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声音像是个无助的女子。  王腾有些摸不清状况,抢劫财物?  这时候,火光升腾的地方传闻阵阵非人的叫喊,“嘿嘿嘿,呦吼!呦吼!”  野兽般的语言渐渐地汇作股股声浪,放佛要把整个人间变为地狱!  离处,火花迸溅,一栋栋房屋坍塌,惨嚎四起,一条“啊,救命……”。...

  王腾做了个梦,他梦到自己回到了三百多年前的明朝,那时鞑虏入侵,最后一个汉人王朝摇摇欲坠,就当他叹了口气,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忽然觉得四周的空气有些灼热,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记得有开空调呀!

  火光!冲天而起的火光伴随着滚滚的浓烟让王腾恍然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难道梦还没醒?

  不,这不是梦,陡然间,王腾听到一阵阵凄惨无比却又绝望至极的叫声,这音调他发誓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啊,救命……”

  听声音像是个绝望的女子。

  王腾有些摸不清状况,抢劫?

  这时候,火光腾起的地方传出阵阵非人的叫喊,“嘿嘿嘿,呦吼!呦吼!”

  野兽般的语言渐渐汇成股股声浪,仿佛要把整个人间变成地狱!

  不远处,火花飞溅,一栋栋房屋倒塌,惨叫四起,一条条人命烟消云散。

  这是在哪里?这可不像是在演戏。

  怎么办?

  王腾紧张无比,他环顾左右,四处找寻武器。

  这陌生的环境,保命是最要紧的。

  忽而,王腾的视线中渐渐走进一名身跨弯弓,手持巨斧的黑瘦汉子。

  此人脑后有辫,身着皮甲,甫一看到王腾便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鞑子?顾不得多想,王腾下意识地扑倒在地,险而又险地避过了对方势在必得的一箭。

  “卑贱的尼堪!”嘴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声,身着皮甲的这名女真步甲将斧刃翻转,目露凶光的向王腾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这是要杀人呀!

  对方力气极大、箭术又是极好,刚才能够躲过一箭已经是难得的好运气了,王腾不认为自己在逃跑当中能够避过对方的第二箭。加上外面杀声四起,肯定会有不少鞑子,那么要想活下去,就必须杀了面前这个来势汹汹的家伙!

  生死之间,王腾的头脑显得格外清醒,他并没有趁势起身,反而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装出一副昏迷过去的模样!

  二十步、十步、五步,近了,更近了,“啪啪啪”的脚步声似乎就在耳边响起,王腾突然一个翻滚,将手中的两把泥土恶狠狠地向对方抛去。

  “噗噗”,泥土入眼,着实难受。

  女真步甲从来没见过这种无赖打法,原本以为这名汉人已经被吓傻了,可现在来看,对方竟然还有胆子反抗!

  滔天的怒火熊熊燃烧着,女真步甲一时不防,双眼间渗入了大量的泥土,越是用力眨,眼睛就越看不清楚,“眼睛,我的眼睛!”

  恼怒之下,女真步甲顾不得喝骂,只是凭着感觉挥舞着巨斧。

  斧刃带起的风声呼呼作响,有好几次,躲闪不及的王腾差点被那柄血色犹存的巨斧伤到。

  鞑子好生厉害!前世的王腾只不过是个小白领,虽然杀过鸡,宰过鱼,但却从没被人这样追杀过,娘的,这是要命呀!

  一进一退,一躲一闪间,王腾摸到了一杆靠墙放置的扁担,被压着砍了这么久,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不过,鞑子将巨斧舞的密不透风,滴水不漏,倘若一招不慎,不但伤不了对方,倒是很有可能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怎么办呢?攻他下盘!王腾灵机一动,武侠小说里不是说要上攻三路,下扫底盘的嘛!

  这骚鞑子武艺惊人,但他毕竟吃了王腾的一击阴招,视力受阻,只要王腾一扁担将他抽到在地,那就立刻扭转了不利的形势!

  速战速决!说干就干,在斧尖临身的千钧一发之际,王腾出招了。

  悄无声息的下蹲,自左向右的横扫,“噗”梨木做的扁担重重地击打在鞑子没有任何护具的小腿上,扁担结实沉重,寻常人挨上一记狠的绝对要躺在床上歇几天。

  “啊”,伴随着鞑子的惨叫声,扁担断成了两截。

  这时候,王腾估摸着对方的眼睛也差不多恢复了视力,当下顾不得多想,恶狠狠地抄起半截扁担就向那油光可鉴的脑门抽去!

  噗,第一下,扁担砸空,被鞑子灵敏的闪了过去;啪,第二下,鞑子没有闪开,让扁担直接抽到了小腹上,鞑子被激起了凶性,嗷地一声就把斧头抛了出去,如果不是小腿伤的太重,影响了他的身体重心,王腾很有可能被对方一斧削断了脑袋。

  鬼门关里可没有回头客呀!王腾的额头渗出滴滴冷汗,刚才真的太险了,哪有一碰面就下狠手的?

  妈勒个逼的,这狗娘养的骚鞑子不让自己活,我也不能让他好过,王腾面色涨红,也不再一味的闪避巨斧,只是不管不顾的往鞑子的脑门砸去!

  啪啪!四尺多长的扁担抽在鞑子脸上,抽的他血花四溅,王腾一击得手,手中更显狠辣,“杀,杀,杀!”

  鞑子受创之后,大脑似乎也变得迟钝起来。

  熊熊的火光下,王腾倒转扁担咬牙刺向了鞑子的喉咙!

  “噗哧”血花四溅,断了一截的扁担深深地刺到了鞑子的脖颈深处。

  “呃呃”,犹如断了脖子的公鸡,鞑子狠命地噗通着,一时间从他怀里掉出了大大小小的银块,形形色色的首饰……

  王腾的眼神好的很,他看到许多银块首饰上都还有尚未擦净的血迹!这些都是从汉民家中抢夺的财物呀!

  第一次杀人带来的些许不适,很快就被这种义愤填膺的正义感所冲垮,这帮鞑子不能称之为人,只能算做是畜生!

  既然是为民除害,杀的又是畜生,王腾心里不再有一丝芥蒂!

  将财物聚拢在一起埋到了石磨附近,王腾一屁股坐倒在地,可是,刚坐了不到几个呼吸,又好像坐到弹簧一样一蹦而起。

  毁尸灭迹,必须毁尸灭迹,不然要是等到别的鞑子过来,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王腾提起鞑子的双腿将尸体丢到了井中,又用大把大把的泥土掩盖了地上的血迹!

  只是少一个同伴,希望鞑子们不会察觉吧!

  王腾是真的累了,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他有一肚子的疑问,不过,当务之急却是找一个藏身之处。

  去哪里呢?

  小心翼翼地翻过几道火墙之后,王腾试图离开这个村落,然而四下里都是到处游荡的鞑子,他们在杀人,他们在劫掳。

  王腾目眦欲裂,却又无可奈何,他不是内裤外穿的超人,这种情况下,能够保全住自己就已经是极了不起的事情了,至于百姓的仇,只能留到以后再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奋斗在明朝末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