向盘前面的位置,身体弯成一个高难度的V字型,手拉着薄薄的丝袜麻利地往上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情赋流年心赋君”,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