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我以为你假冒我爹地,我就不打你哦。”偌大的跆拳道馆内,被一群黑衣保镖企图占据,性训练的小朋友们被吓得争相奔逃,惟独一个小团子一点也不惧怕孤零零地对着围追在面前的十几偌大的跆拳道馆内,被一群黑衣保镖强行霸占,训练的小朋友们被吓得纷纷逃窜,唯独一个小团子毫不畏惧孤零零地对着围堵在面前的十几个黑衣保镖,奶凶奶凶地瞪着为首的男人。。...

“别以为你冒充我爹地,我就不打你哦。”

偌大的跆拳道馆内,被一群黑衣保镖强行霸占,训练的小朋友们被吓得纷纷逃窜,唯独一个小团子毫不畏惧孤零零地对着围堵在面前的十几个黑衣保镖,奶凶奶凶地瞪着为首的男人。

黑亮的大眼睛里又惊讶又警惕。

为首的男人众星拱月地站在保镖中间,欣长身姿散发着矜贵,俊冷无铸的面容居高临下地睨着攥拳的小团子。

只见小团子一头干练短发,穿着一身白色跆拳道服,腰间系着黑红带,圆滚滚的身型就像是行走的大白兔奶糖。

可能是练跆拳道的原因,小家伙俊冷的眉眼间多有几分犀利,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矜贵,而那张小肉脸上的俊美五官,与他有八分像。

一大一小互相看着对方,秉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理,气氛中夹杂着一丝尴尬。

助理连忙拿出一张检验单,上前汇报道:“舒图南,四岁,单亲,在天乐幼儿园就读大班,家住香格里拉小区,三栋208号房。”

音落,舒图图瞪圆眼睛,眼神更加警惕。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基本信息?还知道自己家住哪?该不是妈咪在外面惹到什么坏人了吧!

思忖间,助理的声音再度响起:“经过DNA鉴定,你与我们总裁DNA有百分之99.8的亲属关系。”

听言,舒图图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个人真的是我爹地?但是妈咪不是说爹地坐牢了吗?还是很严重的罪行,这辈子都不可能出来,难道……你们越狱了?!”

稚嫩的奶音响彻跆拳道馆。

助理呼吸一哽,这……这小团子说什么呢!

不等回应,小团子走到为首男人面前,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妈咪说你坐牢了,你是为了我专门越狱了吗?虽然我很感动,但是苦海无涯,你要是再不回去,我还是要告诉警察叔叔的。”

说不清道不明的言辞掺着软糯的语气,饶是让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敢对陆少这么说话!

要知道小团子面前的这位爷,可是靳市整个商界的操控者啊,连市长都惹不起,传闻手段通天,杀戮果断,只要不满谁,三小时之内就会在靳市除名。

怎样的女人才会生出这样的孩子……

陆煦景也是脸色一黑,那个女人,竟然敢说他坐牢了?!

“你只管跟我回去。”陆煦景语气冰冷,鹰眸席卷风云:“剩下的,是我跟她的事。”

突然肃杀的气氛,让舒图图心里咯噔一下。

这坏蛋爹地该不是要去欺负妈咪吧!

“不行!”舒图图连忙挡在门口的位置张开短手臂,“妈咪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要找妈咪就必须过我这关!”

“让我们像男子汉一样,一决胜负叭!”

“古代爷爷说了!英雄才能配美女诶……干嘛啊,放下我!你不能耍赖皮!”

话还没说完,小团子就被男人像拎小鸡仔一样,提着腰带拎了起来,如同一颗软化的大白兔奶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坏蛋爹地不道义!妈咪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小肉拳气得在半空中挥舞。

陆煦景看着团子气鼓鼓的小肉脸,似曾相识的画面,让他眉头稍挑。

臭小子发起火来的炸毛模样,倒是和那女人一模一样。

不过,他倒要看看是谁不会放过谁。

就在他打算强行带走小团子时,办公门突然被推开。

“舒图南!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舒芷烟气喘吁吁地扶着门框,正要走进给教练道歉。

然而抬眸时,迎面那张邪佞带有侵略性的面孔电流般冲击眸底。

这一瞬,舒芷烟呼吸一哽。

陆煦景?!

她三年来的梦魇真凶竟活生生出现在她面前!

死男人竟然还提溜着自己的宝贝!

正要挥拳而上,对方猛地握住她手腕,往怀里狠狠一拽。

“三年前你闯的祸,我们是不是该连本带息的好好算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爹地走开:妈咪我来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