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翅的飞鸟。“会忘了我们的誓言!我乔·米可克罗在此立誓”乔·米可克罗将手一面三角旗,上面画着两把刀相接成一个圆,中间的骷髅头戴着一顶三角帽,宁静,慈祥和蔼,合谐,但却暗藏玄机杀机!哨兵又将手另一面长条旗,上面画着一只海怪,像只龙。“我尼古拉尔·中午,船只靠了岸,旁边有一艘船,船只的哑光表面让船和岸上的丛林融为一体,那艘船是姬鹬号,出色的机动性。装备着数几十门大炮,上面的滑膛枪多不胜数。“可惜游侠号不知去哪。”哨兵说,“走吧,戴上刀和滑膛枪,我们要去探索这个荒岛,我的激流号撞断了主桅杆,和海军的撕裂中船体进两成船体被撕碎,现在修着呢。这可最恨的是…………班杰明!算了不说这个了,这有土著人,我们也许可以得到帮助。”。...

  第二天早,乔·米可利斯的酒醒了。看见哨兵在甲板上激动地冲上去,用那一口黄牙说道:朋友哦,你是怎样被抓道这艘奴隶船来,好在我看见了漂流瓶。那个,伊甸的碎片在哪里?”“伊甸的碎片被我藏到一个山洞里,但那里很遥远,我又没有船,没办法去那。”哨兵回答着说。“我可有,就像第一次一样,我会在给你一条船的。但船在离这很远的一个荒岛上。”乔米可利斯说。“别忘了我们彼此的旗帜。”哨兵摊开一面三角旗,上面画着一只展翅的飞鸟。“不会忘记我们的誓言!我乔·米可利斯在此发誓”乔·米可利斯摊开一面三角旗,上面画着两把刀相交成一个圆,中间的骷髅头戴着一顶三角帽,安静,慈祥,和谐,但却暗藏杀机!哨兵又摊开另一面长条旗,上面画着一只海怪,像只龙。“我尼古拉尔·哨兵在此发誓。”两人又齐声说到“找到伊甸的碎片,揭开鹦鹉号的秘密,打败最强大的英国皇家海军的舰队。”阿朗佐·火鸦,人称“夜煞”,在暗黑中的王者,游侠号船长,见到就杀。乔·米可利斯,人称“白色飞鸟”,激流号船长,见到就跑。尼古拉尔·哨兵,人称“死神之翼”,姬鹬号船长,见到就绝望吧,你的生死在他手上。

  中午,船只靠了岸,旁边有一艘船,船只的哑光表面让船和岸上的丛林融为一体,那艘船是姬鹬号,出色的机动性。装备着数几十门大炮,上面的滑膛枪多不胜数。“可惜游侠号不知去哪。”哨兵说,“走吧,戴上刀和滑膛枪,我们要去探索这个荒岛,我的激流号撞断了主桅杆,和海军的撕裂中船体进两成船体被撕碎,现在修着呢。这可最恨的是…………班杰明!算了不说这个了,这有土著人,我们也许可以得到帮助。”

  “走,朋友,去会会他们。”哨兵把剑收鞘,转身便踏着海水上岸。哨兵的动作很轻快,一个后空翻,双手便倒抓下船的绳索滑了下去。“死神之翼”又要重新展翅飞翔。

  入夜,一队人马装备精良的深入丛林,这个岛真的很大,哨兵都差点迷失了方向。丛林中总是暗藏杀机,树梢上嗖嗖的响着,一条碗口粗细的蟒蛇便往哨兵张开血盆大口。哨兵知道,但不为所动,向右迈一步,右侧着头,左肩甲就暴露在血口之下。但在还没有咬到时,哨兵已经动了,这仿佛已经在脑海里进行了几遍才做的:右手直抓蛇七寸,左手抓住蛇身,左右手相交打结,右手继续抓住,左手掏出小刀从蛇口处滑落,一顿蟒蛇大餐就做好了。“继续深入,噢,那条大蛇,呵呵,拿回去炖了。”乔·米可利斯见哨兵在前面开路就后面谨慎到。“肯定还有人上来了,那里的小径周围都有叶的碎片,刀很锋利,,叶的划口很平整。树枝的枝条被砍得很干净,没有拖泥带水。还有大炮的轮毂,皇家海军的标准口径.......是海军,海军上来了!”哨兵对乔·米可利斯说。

  “砰”一轮大炮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走。”哨兵一队人马抽出刀剑硬是冲了上去。

  在土著人村落

  “哈哈,海军们,放马过来吧!我从来没有怕过。”阿朗佐·火鸦拿着刀边砍边说,他周围的海军尸体让他渐渐高起来—被尸体堆高的。“开炮,乔纳森!没看见海盗是怎样反击的吗!”班杰明一边顶住冲上来的海盗,尽力不给炮队添加麻烦。“噢,海军抵挡不住了!大炮压近!放烟火,不用给我面子。”阿朗佐·火鸦冲上前去,解决了几个恐惧的海军。这时,海军炮队已经填装好了,就差那一击,把阿朗佐·火鸦轰回老家了!

  “看,海军炮队,大开杀戒啦。”一个水手冲上去,火枪队在开火,乔·米可利斯跟上去,利索地削下几颗人头

  哨兵没有动,他的双眼中含着怒火,他看着一个人,一个不会被他忘记的,班杰明!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航海日记鹦鹉号的秘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