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 神秘的旅行者

中年人绅士等四个人围在一起,相距几米的地方则坐着以凯文领头的八个军人,此时不明白在窃窃私语什么,也没象一如往常一样大声地的喧哗,而杰克也时不时得睁大眼睛望向这边的更年轻人。年轻人一边嚼着面包,一边打量着躺在身边的陌生人:和大多数沙漠中的旅行者一样,穿着一身虽然粗陋但很结实的帆布衣,整个的身体就象曾经浸在沙中似的,混身都是尘土,就连头发都变成了土黄色,想来这也是刚刚众人没有发现他的原因。面部也只能依稀看出眉眼,至于长相就更不必说了。身材看起来不高,大概也只有170厘米多,身体显得很单薄。全身最显眼的大概只有两样东西,一样是紧紧抓在左手中的一个长条状的布包,还有的则是挎在腰间的那个印有红油漆五星的绿色铁制水壶。印象里,这种水壶曾经在新中国80年代左右十分盛行,而现在早进博物馆了。难道他也是中国人?。...

古剑异录

推荐指数:10分

《古剑异录》在线阅读

中年绅士等四个人围在一起,相隔几米的地方则坐着以凯文为首的八个军人,此时不知道在窃窃私语什么,没有象往常一样大声的喧哗,而杰克也不时得睁大眼睛望向这边的年轻人。

年轻人一边嚼着面包,一边打量着躺在身边的陌生人:和大多数沙漠中的旅行者一样,穿着一身虽然粗陋但很结实的帆布衣,整个的身体就象曾经浸在沙中似的,混身都是尘土,就连头发都变成了土黄色,想来这也是刚刚众人没有发现他的原因。面部也只能依稀看出眉眼,至于长相就更不必说了。身材看起来不高,大概也只有170厘米多,身体显得很单薄。全身最显眼的大概只有两样东西,一样是紧紧抓在左手中的一个长条状的布包,还有的则是挎在腰间的那个印有红油漆五星的绿色铁制水壶。印象里,这种水壶曾经在新中国80年代左右十分盛行,而现在早进博物馆了。难道他也是中国人?

耳边轻微的一声呻吟打断了他的思考,陌生人嘶哑的说了一句汉语:“水”。年轻人赶忙放下手中的面包,右手揽着那人的颈,左手将水壶触在那人干裂的嘴唇上。不一会,一壶水已经被那人喝的干干净净,但那人还是把水壶抢了过来,不停得往口中倒着。年轻人微笑的看着他,显然,救人一命值得高兴,更何况同是炎黄子孙呢!

直到将壶中最后一滴水倒完,那人才恋恋不舍得放下手中的壶,用手支撑着摇摇晃晃的身体,想要坐起来。年轻人轻轻拍拍他的肩膀,也用汉语说道:“你的身体还很虚弱,现在还在输液,你安心得再躺会吧。”听到这句话,那人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但随即摇了摇头,动手把扎在手臂上的针拔掉,坐了起来,望着围在他身边的四个人。

“谢谢各位。”那人发出沙哑和略显生硬的一句英语,也因此而显得他的语气特别的诚挚。

四个人都很兴奋,相视而笑,看来中年绅士接下来的一句话正能表达他们目前的心情:“有什么能比救人一命更开心的呢:”

“我姓奥莫尔斯,你可以叫我本。”中年绅士伸出了手,和那人握了一下。“这位是我的侄子,和你一样是中国人,叫韩文悦,用汉语说的话这样听起来顺口些,对吗?”本继续为对方介绍着。“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萨莫尔和菲利,是两位赛车手。”两位驾驶员似乎对本称呼他们为朋友感到非常的荣幸,连和陌生人握手时都颤抖着。

那人和众人依次握过手之后,也开始自我介绍:“我姓赵,全名叫赵知秋,各位称呼我知秋就好。”

“知秋,意思是一叶知秋,对吗?”本用汉语问道。那人点头,看来是一个话不多的人。“好名字!”本称赞着。

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几人的大概情况了:中年绅士全名叫凯利切尔本奥莫尔斯,年龄46岁,国籍英国,是世界六大财团之一奥莫尔斯财团的现任继承人。和其它几大财团一样,他的资产几乎没有人能够查得清楚究竟有多少,产业多达数十个。但他的为人却极为低调,除了上层社会的一些人,以及一些高官,相信认识他的人并不多。个人爱好是考古,收集古董。精通七国语言。为几所世界知名大学考古系客座教授。

两位驾驶员倒真称得上是公众人物,多次获得世界级拉力赛冠军。属于奥莫尔斯财团麾下的一支车队,正是基于如此,经常为本提供交通上的便利,使本能够深入一些人迹罕至的不毛之地追求自己的个人爱好。

凯文全名叫凯文.霍华德,国籍美国,年龄32岁,军衔上尉。杰克则相对比较神秘,大家都叫他杰克,27岁,个人战斗能力非常出色,擅长截拳道、空手道等格斗技,神枪手,同时黑人特有的超强反应和战斗预感也相当突出,其它一切不详。他们两人和其他的六个军人都隶属于一支名为黑洞的雇佣兵团,同时他们也是这支部队中最出色得一个小队。黑洞在初期曾得到奥莫尔斯财团和韩文悦的父亲的大力帮助,现在虽然已经成为独立的一支部队,但实际上和奥莫尔斯财团以及韩文悦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年轻人全名韩文悦,年龄24岁,英藉华人。和本的关系似乎非常亲密,早年他的父亲和叔叔在奥莫尔斯财团的支持下创立了华恒集团,现已经成为一家跨国公司。其父母都死于1992年,之后一直由叔叔抚养成人,本应该是华恒集团继承人的他,3年前大学毕业后忽然出走,在中国经营起一家侦探社。个人爱好中国武术,玄学。通四国语言。

陌生人全名赵知秋,年龄22岁,中国人,出生于日本北海道。其母于他3岁那年去世,父亲则在他8岁生日时失踪。

增加了一个同伴,使大家的气氛活跃不少,只可惜赵知秋话并不多,从这点来讲不失为一个遗憾。在一阵几乎接近程式化的介绍和寒暄之后,他又恢复了沉默。在看到他眼中不时闪过的忧郁之后,本也停止了原先想要提出的问题。盘问对方不愿意讲述的过去,是非常不礼貌的。

短暂的午餐结束后,一行人又开始踏上旅途。

赵知秋的精神明显好了不少,此时,和韩文悦以及本坐在一排的他正闭目养神。当然,这样大型的越野车增加一两个人根本和原先没有什么不同。杰克倒是收敛了不少,只不过仍然是懒散得靠在椅子上,目光不时的注视着前排的韩文悦,看样子他已经从其他同僚的口中得知刚才韩文悦是怎么对待他的了。

而本和韩文悦正在闲聊着,由于用的是中文,所以车内除了赵知秋外,其他人感觉就象是在听天书。

“文悦,中国功夫确实很厉害啊。”本习惯性的摆弄着他的烟斗:“我上次见到你还觉得中国功夫和空手道差不多呢,怎么?又找了新的师傅?”韩文悦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没有做答。精明的本当然明白他笑容中所包含的意思,没有沿着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

“你的侦探社并不赚钱,现在甚至于还要你自己掏钱才能维持正常的运转,对吗?”本低头注视着自己心爱的烟斗。

“是的,本叔叔。”韩文悦仍然是笑着回答他。

“那么,”本缓缓地抬起头,将烟斗移到嘴边,注视着他:“为什么还要让它继续下去呢?如果你不喜欢你自己家的环境,可以到我这里来,我旗下的任何的产业,电子、IT、服装、影视、汽车,只要你喜欢,随便你挑,怎么样?”

韩文悦的目光望向前方,看着那似乎永无尽头的沙漠:“本叔叔,我非常感谢您的好意,事实上,我也一直把您当作亲叔叔来看待,但……”说到这里,韩文悦犹豫了一下,中国人的传统历来是家丑不外扬,自己的家里已经被那两个贪财的表弟搞的乌烟瘴气,但这样的事,又怎么好在本面前提?想到这里,韩文悦接着道:“但我非常喜欢我目前所做的事,至少,在我看来,能够帮助,甚至于拯救别人,这些事非常有意义。就象您喜欢考古一样,远比钱要重要和有意义的多,对吗?”

本叼着烟斗,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关于韩文悦的家事,他早有耳闻,但又不好追问,沉默了好一会,才道:“年轻人有自己的选择是好事,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指得是所有的事。”说完,意味深长得看了韩文悦一眼。

韩文悦默默得点了点头。两人重新回复了沉默。

过了良久,韩文悦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本叔叔,你这次的目的地到底是哪里?又和考古有关系吗?”

“当然!”一提起考古,本似乎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两眼都放出光芒。“这次是我的一颗卫星偶然间拍摄到的一组图片,和我以前在一本古书上描写的地方非常相似,我才决定来的。”

“哦?”韩文悦问道:“您能详细得和我说说吗?”

“恩!大概是在1996年,我当时打算发表一篇论文。”本一手持着烟斗,目光显得炯炯有神。“论文的题目是‘欧洲宗教对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因为需要大量的资料,我几乎翻遍了包括摩西和十字军东征在内的大大小小得典藉。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一本书上有关于一座名为沉睡之塔的高塔的记载。”

说到这里,坐在韩文悦身旁的赵知秋猛的睁大了眼睛望向正在专注于叙述的本。由于本刚才一直在用中文说话,所以,车内的人除了韩文悦,能听懂的也只有赵知秋一个人。

本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仍然自顾自得说着:“这本书的记载都是用古文,说起来比较拗口,大概的意思是,这座塔是很久以前天使和魔鬼之间战争的见证,里面有用天使米伽勒的圣物所封印着的恐怖魔鬼等等。书中对于这座塔的外形做了一些描述,但当时我查遍所有的地理以及历史资料,都没有关于它的所在位置的记载,虽然我对于这类东西非常感兴趣,但因为根本无从查起,后来也就作罢了,当时认为,它可能根本就是古代人的故弄玄虚。”谈起这件事的本显得相当的兴奋,脸上带着笑容,丝毫没有留意到身边的两个人惊诧的目光。

“看来我同您的目的地是一样的。”韩文悦接口道。

“哦?”本诧异的望了韩文悦一眼,随即做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差点忘了,你对关于玄学方面的事物非常有兴趣。”

韩文悦带着歉意的微笑道:“这次到不是,是因为我接了一个委托,要到那里去办一件事。事实上,委托人也只告诉我这座塔在一个名叫汉莫的村庄的东面大约150多公里的地方,拒绝提供其它的资料,正好在这时候,接到您的邀请,我就刚好搭了个顺风车。”

本会心地一笑,韩文悦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像本这样的绅士,当然不会没礼貌到打听这后面的背景。

韩文悦接着说道:“本来我打算到达汉莫后就告辞的,因为委托人曾说这次的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不过看到您准备的这么充分,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本先生,请问您是怎么找到这座塔的?”一旁的赵知秋忽然发问。虽然说话很有礼貌,但他的语气似乎一直是冷冷的,带着一种距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显然本根本没有在意这些,略一思索,回答道:“是我的一颗商业卫星偶然拍到的,豪不夸张的说,这颗卫星的功能比间谍卫星也不差到哪里去。不过有些地方我感到奇怪,以往在这个地区根本没有拍到任何古怪的东西,结果前段时间忽然拍到一组模糊的图片,依稀能够看出是那座高塔,似乎是在一座小城镇的中央,可能是一处遗迹吧?”

赵知秋低头思索着什么,片刻才道:“能拍到是因为米伽勒之剑的力量越来越弱了。”这句话声音不高,既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说给身旁两人听的。

“米伽勒之剑?!”韩文悦和本几乎同一时间叫了出来,只不过本的语气是疑惑,而韩文悦则是惊讶,声音也大的多。

韩文悦的这声喊惊动了车里的所有人,身后的杰克和凯文的目光立刻向他投来,就连前排的驾驶员也回头向他望去,显然大家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本摆了摆手,示意没事。多少有点诧异得看了一眼韩文悦,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句话就让这位一直冷静自若的年轻人这么失态。

“没错。”赵知秋的语气依然是冷冷的:“本先生所看到的那本书上的记载是真的。”

有人说撒哈拉是人一生中不可不去的一个地方,虽然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到底为何,但至少站在这里,能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渺小,自然的力量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如果说人是万物之灵,那么,自然一定万物之主。

两辆越野车以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前进着,在身后扬起长长的沙龙。

本望向车窗外的大漠,一座座的沙丘迅速向后移动着。脑海中仍然在思考着方才和韩文悦以及赵知秋的一番对话:

“本先生所看到的那本书上的记载是真的。”赵知秋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本微眯着眼睛,似乎在重新观察这个像谜一样的年轻人。孤身深入沙漠腹地,尽管在现在这种科学高度发达的社会也无异于玩命,从这一点来看,要不就是他纯粹找死,要不就是有一定要达成的目的。要知道,来沙漠的游客多如牛毛,但没条件的话没人有胆量深入到这里。性格冷漠孤僻,话不多,坚定的目光显示着倔强和过人的顽强。这种人是不会找死的,那么第一种原因排除。

想到这里,本拿定了主意,微微一笑:“赵先生,我可不可以提几个问题?”

赵知秋点头,却又加了一句话:“这样的称呼我不习惯。”

本会意的一笑,接着问道:“我想请问你来这里的目的?”

“我到那里找一个……人,”迟疑了一下,又道:“这个人和我的身世有关。”赵知秋回答的很干脆,丝毫没有犹豫,本来他认为这些人不管是旅游还是科研,一定不会和自己是一个目的,到达绿洲后补给完毕自己就告辞去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当听到本和韩文悦的对话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些人和自己的目标是一样的。

对方如此干脆的回答,搞的本倒是一怔,接下来的问题还没问出口,赵知秋却象知道他想问什么一样,继续说了起来。

“传说这把剑有灭除一切妖魔的力量,甚至能撕裂空间。”赵知秋双臂抱在胸前,目光注视着前方。“我所知的就是他一定会去那里,趁着剑的力量减弱拿到那把剑。”

本微张着嘴,握着烟斗的手僵持在空中。显然,对方这番话太难以置信了,如果不是宗教狂热者,就是个神经病!但这年轻人表现出的冷静和沉着又不像是在开玩笑。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更何况由于自己爱好的特殊,不管是神秘的金字塔,或是无人的神庙,甚至于上千年的古墓都进过不少,奇怪的事也见过,回来和几个学术界的朋友一讨论,就明白发生的原因了,在本的脑中,再神秘的事也不过是大自然和人类开的玩笑,没有科学解释不了的事。

刚刚一直沉默的韩文悦突然说话了:“知秋,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实际上本早就想这么问了,只是他习惯按部就班的来,谁想到赵知秋简单的两句话就让一个坚信科学就是真理的学者不知所措。

赵知秋扭头看了韩文悦一眼。其实,从一见面,他就对这个温文而雅的年轻人很有好感。而事实上,相信除了杰克那一类看法有些偏激的人,韩文悦对于大部分人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当然,尤其是女性。

微一沉吟,回答道:“是一个老和尚告诉我的。”

本和韩文悦几乎同时一怔,紧接着本就大笑起来,这一次不用说,又吸引了前后排人的目光。韩文悦则是又沉默下来:这个年轻人太神秘了,看样子,对于这件事的背景,他比自己要清楚的多。虽然表情似乎总是冷冷的,但那坚定顽强的眼神却给人安定的感觉。

本的笑声持续了近半分钟时间,直到他发现前后排几乎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的时候才停止,咳嗽了两声,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接着摆了摆手,对几位不懂中文的人示意自己没事。看样子赵知秋并没有在意自己不礼貌的行为。

“请原谅我刚才的失态。”本的表情很诚恳,这是作为一个绅士最其码的礼节。

“没关系。”赵知秋回答。

“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但考古本来就和很多宗教是有直接联系的,相信我还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米伽勒之剑应该是基督教或是天主教的东西,和尚是属于佛教的修行者,怎么会……?”后边的话没有出口,显然是怕如果直接表示怀疑的质问会引起对方的反感。

“告诉我这些事的人不会骗我,无神论者是很难接受这样的事的。”赵知秋皱了皱眉,似乎有些焦急:“各位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只有奉劝各位不要去,很危险。”

本还想说什么,这时一旁的韩文悦这时候却提出了一个在他看来有些没头没脑的问题。

“依你看,米伽勒之剑的力量已经弱到什么程度了?”说这句话时的韩文悦一反常态,挂在脸上的微笑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脸严肃的表情。

赵知秋思索了片刻,才道:“既然已经无法隐藏它自己的位置,恐怕力量很快就会消失。”

“你是说,它的封印力量?”

赵知秋点头。

短短的几句话之中,韩文悦脑中已经转了无数个念头了。于是他扭头对着本,面色凝重:“本叔叔,你们现在立刻回去,不能再前进了!”

这次本可笑不出来了,大睁着双眼盯着韩文悦,这孩子不会是中暑了吧?

“本叔叔,我没有开玩笑,我得到的资料和知秋说的完全相同。”韩文悦紧皱着眉:“估且不去想知秋从哪儿得知这个消息,但这样人命关天的事还是早做打算比较好。”

人命关天?!本一点都没看出来哪儿有危险,这么夸张?!看到韩文悦还要解释,本摆了摆手:“先等等,你俩说了半天我都没听懂,给我点时间让我消化一下,好吗?”

看到韩文悦点头,本转身,目光望向窗外。车内又陷入了沉默。

这就是刚刚对话的全部情景。

本的目光从车窗外收了回来:封印?!危险?!很明显就是说里面有魔鬼了?!

本不禁心中苦笑,自己引以为傲的智商竟然连这么几句话都思考了这么久,看样子无神论者的联想能力比较差。

“文悦。”本又恢复了一向的从容:“你们指的是不是里面封印着魔鬼?”

“是的。”韩文悦回答。

“那么,为什么我进过那么多古墓,神庙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

韩文悦苦笑:“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这么说吧,十几年前科学家们还认为鬼是人们幻想的产物,那么现在呢?科学上承认灵魂这种物质,对吗?”

本皱了皱眉:“对。”

“那么从这点上来说,究竟是落后的古代人是对的,还是进步的现代人是对的?”

本张了张嘴,哑口无言。的确,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现代科学将灵魂这种物质归结于游离脑电波,将一些附身、鬼上身一类的情况解释为‘灵魂’和活人的脑电波频率相同而发生的。这不能不说是科学的一个巨大进步,毕竟,十几年前,科学上还不承认‘鬼’这种物质的存在。而现在,还有很多科学家大胆的提出假设,比如死亡并不是最后,而是成为脑电波在另一个空间生存,但这种假设根本算不上新鲜,因为各种宗教早在几百年前就有这样的论断了。

看样子韩文悦根本没有期待本的答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没见过的东西就否认它的存在,这是人类看待事物的一个误区,当然,从另一方面看,这也是人类认知的一个过程。事实上,很多不为人知的生物充斥着我们生活的这个空间。有的过着和人类一样平凡的生活,也有的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不瞒您说,我的侦探社的主要业务,就是处理这样‘危险事件’。至于您一直没有遇到这样的事,原因是,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来说,需要有特定的环境,和特定的时刻而已。”

一旁的赵知秋听到这些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在意料之中一样。而本则仿佛第一次见到韩文悦似的打量着他:“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到过?”

“那当然。”韩文悦微笑着耸耸肩:“处理这种事件,当然是越低调越好。”

本又沉默了下来:韩文悦几乎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这孩子从来不说假话,更不要说是大话了。做事冷静谨慎,应变能力还在自己的两个孩子之上,这也是为什么自己十分喜欢他的原因。既然他这么说,那么一定有他的理由。但是要自己相信这种有些荒诞的事,还是很勉强。想到这里,本的好奇心又占了上风,既然没见过,有这样的机会,身为一个考古学家的自己,怎么说也要见上一见。

“文悦,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危险,你还要去吗?”

“是的,这是一件很重要的委托,一定要完成。”韩文悦回答。

“那么我也去。”本看样子兴致勃勃,不停的摆弄着手中的烟斗。

韩文悦哑然。的确,自己这个叔叔自己再了解不过了,好奇心很强,不然他的业余爱好也不会是考古了。

正要说话,本却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一样,抢先说道:“首先,事情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危险还有待证实。其次,你不是处理这种事件的专家吗?有这样好的机会,我不开开眼界不是太可惜了么?还有,我对这种事还是持怀疑态度,至少目前是。”

韩文悦苦笑,扭头对赵知秋道:“知秋,依你看,情况有多糟?”

“不知道。”赵知秋回答的很干脆:“到了汉莫就明白了。”

是啊,毕竟汉莫是离沉睡之塔最近的地方了,假如真有什么问题,那里的人应该看到些异象才对。就算那里现在已经是一片焦土,现在想回头似乎也有些晚。再加上自己这个好奇心加精力极度旺盛的叔叔,就算这次不去,难保下次自己去些更危险的地方,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真的是要后悔一辈子。有自己跟在身边,就算情况再怎么坏,相信凭自己的能力护着他全身而退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韩文悦皱着眉缓缓的点了点头,又不忘加上一句:“本叔叔,到时候要委屈你暂时听我的了。”

本笑了笑。

这时,前排的驾驶员向本报告方位:“奥莫尔斯先生,大约1小时30分钟后到达汉莫。”

这句话让全车的人都兴奋起来,后排好不容易老实了一会的杰克又开始手舞足蹈,嘴里唱着一首说唱风格的歌曲。就连冷漠的赵知秋也向着窗外望着。

本抬腕看了看手表,13点50分,看样子天黑以前就能到达。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古剑异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