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林老头儿的竹楼旁有一棵近百年桃树,树体规模庞大如山,树冠茂盛如巨伞。大约是这株桃花树活得太久有了灵性,花开的总比别的桃树早一些,花落的也比其他的桃树晚一些。这时,这棵实际情况年龄或许比桃源村的年纪还得大的桃树,正顶了满头的红粉颜色,晨风一吹,一片片此时,这棵实际年龄也许比桃源村的年纪还要大的桃树,正顶了满头的红粉颜色,晨风一吹,一片片桃花花瓣夹杂着冰冰凉的雨丝,悄无声息的为路过的每一位生灵带去阵阵芳香。。...

安林老头儿的竹楼旁有一棵百年桃树,树体庞大如山,树冠繁茂如巨伞。大概是这株桃花树活得太久有了灵性,花开的总比别的桃树早一些,花落的也比其他的桃树晚一些。

此时,这棵实际年龄也许比桃源村的年纪还要大的桃树,正顶了满头的红粉颜色,晨风一吹,一片片桃花花瓣夹杂着冰冰凉的雨丝,悄无声息的为路过的每一位生灵带去阵阵芳香。

雨落无声,英落无痕,晨风无形……

一时间让人有些分不清,到底是轻风带来了花雨,还是雨丝带来了香风。

这场雨下得很静很轻,让人可以忽略的那种轻盈,但也贵在连绵,小心翼翼的织起一张朦朦胧胧的纱网。

安溪陌扶着李阡尘在竹楼前的两棵老树间走了两圈,引得村民们频频路过。

没错,频、频、路、过。

“小陌,又过来照顾李公子啊?——李公子,你的伤好些了吗?”安忠无晨起扛着锄犁前往田中,远远的就朝着安溪陌挥了挥手。

“啊,是啊!忠无大叔这么早就去田里呀?难怪整个桃源村里忠无大叔家的苗儿长得最好!”热情的朝着安忠无招招手,安溪陌甜甜的笑了笑。

见来者是安忠无,李阡尘感激的点了点头,“安忠无前辈,别来无恙?”

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安忠无满意的点点头,“无恙无恙,一切都好、一切都好!你们先四处走走吧,也对李公子伤的恢复有些好处。我还要去忙着打理水田,就不多聊了!”随即扛着锄犁伴着爽朗的笑声远去。

“呦,这位就是李大公子了吧?还真是仪表堂堂!难怪小陌这些天总往长老这儿跑。”

安布拎着个酒葫芦哼着小曲悠哉悠哉的朝着桃花树这边走来,看着架势,应该是刚从村长的酒窖那边打酒回来。

“我要是个姑娘家,知晓长老家里藏着这样一位风流倜傥的俏公子,也要晨起日落的跑来呦!”

“阿布大叔!你怎得又鬼糊鬼言语了?!”闻言,安溪陌双颊“腾”的一下红了个穿透,一时间恨不得那老树上变出个树洞来,将自己藏进去。

但李阡尘心里却欢欣的很,在安溪陌面前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得朝着安布笑着说到:“嘿嘿,多谢前辈赞赏!”

大笑一声,安布摆了摆手,晃荡着酒葫芦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桃源村儿捡了个宝贝儿呦!”

“呀,小陌丫头……”

“哎!这不是小陌嘛……”

“小陌,这是送午饭来的……”

“小陌……”

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安溪陌随手将李阡尘按在了未曾淋湿的桃树下的紧挨树干的空地上,“忠无大叔,什么时候起您也变得这么清闲了?一个时辰内您已经从这里路过三次了!你不是说要去地里打理耕田的吗?”

知晓自己被发现了猫腻,安忠无憨憨地笑着,抓了几下脑袋也没能想出什么漂亮的说辞来,“哈哈,这不是……你说是吧?哈哈!那个……哎对了!俺将就看见一只肥兔子跑过去了,俺先去抓兔子,你们先走走哈!”

“忠无大叔!”

“哈哈——”坐在竹楼内目睹了全过程的安林和安夕恒相视一笑。

“仙公子,别看啦,老人家记得我们刚才那盘棋好像还没下完?”

“反正你一定会输,我再赢一场又不会少肉。”

这棵桃树长的也是过于繁茂了,其中一条枝干甚至已经将将垂到地上。

李阡尘靠着身后的树干,抱着脑袋看着几步远外的安溪陌,顺手在一旁的枝条上折下一枝三四寸长的花枝,将枝条上多余的花瓣都摘了下去,只留了顶尖上的两三朵。

我记得……这一天是要带花的吧……

“咦,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不知什么时候,安溪陌已经折回来了,并已坐在了李阡尘身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适年桃源阡陌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