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努力进行时

免费提供更多文娱缔造者者第四章 努力通过时的全文深度阅读,大逆转就——韩轼道:“你上次说去什么地方捉鱼?”不能够一下变化太大,否者太假了,而且一次...“呃……”王蕾今年二十三岁,刚毕业就到芒果台实习了,成为节目的跟拍助理,所以社会经历还真不多,本来她脑子里面已经想了无数种引诱起床的花招,但现在全部没用了,所以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文娱缔造者

推荐指数:10分

《文娱缔造者》在线阅读

  逆转开始——

  韩轼道:“你刚才说去什么地方捉鱼?”

  不能一下改变太大,否则太假了,并且一次性迅猛落地也拉回不了人气,韩轼故意让自己询问的语气显得恶劣,和之前无二致。

  “呃……”王蕾今年二十三岁,刚毕业就到芒果台实习了,成为节目的跟拍助理,所以社会经历还真不多,本来她脑子里面已经想了无数种引诱起床的花招,但现在全部没用了,所以她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我问你,去什么地方捉鱼,你是没耳朵还是耳朵上长了霉?”韩轼怒气重复。

  “啊……哦,今天镇上的福利社发东西,二妹要下山,在回来的途中会经过一条小溪,就可以捞鱼。”王蕾已经习惯了恶劣语气,好声好气道。

  “我知道了。”一边走一遍韩轼一遍骂骂咧咧:“连床垫都没有,睡着太硌了。”

  王蕾不敢接话,沉默着。

  “喂。”韩轼走在前面,头也不会的突然叫了王蕾一声。

  “什么…什么事。”王蕾一怔,应声得有些迟疑,祈祷着韩轼别是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然而韩轼问道:“一会下山你也要去?”

  王蕾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作为跟拍助理,这种事情当然要去。

  韩轼继续道;“你换双鞋,山路拖鞋不好走。”

  “哈?”王蕾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韩轼不再理会王蕾,往外走。

  王蕾看了看自己涂着红指甲的脚趾头,已经踩着的凉拖鞋,然后呆呆看着身边举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问道:“他刚刚是在关心我?”

  工作人员也是懵逼状,不确定的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情况?太阳打西边起来了?

  韩轼在跨出门槛的时候又被绊了下,农村似乎有这种传说门槛高能够让脏东西进不来。

  按照原主人应有的反应,韩轼脸色瞬间阴沉。

  “蓬蓬!”

  韩轼用脚踹着门槛,用这种很幼稚的行为发泄着自身的不满,直到踹得粗气连连,才停下。

  屋外是一个宽阔地坝,和城市里寸土寸金不能比,目测能够进行一场羽毛球比赛了,韩轼坐在小木凳,抬头仰望着蔚蓝的天空,在城市里是看不到如此蔚蓝的。

  “哥哥…”

  发呆了十几分钟,一道弱弱怯怯的女生传入耳畔,韩轼扭头看了看,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手中端着一碗面。

  小女孩穿着莲花领的老款式T恤,花纹是蓝色小碎花,黑色袜裤,再加上洗得白白净净的羽毛球鞋,大大的眼睛清秀可爱,能够看出是十岁左右的年纪。

  “食面了”

  说着小女孩递了递手中的面,脸蛋上的神情竟然大多数是害怕。

  小女孩就是刚才王蕾口中的二妹:潘燕,与原主人交换的潘山就是她哥哥。

  这户人家,能够算是村里最困难的了,一家三个子女,十五岁的潘山,十一岁的潘燕,九岁的小妹潘霞,他们父母在三年前上山采药双双被泥石流掩埋,就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家中就剩下三个孩子和六十七岁的奶奶了。

  “哥哥,这次面里我放了辣椒和盐,好吃。”潘燕小心翼翼道。

  昨天潘燕也是在原主人起来后做了一碗面,清汤寡面,没有一点味道的东西,叼嘴的原主人怎么肯吃,哗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还大骂了潘燕一顿。

  其实在潘燕这种家庭,收入基本只靠种点玉米,早餐一碗面真的是很奢侈的事情了,从潘燕怯怯的神情中分明能看到嘴馋和吞咽的喉咙。

  “不吃。”韩轼冷道。

  “那我把面给哥哥放着,然后哥哥你想吃的时候再……”

  “我都说了不吃,啰嗦。”韩轼道:“一坨红色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拿走。”

  潘燕被吼得有的懵,端着碗面,木头一样站着。

  “我叫你端走,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韩轼厉声吼道。

  潘燕被吓得一个激灵端着面就离开了,韩轼继续发呆的望着天空,其实他不算是在发呆,他脑中在制定计划,以及思索,成为作家的第一步应当写什么。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就是文字,将文字加工成一句句话,编织成一个个故事真的太美好了。”

  “虽然蓝星文化也璀璨夺目,但缺少了太多星光,这个遗憾就由我来补全,达到目标的同时传播文化。”

  想到这里,韩轼嘴角露出了不易差距的笑容,因为他知道所谓的传播、补全等等话语,只不过是一个借口。

  达到目标才是最关键,人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找借口了。

  潘燕来到姑且算“西厢房”的房间,是潘燕和潘小妹睡的地方。

  看到这一幕,跟在后面的王蕾点了点头,还是一样的恶劣,这才正常。

  “小妹吃面,来吃面。”

  “姐姐你吃。”

  潘燕和潘小妹把一碗面分着吃食,你一口我一口。

  目光转到王蕾身上,此时好像是节目组出了什么问题,正在火热的讨论中。

  “小木的伤口发炎了,肯定是不可以再执镜了。”栏目制片人脸上也写满焦虑。

  “小木已经快速的送到山下,发炎不严重,镇上的卫生所应该就没问题。”节目导演道。

  “小木是没事了,但现在差了一个跟拍摄影师,新的摄影师至少要今晚才能赶来怎么办,拿个章程出来。”制片人道,“这都属于拍摄事故了。

  这种太过偏僻的地方拍摄也有一个坏处,如果人员上出了什么差池,即使补位也要等几天。

  节目导演脸上的焦虑掩盖,沉默了半响,对王蕾道:“王蕾我没记错的话,你当小木助理也有一年时间了吧。”

  “嗯,一年多了。”王蕾这种小实习生其实根本就没有发言权的,不知道为什么导演会突然叫他的名字。

  “之前你也帮忙拍摄过,再加上你是摄影系的学生,基础工肯定扎实。”

  面对导演的赞扬,王蕾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一个念头生出来问道:“导演你不会是想要我接替小木老师的工作吧。”

  她只摇头,道:“不行不行。”

  “小蕾,不要推托了,一天时间,以你的能力是没问题的。”导演道。

  王蕾想起韩轼昨天过激的行为,再想起小木手臂上的刀伤,这事必须不能应承,必须拒绝:“导演不是,这不是能力问题,我……”

  “小蕾担心小木的事情,没事我给他说。”制片人也开口了。

  开玩笑,王蕾哪是担心小木,她只是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文娱缔造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