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广袤的蓝色海面上,浮着一艘超豪华游轮。游轮短暂休息室内,温时雨抱着古褐色小提琴,正宁静调音。她的身旁,是乐队的其余成员们。这会儿,大家都在津津乐道,议论纷纷昨日辽阔的蓝色海面上,浮着一艘豪华游轮。。...

五年后。

辽阔的蓝色海面上,浮着一艘豪华游轮。

游轮休息室内,温时雨抱着古褐色小提琴,正在安静调音。

她的身旁,是乐队的其余成员们。

这会儿,大家都在津津乐道,议论今日这艘游轮的封家小少爷。

传闻这封家小少爷不过四岁多,身价却高达上百亿,封家老爷子为了给小孩庆生,一挥手就是大手笔,买下了这艘游轮,送给小家伙当生日礼物。

什么叫含着金汤匙出生,这就叫!

而温时雨所在的这支乐团,也是受邀来到这里,为小太子表演助兴的。

说到这,乐队成员们都咂咂嘴,羡慕不已,“你们说,咱们要是有这封家小太子十分之一的家世,那该多好,咱们也不至于在这里忙活了。”

“谁叫人家会投胎?咱们也就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听言,温时雨嘴角轻轻提起。

她没什么表示,但这番话,她深有同感。

有的人一出生,就站在别人望尘莫及的终点,就像这封家小少爷。

像她就不行了,她父亲是个忘恩负义的渣男,在生意最成功的时候,抛弃了陪他吃苦无数的母亲。

后来母亲失踪,就剩下她和弟弟相依为命。

弟弟腿不好,需要坐轮椅度日。

五年前的那场车祸,更让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阴阳相隔……

每每想起这事,她都觉得撕心裂肺!

命运似乎不眷顾她,把所有不好的东西,都往她身上堆。

正当温时雨兀自出神时,一名中年男子突然走进了休息室。

他是乐团的团长——岳东堂。

只听他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差不多该咱们上台表演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今天这场表演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所以,你们给我拿出全部精力。特别是需要单独演奏的,更要调整好心态,千万别给我出岔子了。”

听言,众人纷纷点头,齐刷刷应了一声,“我们会努力的,岳东堂放心。”

岳东堂感到稍许满意,转眼,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最终落在温时雨身上。

“温时雨。”

“在。”

温时雨应声,思绪一下抽回来。

岳东堂见她这反应,啧了一声,“你啊,今天封家小少爷可是点名道姓,要你亲自为他表演独奏,你可得好好准备,不能掉链子才是!”

说着,他又郑重补充一句,“你是咱们团内潜力最大,也是最年轻的小提琴手,咱们乐团这次要是能发展的更好,你绝对是最大功臣,所以,你一定要好好表现!”

温时雨明白,岳东堂一直都很看好自己,也不愿意辜负他的期望,便轻轻点头允诺,“好,我会加油。”

岳东堂对她很满意,转而去跟别的乐手说事。

也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女声,“温时雨???”

来人似乎非常惊讶!

温时雨闻声看去,顿时瞧见一张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脸。

是温书雅!

只见她一身精致的礼服打扮,脸上化着精美的妆容,下巴微扬,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只是双眸,正充满诧异地盯着自己。

温时雨没想到这么倒霉,会遇到这女人,黛眉下意识蹙起,心里生起久违的厌恶感!

她想起六年前,自己和弟弟被扫地出门的事,以及后面那一翻遭遇。

她就是被温书雅打晕后,才会莫名奇妙和人发生关系,生下那个孩子!

那孩子,是她一生的痛!

思及此,她对于温书雅不由更厌恨起来。

温书雅哪里知道这些?

她看到温时雨,就迫不及待想羞辱她,一如当年。

因此,说话也格外肆无忌惮,“呵,真没想到,居然真是你!消失了那么久,我还以为你和你那废物弟弟,已经死了呢!”

温时雨并不想在这时候闹事,可对面却是温书雅这个贱人,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忍下这口气,“你跟你妈那个贱人都还没死,我们自然要活得好好的,好看看你们这两个吃人血馒头的,会是个什么下场!”

温书雅听后,脸色微微一沉,“你倒是越发牙尖嘴利了!”

“好说。”

温时雨讥讽回应,不甘示弱。

这模样,落在温书雅眼中,简直碍眼极了。

当初她费尽心机和母亲联手,把这姐弟两驱逐出温家,原想着自己已经是最大的赢家。

可不知为何,此时在温时雨面前,她却觉得自己仿佛矮了她一截。

相貌也好,气质也好,她就像个发光体!

温书雅实在无法忍受。

明明这女人是个落魄户才对,却怎么有资格上船,站在这里;而她,为了能攀附豪门,还得费尽心思,假扮服务员,才能混上来!

温书雅不喜欢这种被比下去的感觉,当下怒从心起,狐假虎威道:“温时雨,今晚我可是游轮上的贵宾,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吗?信不信我一句话,你就能丢了工作?”

温时雨听了这话,倒是一脸淡定。

她是封家小少爷钦点的小提琴手,这女人,想来还没那个资格驱逐她。

“尽管去说!”她有恃无恐。

温书雅脸色刷地铁青,怒不可遏,“你……!”

温时雨不想再理会这人,马上要上台表演,她担心自己准备不够,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再练习一下。

走的时候,温书雅眼底掠过一抹狠毒,她看到了温时雨手中的那把小提琴……

此次为了攀附豪门,她做了很多功课,了解到宴会很多细节。

其中就有关于封夫人喜欢珍藏名琴的事情。

听说这把小提琴,音色独到,价格非常高昂,全世界仅此一把。

封家这次为了小少爷的宴会效果,暂时借用给这个乐团。

也不知道这把琴,要是摔烂了,会是个什么后果呢?

温书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趁着所有人没注意看时,故意伸腿,绊了温时雨一脚。

“啊!”

温时雨受到牵绊,狠狠往前一扑,整个人便趴在了地上。

小提琴,也随之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琴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断裂了两根。

现场气氛凝滞。

所有人吓得瞪大眼睛,一口气凝在了喉中,心跟着悬了起来。

温时雨更是面色剧变!

这琴的价格,少说价值两三百万,哪怕卖了她都赔不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