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时雨当即慌了,她迅速从地上爬起,拣起那把小提琴,想看一看还有也没修复好的余地。也没了!琴弦彻底崩断,就算要修复好,也也不是这一时之间半会儿的事。而这一切,都是所以温习功课雅没有了!。...

温时雨当场慌了,她快速从地上爬起,捡起那把小提琴,想看看还有没有修复的余地。

没有了!

琴弦彻底崩断,就算是要修复,也不是这一时半会儿的事。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温书雅!

温时雨怒目圆瞪,瞪向温书雅,斥道:“温书雅,你疯了吗!”

温书雅眨巴眼,装作无辜的样子,“温时雨,你好端端吼我做什么?刚刚明明是你自己走路不看路,不小心摔倒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温时雨气愤到极点,脸色无比难看,“你居然还狡辩?刚刚若不是你绊了我,我怎么可能会摔倒!”

如果没有温书雅那一下,这把琴,根本就不会被摔坏!

“谁绊你了,你可不要含血喷人!”

温书雅洋装被冤枉了,“明明是你自己摔倒,这是你自己一个人的责任,休想拉我下水!”

两人的争吵,吸引了周围其他人的围观。

就在这时,岳东堂惊怒冲了过来,直接对这温时雨,就是一顿训斥,“温时雨,这是怎么回事???你你你……你知道这琴有多珍贵吗?这把琴全世界可只有这一把,就算是倾家荡产你也赔不起!你真是疯了,才会把这琴给弄坏!”

岳东堂说话都有些哆嗦,又气又害怕。

温时雨面色惨白。

琴是在她手中摔坏的,她又没证据证明温书雅绊倒自己。

她只能向岳东堂求救,“团长,您帮帮我吧?”

“帮你,我怎么帮你?这可是几百万!你立刻去和封夫人道歉,求得她的原谅!看看该怎么赔就怎么赔,不过我可提前告诉你,这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乐团是不会帮你负责的!”

岳东堂当即变了一副脸,生怕这事儿惹上身,恨不得立刻就和温时雨脱开关系。

这几百万,乐团可赔不起!

岳东堂严肃道:“另外,你也不需要再上台了,我们乐团不需要这么莽撞的乐手,今天表演结束以后,你就离开乐团吧!”

温时雨心里一怔,脸色越发苍白。

离开乐团?

不,这份收入对她来说非常重要,要是被开除了,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温时雨连忙上前,放下面子,好声好色的请求,“团长,对不起,不小心弄坏了这把琴是我不对,我一定会好好改正,可不可以请您不要开除我?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岳东堂做出不耐烦的样子,懒得和她多说,“事已至此,没什么好说的,温时雨,你先跟我去找封夫人赔罪,看能不能求得原谅吧!”

说着,岳东堂就将温时雨往门口生拉硬拽。

身后,温书雅见到这一幕,不由幸灾乐祸起来。

这还真是……意外之喜!

没想到能让温时雨倒这么大的霉!

当下,她控制不住的扬起嘴角。

跟我斗?

温时雨,你还嫩了点!

就在这时,一道酷酷又奶声奶气的嗓音,在门外响起,“为什么是她去道歉,该道歉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听言,所有人眼睛往外看去。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一只软萌可爱的小包子,出现在了门口。

小男孩看起来,大约四五岁的样子,穿着白色衬衣,黑色背带裤和小皮鞋,让他看起来像个小绅士,贵族小公子。

“好可爱的小朋友!”

“哪里来的小可爱,太萌了吧。”

现场很多人都没见过这小孩,只觉得好可爱,都在打量着这孩子。

温时雨也看着这孩子,发自内心的觉得这孩子奶萌奶萌的,肉嘟嘟的小脸,模样格外精致,可爱极了。

尽管小家伙板着脸,表情非常冷酷,但那萌萌的固执的小表情,反而让人心都化了。

“你,才是应该道歉的那个。”

小男孩这时手指温书雅,眼神冷淡。

温书雅脸色一变,当即怒道:“哪儿来的小屁孩,胡说八道什么?琴摔坏了和我又没关系,我凭什么道歉?”

小家伙板着脸,有理有据的争论道:“因为是你绊倒了这位阿姨,才会摔坏琴的,我刚刚都看到了。”

听言,其余人纷纷看向温书雅,有些怀疑这女人话语的真实性了。

毕竟,小孩是不会撒谎的。

温书雅脸色当即一红一白,心虚的大声训斥,“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你家里人难道没有教过你,小孩子不能撒谎吗?简直没教养!”

“放肆!”

温书雅话音落下,小男孩身后出现两名保镖,冲着温书雅大声呵斥道:“哪里来的女人,竟然敢对我们小少爷这样说话!”

小少爷?

温书雅微微一愣,没反应过来。

旁边的岳东堂,倒是一拍脑袋,猛地想起,这不就是封氏集团的小少爷吗!

这小祖宗,怎么会来这里?

岳东堂连忙迎上去,脸上充满谄笑,“小少爷,您怎么会到这里来?”

温书雅听言,面色剧变!

什么?

这小屁孩,居然是封家的小少爷,今天的寿星?

小家伙依旧板着脸,奶声奶气,但气势很足,“我刚好经过这里,不过我刚刚看的很清楚,就是这个女人,绊倒了这位漂亮阿姨。”

温时雨见这小家伙与自己并不相识,居然帮自己说话,不由面露善意。

温书雅却慌了,她又怕又笑的连忙解释,“小少爷,人说话都要讲究个证据,您这没证据的事情,可不能随口乱说。”

小家伙冷笑,板着小脸道:“谁说我没证据?”

话落,他拍拍手,门外立即进来一个拿着摄影机的摄影师。

摄影师拿着摄像机,冷冷对着屋内人道:“我是专门负责记录小少爷今日生日宴全程的负责人,刚才那一幕,我都拍下来了,你绊倒那位小姐是事实。要不,我把录像放给大家都看看?”

温书雅听言,心狠狠一沉!

她愤恨又恼怒的绷紧了脸,竟无言以对!

岳东堂不认识温书雅,这会儿见小少爷出来为温时雨说话,自然是护着温时雨,“你这人怎么回事?跑我们乐团来闹事,还陷害我们的员工!刚才差点就被你糊弄过去了!你立刻赔钱!否则这事儿没完。下了船,我立刻报警抓你!”

温书雅也慌了,“我也是不小心……”

话未说完,就被小宝贝打断,“这把琴可是我奶奶的宝贝,价值六百万!你,赔钱!”

轰!

温书雅面如死灰,如遭雷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