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2章 比试

两辆大型越野车的轰鸣,被打破了这片沙海一贯的静寂。很显然,这两辆经过改装升级的车不具备了一切可能会在车上会出现的在现代化装备,比如雷达,GPS等,强悍的马力,使其基本上也可以在任何如此现代化的机械出现在这种原始而神秘的领域,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协调,但相比起车内的乘客,就有些逊色了。领头的一辆车内,驾驶和副驾上坐着两个从穿着上一看就知道是赛车手的人,一个全神贯注于驾驶,而另一个则一边注视着全球定位系统,一边导航。如果仔细观察他们的长相,就会发现这两位也是赛车界的有名人物,经常会在电视或报纸上见到他们喷洒香槟的片断。拉力赛?不,再看看后面的乘客吧:第二排的两个人形态,气质各异,左手边坐着一位大约40多岁的欧洲男人,卷曲的金发,高高的鼻梁和深陷的眼窝散发着睿智和一种男性的成熟美。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用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看着手中的一本厚书,左手则不时的把一柄根本没有烟的木制烟斗送到嘴边。旁边坐着一个双手抱胸闭目养神的年轻人,在这种沙尘满天的大漠中居然还能保持着一张白晰的脸和一身多多少少比其它几位干净些的迷彩装,长已及肩的黑发扎着马尾,感觉有些艺术气息,长相却是非常英俊,无论以东方或是西方的审美观来看,都称的上是一个美男子了。再加上略略向上翘起的嘴角,属于那种一见之下就给人留下好感的人。膝上横放着一柄样式古朴的带鞘长剑。。...

古剑异录

推荐指数:10分

《古剑异录》在线阅读

两辆大型越野车的轰鸣,打破了这片沙海一贯的寂静。显然,这两辆经过改装的车具备了一切可能在车上出现的现代化装备,例如雷达,GPS等,强大的马力,使其几乎可以在任何恶劣的路面上奔驰,相信除了少数专业车队,民间能有这样配备的车辆,少之又少。

如此现代化的机械出现在这种原始而神秘的领域,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协调,但相比起车内的乘客,就有些逊色了。领头的一辆车内,驾驶和副驾上坐着两个从穿着上一看就知道是赛车手的人,一个全神贯注于驾驶,而另一个则一边注视着全球定位系统,一边导航。如果仔细观察他们的长相,就会发现这两位也是赛车界的有名人物,经常会在电视或报纸上见到他们喷洒香槟的片断。拉力赛?不,再看看后面的乘客吧:第二排的两个人形态,气质各异,左手边坐着一位大约40多岁的欧洲男人,卷曲的金发,高高的鼻梁和深陷的眼窝散发着睿智和一种男性的成熟美。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用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看着手中的一本厚书,左手则不时的把一柄根本没有烟的木制烟斗送到嘴边。旁边坐着一个双手抱胸闭目养神的年轻人,在这种沙尘满天的大漠中居然还能保持着一张白晰的脸和一身多多少少比其它几位干净些的迷彩装,长已及肩的黑发扎着马尾,感觉有些艺术气息,长相却是非常英俊,无论以东方或是西方的审美观来看,都称的上是一个美男子了。再加上略略向上翘起的嘴角,属于那种一见之下就给人留下好感的人。膝上横放着一柄样式古朴的带鞘长剑。

最后一排的两个人,身上挂着子弹袋,从外表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军人。左边的身材魁梧,坐在椅子上头几乎顶到车顶,一身迷彩军装由于端正的坐姿显得格外合身。方脸浓眉,典型的欧洲壮汉,微眯的双眼一直注视前方,只是鹰勾鼻多少有点破坏形象。右边这位可算是这辆车中最不老实的一个了,皮肤黑的发亮,衬托的牙齿和眼白都白的刺眼,脱掉军装换上兽皮再拿根标枪就是个非洲土人,偏偏在大脑门上画着红色的USA字样。身高看样子和身旁的壮汉相似,只是身材略显瘦一点。此时正斜靠在车椅上摆弄着一个小电视,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情景,嘿嘿嘿的笑个不停。后边一辆车里的六个人却是统一的军人装扮,除了前排的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开车,后边的有的在打盹,有的伸懒腰,还有两个头挨着头在看一本PLAYBOY。

“中国人就会吹牛!”那个USA黑人一边看着小电视一边大声的嚷嚷着。

第一辆车中的几乎所有乘客似乎都被这一声大叫吓了一跳,中年绅士将烟斗拿离嘴边,回头看了看他。壮汉则是侧过脸瞟了身旁的同伴一眼。就连两位驾驶员也一脸错愕扭头盯着他。唯一一个反应最小的就是第二排坐着的那位英俊的亚裔年轻人,只是睁开双眼,甚至连头都没回,微微耸耸肩,仿佛自嘲似的一个浅笑,就重又闭上双眼,似乎是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

“杰克,你搞什么鬼?”壮汉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声调中带着些责备的语气。是啊,这一路来,黑人杰克对书生一般的年轻人总是充满了挑衅,这点大家都看的出来。

“嗨!凯文,看这个!”叫杰克的黑人把手中的小型电视机摆在壮汉面前。“飞啊!你看清楚了吗?这两个人飞在空中格斗,哈哈哈!”

“这是电影而已。”凯文仍然是面无表情,似乎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坐在前排的年轻人。

“喂喂!韩,看看你们国家的吹牛电影!”杰克根本不在意车中人的目光,把电视机直接摆在前排被称作韩的年轻人的面前,同时非常用力的拍着对方的肩膀。

“啧。”年轻人有点不胜其扰,只好睁眼看着摆在面前的电视。屏幕上播放的是中国一位知名导演的武侠大片,在欧美有很高的票房。

“很不错啊,很好看,我看过好多遍了。”年轻人回答。

“什么?!”杰克恶狠狠的叫嚷着,声音听起来像一只被捏着脖子乱叫的鸡。“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中国人在吹牛吗?哦,我忘了你也是那个吹牛王国的一分子,嘿嘿嘿!”

在听到自己祖国被他人侮辱的时候,凡是正常人都会有愤怒的情绪。年轻人的涵养再好,也有些忍耐不住了。“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啊。”

“是吗?听说你从小就学习你们的‘中国功夫’,不知道你会不会飞啊?如果中国人都会飞,要汽车来干什么?放牛吗?”杰克懒散的靠在椅背上,一脸嘲笑的表情。

“那就不清楚了,”年轻人回过头,盯着杰克:“不过我的功夫自信比你这样无知的人还要强些。”

“你这样算是对我的挑战吗?”杰克仍然是一副嘲笑夹杂着蔑视的神情。

年轻人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似乎有些无奈的耸耸肩:“算是吧。”

“好极了!”杰克忽然坐直了身子,一扫刚刚看起来散漫的样子,看来这个结果他已经等待很久了。“假如你打败我,我就承认中国功夫的神奇,收回我刚刚所说的话,如果你败了,很简单,就承认自己是个懦夫,怎么样?”

“杰克!够了!”黑人身边名叫凯文的壮汉忽然发出一声低喝。

杰克双手交叉互握,弄的骨节卡卡直响,感觉兴奋的难以名状:“我们队里的规矩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凯文。对于别人的挑战是不能不应战的,对吧?更何况我绝不会弄伤他的,我只是踢踢他的中国屁股,让他回到现实中来而已。喂!驾驶员,停车!”

“杰克,”凯文本来面无表情的脸开始变的严峻。“你应该清楚我们和奥莫尔斯先生以及韩……”

“行了行了!我担保,我不会弄伤他的。这只是一场小小的比试,你放心好了!”

凯文还想说什么,这时时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的中年绅士摆手制止了他,接着用略带些生硬的汉语对着年轻人道:“文悦,你真的要向他挑战吗?”

年轻人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是的,本叔叔,这在中国叫做切磋。”回答同样是用汉语。然后回头对着杰克道:“可以,你的提议我接受。”

“是吗?中国功夫吗?”中年绅士的目光望向前方,左手摆弄着木制的烟斗。然后回头:“凯文队长,那就这样吧,我们也一起观赏一下神秘的中国功夫好了。”

凯文没有说话,但紧皱的眉头显示他的担忧。尽管如此,他还是将手伸出车窗外做了一个手势。

两辆车几乎在同一时间停了下来。

后面一辆车的六个军人几乎个个哈欠连天的走下车来,这让凯文的眉头凑的更紧了。“听着,现在杰克少尉要和韩先生比赛格斗技,大家可以坐在地上观看。”

这句话就象兴奋剂一样,瞬间让这些疲惫的士兵打起了精神。

“天!头你说真的吗?”“太好了!伙计们有没有兴趣赌一把啊?”“闭嘴!你这头墨西哥蠢驴,谁会买那个小白脸赢啊?”“喂杰克!你要当心些,当心别把他的脖子扭断了!”

“都闭嘴!”看样子凯文非常不满意他的士兵们的表现。“坐下安静的看着!”

“既然大家这么有兴趣,那我们就来赌一把好了!”中年绅士面带微笑,手里依然摆弄着他的烟斗。“凯文队长,让大家放松一下吧,已经到了午餐的时间了。”

才刚安静下来的士兵们又一次兴奋起来。结果,除了一个做庄的和一个不愿意参与的,四个人都买杰克赢,只有中年绅士一个人买年轻人赢。

这时的杰克更充分的显示着他的表演天赋,一会对着仅有的几个观众鞠躬,一会又像总统一样向大家挥着手。就连年轻人和两位驾驶员也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出喜剧。这之中,似乎只有凯文笑不出来。

乱哄哄的局面大概持续了十分钟,杰克做完他此次比赛的最后一个招牌动作,仍然是嬉皮笑脸的回身对着年轻人:“喂,韩,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开始了!希望你能让我做够完整的餐前运动。”

“来吧!”年轻人脸上依然挂着微笑,扬手,提在手中的古剑非常巧妙的转了一个圈子,随手向下一掷,三尺多长的长剑已经连鞘没入沙中一多半。

这一手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然而沉默只持续了不到二十秒钟,紧随而来的口哨声,鼓掌声响彻大漠。

杰克瞪着两只大眼,感觉是见了鬼。他根本没想到这种电影中的情节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但随即,有着丰富格斗经验的自信又占了上风:“样子好看有什么用,来吧小子!”

两个人一站到一起,光看身材就能预知比赛的结果了。年轻人180CM多的身高,距离杰克还差半个头!而杰克的身型也要比年轻人强壮的多。假如这算是一场拳击赛的话,那么年轻人因为体重的差异,获胜的机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一。

杰克当然明白自己在身高以及体重上所占的优势,他有自信一下就可以把年轻人击倒。但中国的武术太神秘了,就算电影都是特技,搏击界还有个大名鼎鼎的布鲁斯&8226;李。杰克自己也曾经学习过这种让几乎所有国家的格斗技都黯然失色的截拳道。

杰克收起一贯的嬉皮笑脸,摆出格斗的架势。这时的杰克,看起来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让本来就魁梧的身型,显得充满劲力。

年轻人仍然很随意的站着,全身放松,脸上则仍挂着那副似乎永恒不变的微笑。这让杰克很恼火:“喂!你总这样笑面部肌肉不会僵硬吗?你准备好了没有?我要进攻了!”

年轻人先是抱拳施了一礼,接着扬起手,做了一个来的手势。

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概有3米,但这点距离对于杰克的长腿来说根本可有可无。只一步,他就跨到了年轻人的面前大约一米左右的位置,这里是最适合他身高的攻击距离。感觉快得象是跨步的同时,右腿冲着年轻人的左膝就是一个下踢。膝盖部位是没有肌肉保护的,虽然正面有膝盖骨的保护,看起来似乎非常的坚硬,但一旦侧面受到攻击,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就极易造成骨折,这也是泰拳中经常使用的一种攻击方法,就算没有造成大的伤害,也能使对方失去平衡。以杰克的体重和力量,只要击中,那么年轻人恐怕在一段时间内只能拄着拐杖行走了。

只可惜年轻人的反应更是快的惊人,左腿迅速的收了回来,右腿则后退了半步,变成双腿并在一起站立,这两个动作同时完成,相比杰克而言,速度要快的多了。杰克一击不中,右脚收势的同时,转身,左腿使出一个回旋踢。在杰克看来,年轻人撤左脚,重心当然会放在右脚,也就是支撑腿上,那么自己的回旋踢则必命中,以自己的长腿,如此大的攻击范围,再加上体重,和转腰的力度,最其码也有100多公斤,足够让对方躺上几个星期的了。

这两下实在是太快了,凯文看到杰克如此凶狠的攻势,张嘴刚要喊停,但紧跟着他的声音哑然而止。他看到年轻人双脚像踩着溜冰鞋一样,向后滑出3米。不,不应该说是滑,更像是飘!因为他根本没有做出后跃的姿势!

其他人的表情也同样夸张,都是大张着嘴,大瞪着眼,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有中年绅士的表现还算正常,只是把烟斗离了嘴唇,大睁着眼睛。

杰克显然还没发现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感觉自己的攻击像在和空气过不去,根本没有击中任何有实体的东西。左腿回旋后收回。当他看到依然离自己大约3米距离的年轻人后,不由得一怔。回旋踢是一种借用腰部力量的强力腿击法,但缺点则是速度太慢,且动作太大,一般都是用正踢或侧踢衔接,对方只顾防御,或者失去平衡,那么接下来的回旋踢就会奏效。杰克压根就没想到年轻人会躲的过去,想都没有多想就是一个转身,所以没有看到刚刚众人所看到的一切。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愚弄,对方就像一只猴子一样灵活,甚至连一下防御的动作都没有。

“喂!你的中国功夫就是指这种只会逃跑的技术吗?这不会是你跟猴子学来的吧?中国人只会逃跑不会进攻吗?”杰克连珠炮似的讽刺似乎比他的拳脚功夫更具杀伤力。

年轻人习惯性的耸耸肩:“那到我了,你准备好了吗?”

“嘿嘿,当然,随时候教!”杰克的语气中仍然饱含着讽刺与鄙视,虽然对方能躲过自己的攻击,但只要对方进攻,自己拿手的关节技可以轻易的折断他的骨头!

可惜很快的,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年轻人真的像鬼一样忽然欺入自己的面前,几乎和他贴身站立,紧跟着他感觉到,自己向前微曲探出的右臂,忽然被人抓住,接下来的动作同样快的惊人,年轻人一转身,杰克就感觉手臂扭曲的同时,自己象不受控制一样一个跟头摔了过去。两个动作流畅得像一个动作一样!杰克拿手的关节技根本没有使出的时间。

更可惜的是,杰克的屁股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接触到柔软的沙地,而是又挨了重重的一下!杰克只来的及发出一声凄厉的痛呼,就像躺在高速电梯里一样,面朝上向上飞去。接下来的事,使杰克更加确信自己碰到了鬼!他看到年轻人侧着身子从自己的身边飞过,紧跟着一个转身,右脚重重地踹在自己的肚子上,而自己就象一颗足球一样被踢了出去!然后,在一片沙尘飞扬中,屁股这下真的和沙地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短暂的寂静之后,不知道谁发出了一声赞叹:“天!太夸张了吧?!”紧跟着,最早回过神来的凯文已经快步走上前去,把已经两眼茫然的杰克从地上扶了起来。同时用询问的目光望着年轻人。年轻人显然读懂了他眼中的含意,仍然是微笑着回应他:“放心好了,我没有很用力,只是吓吓他而已,算是对他侮辱我的祖国的一个小小的惩戒。”

事实上,刚刚年轻人夸张的打法,有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炫耀中国武术的高深莫测,但并未用上真力,试想真的把一个人踢到5米的半空,最低限度也会造成骨折。年轻人运用的是一种巧劲,可以说,几乎所有的武术,练到一定程度,都会领悟巧劲的运用,中国武术中多了一种气的修炼,则运用起来更是得心应手的多。只可惜,如果把这一切用言语解释给这几个只看过几部武侠电影就认为懂中国功夫的人,无疑是对牛弹琴。

凯文又拍了拍杰克的肩膀:“喂,你没事吧?”而这时的杰克像是刚刚睡醒,伸了伸胳膊,动了动身上的关节,仍是一脸茫然的回答:“除了屁股疼以外,其它正常。”

凯文松了口气,在他看来,刚刚年轻人那样夸张的打法,杰克至少得住两个星期的医院。这样双方没有损伤的结局,对这场比试来说,再合适不过了。谁知道杰克忽然又冲着正要弯腰拾起自己的剑的年轻人叫嚷起来:“喂,刚刚的不算,你一定是个变魔术的!”

年轻人直起身来,把剑斜背在背上,直视着他:“那你还要怎么样,再比一次?”

杰克挺了挺胸膛,正要回答,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思索了大概几秒的时间,似乎拿定了主意:“这样好了,我看到电影里有什么什么气功,能离着很远打到人,你做不做的到?”

年轻人低头想了想,然后回答:“5米以内勉强可以。”

“好!”杰克象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又一次兴奋起来。“位置由我选,放一个东西,你远远的打过去,如果有移动或者打坏的效果我就承认你说的都是真的,怎么样?”

“可以。”年轻人回答。

站在一边的凯文也认为这是个没有危险性的方法,所以也就没有再阻止。而杰克则兴冲冲的钻进车里去找他认为适合的东西,看样子他的屁股已经完全无碍了。其他众人仍然站在原地,期待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情形。

不一会,杰克从车里钻了出来,手里扬着一个罐头,向对面的一座沙丘跑去。在沙丘的下面开始四下寻找放罐头的位置。

年轻人脸上挂着笑,脑中却在衡量着杰克所在的距离,大概有7,8米!显然凯文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当他正要出声提醒杰克的时候,杰克的一声欢呼又将他的声音打断。

“哇!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个死人,身上多少有点值钱的东西吧?”看来在他的眼里,钱远远比人珍贵的多。

正在凝神运劲的年轻人听到叫声微微一怔,随即快步向杰克所在的地方走去。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杰克身上。

杰克这时的动作真比他博斗时还要快的多,已经在那人身上上下其手了。这时,快步赶来的年轻人摆手制止了他的行动。

“干什么?!”杰克显然对年轻人的行为非常恼怒,伸手从靴子中抽出了军刀,在年轻人的面前晃着。“不要以为会搞些小把戏就可以很嚣张,拦着我发财当心我要你去见上帝!”

“杰克!闭嘴!”随后感来的凯文厉声制止着杰克。“你想违反我的命令吗?”

黑人心有不甘得将军刀插回靴中,重重的哼了一声。

年轻人仿佛对刚刚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一般,伸手在那人颈部触了片刻,又伏下身子趴在那人胸口听了一会儿。然后回头向中年绅士喊道:“本叔叔,他还没有死,象是脱水晕过去了。”

中年绅士将烟斗放入口袋,做了一个手势,一旁的其中一个驾驶员钻进车中,片刻便提了一个急救箱出来,紧跟在中年绅士身后向沙丘下面走去。众人也开始围了上来。此刻,年轻人已经把那人满是沙尘的上衣解开,而中年绅士则从急救箱中拿出一个小巧的听诊器触在那人裸露的胸膛上。大概持续了半分钟的时间,中年绅士轻出了一口气:“没有生命危险,应该是极度缺水导致的昏迷,不过身体非常虚弱。”一位驾驶员递上了水壶,年轻人接过,凑到那人的唇边。

“现在不能让他喝太多的水,慢慢来。”中年绅士一边叮嘱着年轻人,一边从箱中拿出了其它的一些物品:“凯文,来帮我把他的袖子撕开,他需要一些葡萄糖。”凯文似乎犹豫了一下,双眉紧锁,问道:“奥莫尔斯先生,有这个必要吗?沙漠上死人是很正常的事,何况我们的水也快要喝完了,不是吗?”一旁的杰克帮腔道:“没错!一个人深入沙漠,完全是找死,管他干什么?何况我们从来只有杀人,救人的事不如让给上帝去做好了!”其他的军人也随声附和。

中年绅士放下手中的东西,回头望向凯文。在那双深邃的蓝眼睛注视下,凯文忽然觉得有些心虚,低了下头,但随即扬起头和中年绅士对视着。中年绅士叹了口气:“这样好了,你们的佣金,我再多加百分之十。”

凯文怔了一下,没有再坚持自己的意见,抽出靴中的军刀,上前将那人的袖子割开。其他军人也没有反对的意见,有几个还互相挤了挤眼,看样子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而杰克则扬起手,耸了耸肩,做了个鬼脸。

在包括两位驾驶员在内的五个人的努力下,接下来的救治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那人的呼吸和心跳开始变的有力了起来。而这时杰克等人早就将食物从车上搬了下来,众人开始了今天的午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古剑异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