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芷烟费力扭过身,看见了宝贝模糊不清的小肉脸,嘴唇嚅动说不出话。望着脸色发白的妈咪,舒图图心急坏了,拽着陆煦景的衣服就往下拉:“快点儿下去!你没看见了妈咪不很舒服吗!”察觉到看着脸色发白的妈咪,舒图图着急坏了,拽着陆煦景的衣服就往下拉:“快点下来!你没看见妈咪不舒服吗!”。...

舒芷烟费力扭过头,看到宝贝模糊的小肉脸,嘴唇翕动说不出话。

看着脸色发白的妈咪,舒图图着急坏了,拽着陆煦景的衣服就往下拉:“快点下来!你没看见妈咪不舒服吗!”

察觉到身下人的异样,陆煦景眉心一紧,连忙从她身上下来。

只见少女长睫微颤,脸色惨白,除了微微喘气的唇边洇开的血渍格外刺眼。

整个人就像是失了血色的玫瑰。

“奏凯,妈咪需要我的人工呼吸了。”舒图图蹬着小短腿刚凑上妈咪的唇,就被男人拎着领子揪到一边。

“你妈咪只是低血糖。”陆煦景冷言。

想亲他的女人?就算是亲儿子也不行!

“妈咪说了!我的亲亲是甜的!”舒图图气的跳脚。

陆煦景一手挡着小团子,一手剥开大白兔奶糖咬在嘴里:“要亲,也该是你老子亲。”

音落,俯身朝少女粉唇喂去。

唇瓣相触,一丝奶香的甜腻滑进喉间。

舒芷烟迷离的神志慢慢缓过神,越发清晰的视线让她难以接受……

这该死的男人!竟然趁着她低血糖吻她!

然而就是这么缠绵的一幕,让追过来的助理看完了全程。

他艰难地咽下口水。

这……还是他们有高度洁癖不近女色的陆大冷少吗?!不光会说情话撩妹,还用压制性的举动让对方无法反抗……

啧啧啧,有些人果然是表面冰冷,内里简直就是一团盛火。

好想记录这史诗级的一幕,可绝大的求生欲让他默默转身关门离开……

舒芷烟用尽力气嗓开男人的脸,瞪着他邪佞眼中的得逞,她恨不得一顿爆锤,可刚恢复又加上刚才用力,四肢还是软踏踏的。

“咿呀!放开我妈咪,让我来!”

突然插进来的奶音,让舒芷烟神情一怔。

原来刚才没看错……图图真的在这里!!!这死男人还当着孩子面吻她?!

她红着脸,嗔怒:“陆煦景,你不要脸……”

嘶哑的声音还是有些虚弱。

陆煦景不满足地又啄了一下,黑眸浮现玩味笑意:“看来一颗不够,再来一颗?”

舒芷烟顿时凌乱!

死男人是把不要脸技能开发到极致了吗?!

舒芷烟再次奋力推开靠近的男人,撑着沙发扶手坐了起来,身子刚坐直,一团带着奶香的小家伙扑进怀里。

“妈咪,你还好吧……”小团子仰着圆脑袋,肉嘟嘟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擦拭她嘴角血渍:“都怪坏蛋爹地太重,把你压出内伤了。”

舒芷烟:“……”

牵强地勾了勾唇,看向男人时,她眸色一冷,“谢谢陆少的糖,希望这辈子我们不会再见面。”

说完,她抱起宝贝往门口走。

可还没走几步,怀中小团子忽的被揪走,还没反应过来,她自己倒是被男人横抱在怀里:“要谢就以身相许,这辈子你都逃不出我身边。”

瞬间,舒芷烟脸蛋烧红!

“陆煦景,耍流氓不要太过分了!”她咬牙切齿地低骂。

在孩子面前又亲又抱的,他想闹哪样!

耍流氓现场教学吗?!

小团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眨眼功夫,他就从妈咪香香的怀抱回到了地上……

“你个坏爹地!快把我妈咪放下来。”

陆煦景睨着发怒的小团子,神情严肃:“你妈咪还是伤病员,你不是男子汉么?自己走。”

嗯?Exm?

她不过是低血糖而已,怎么说的好像她二级残废了?!

小团子虽然不开心,但争不过坏蛋爹地,只好眼巴巴地跟在后面,等到回家了,他就要把这个坏蛋锁到门外!

然而,他们并不是回自己家,而是陆氏别墅。

“不,我拒绝,我有车,我可以自己开回家。”舒芷烟一直试图挣脱男人怀抱,可换来的却是他越来越紧的束缚。

陆煦景看着怀中不安分的小野猫,眸下一片温情:“好,那坐你的车。”

不等少女回应,他已经从她口袋掏出车钥匙扔给助理。

舒芷烟顿时语塞。

这男人……不!要!太!过!分!

然而舒芷烟的暗骂并没有改善男人的任何举动。

反而上车的时候,她依旧稳稳地躺在男人怀中,想原地爆炸……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么?”察觉少女异样,陆煦景兴味地问:“是刚才糖不够甜?那换种喂法?”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爹地走开:妈咪我来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