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蛐蛐儿

哑爷大弟弟家有三个儿女,很小的也有二十三四,虽然仅有一个孩子婚娶生子。他们家总有一种惨淡的热闹的场面,起码在我眼里是如此。刚回村子里时我就明白,村里有两个尤其的孩子。最就别人和我说,再后来我自己见过。幼时和那两个孩子遇见了,心里总是会好怕怕的。再后来渐渐地刚回村子里时我就知道,村里有两个特别的孩子。最开始别人和我说,后来我自己见过。幼时和那两个孩子遇见,心里总是怕怕的。后来渐渐懂得自己的不对,努力克服心里的恐惧,也只能做到视若无睹、擦肩而过。。...

草虫鸣

推荐指数:10分

《草虫鸣》在线阅读

哑爷大弟弟家有三个儿女,最小的也有二十三四,但是只有一个孩子娶妻生子。他们家总有一种惨淡的热闹,至少在我眼里是如此。

刚回村子里时我就知道,村里有两个特别的孩子。最开始别人和我说,后来我自己见过。幼时和那两个孩子遇见,心里总是怕怕的。后来渐渐懂得自己的不对,努力克服心里的恐惧,也只能做到视若无睹、擦肩而过。

第一次见到他们俩时,是我与刚交的小伙伴满村子疯玩。嘻嘻哈哈的笑声,一路从村东头的小池塘飘到村西头的小树林。然后就与一人骑着一辆三轮车的兄妹俩相遇。他们应该是友善的笑,可能是想与我们一起玩耍,也可能仅仅是打个招呼。可是看着高高坐在三轮车座上的兄妹俩,我就开始害怕。

他们以相似却又一点都不同的奇怪姿势看着我们,歪歪斜斜,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曲折,唇角扯起古怪的弧度,面部肌肉不受控制似的紧张、松弛,嘴里咕噜着断断续续我听不懂的音调。

因为害怕,我扯了扯小伙伴的衣角。面对他们,她是坦然的、大方的,却也没有回应,可能她也没有听懂。但是她看懂了我的意思,就领着我离开。

兄妹俩就慢慢的骑着三轮车,不远不近的跟着,我们开始奔跑,越跑越快……他们后来便停下,不再靠近。那时我们还暗暗欣喜总算甩掉了他们,似乎甩掉了一个大包袱。

朋友和我说,他们俩还好好的、健康的时候,她与他们是同班同学,前后位儿。兄妹俩都很友善,常常一起玩耍。村子里的孩子总是成群结队的疯跑。春天一起拔茅针、采野花;夏天一起摘桑椹、捉知了;秋天一起勾拐枣、捉蛐蛐儿;冬天一起打雪仗、堆雪人……

哥哥爬树很厉害,总是他上树采摘,其他人在下面拾捡。而妹妹学习成绩很好,所以大家总爱和他们一起玩耍,兄妹算是小伙伴们仰望的对象。

后来的某天,兄妹俩一起跑去捉蛐蛐儿,在一处桥边两人昏倒。同村的长辈路过那桥,发现兄妹俩昏迷不醒,一边让人给他们父母话通知消息,一边拉着人往镇上医院跑。

兄妹俩回来后,就变得“特别”。不再能上课,不再能奔跑,也不再能和朋友一起疯玩,但是仍能正常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后来不能行走,甚至吃饭都需要有人喂。小伙伴初时也和他们仍有联系,后来小伙伴们也开始遗忘曾经的时光,习惯了没有他们仍然存在的快乐。

哑爷的弟弟、弟妹带着两个孩子去了远近的医院,治了十多年的病,仍然越来越严重。

在以家中人口兴旺,子孙多,尤其儿子多为荣的村子里,他们家的两儿一女,曾经是家家长辈羡慕的对象。因变故,谁人提到他家都会先叹口气,接着谈论他家父母的不容易。

一日,家里的小朋友我与分享:她今天去玩,碰到坐在轮椅上的兄妹俩,他们把饼干分享给她和她的小伙伴。

我问:“你接受了吗?”

小朋友答:“接受了,但是我也把自己捉的蛐蛐儿送给他们了。”

草丛里,蛐蛐儿在浓黑的秋夜里鸣叫。我似乎听到当年他们询问问:“我们可以一起玩吗?”我回答:“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草虫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