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003章 揭穿

一石激发起千层浪,屋内一瞬间落针可闻,但每个人的心里却波涛汹涌出来。三太太苏氏的心剧烈地的跃动着,将自己缩出来,企图大大降低不存在感。朝阳郡主性子性情刚烈,被惹怒了是天就怕地就怕的。她居高临下的站着,睨着三太太。“本来为着阖府上下的宁静,我是不想扯着这块三太太苏氏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将自己缩起来,试图降低存在感。。...

侯门锦衣

推荐指数:10分

《侯门锦衣》在线阅读

一石激起千层浪,屋内瞬间落针可闻,但每个人的心里却波涛汹涌起来。

三太太苏氏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将自己缩起来,试图降低存在感。

朝阳郡主性子刚烈,被惹恼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她居高临下的站着,斜睨着三太太。“原本为着阖府上下的安宁,我是不想扯开这块遮羞布的。可老太太一直被蒙在鼓里,一味的怪罪我的一双儿女确实有失偏颇了。

我儿躺在床上生死未卜,我这个做娘的,少不得要替她讨个公道。便就是这次救不回来了,黄泉路上也让她做个明白鬼。”

虽然定国公有意相瞒,但朝阳郡主还是听见了云芷伤势极为严重,药石无医只能等死的诊断。

一个即将失去孩子的母亲,自然是什么也顾不得,一股脑的将多年的隐忍和委屈抖了出来。

趁着老太太还在愣怔的劲儿,朝阳郡主扬声道,“将人带进来!”

随即,便见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矮胖仆妇被反绑着手,由两个粗使婆子压了进来。

“弟妹瞧瞧,这人你可认得?”朝阳郡主挑眉,看向佯装镇定的三太太。

“这般模样,谁能晓得是哪个啊。”三太太一脸嫌弃,用帕子捂了嘴,掩饰因为紧张而抖动的双唇。

那仆妇被关了三天柴房,发丝凌乱,衣衫脏破,人被绑着,嘴里塞着布条,确实有些让人瞧不出原本的样子。

老太太被惊的坐直了身子,指着那被按跪在地上的仆妇,“这……这不是长贵家的吗?”

长贵,三老爷心腹,是管着府上采买的大管事。

“连母亲都能一眼认出来,这镇日里管着三房用度的管事妈妈,弟妹竟然认不出来?”朝阳郡主冷哼一声,眼里尽是不屑。

三太太瞪圆了眼睛,以手掩唇走到长贵家的跟前,状似仔细辨认,实则暗下力度捏了对方的手。惊呼,“好好的,怎么被人绑了去?二嫂,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朝阳郡主挑眉,葱白玉指指向长贵家的,“叫她来说说,我是什么意思!”

一旁粗使婆子会意,取了那堵嘴的布条,长贵家的一少了掣肘,忙哭诉伸冤。“老太太、国公爷明鉴,奴婢是被冤枉的。”

老太太提了精神,“你不是老家侄女办喜事儿,告了假,要下个月才回来?如何被绑了?”

长贵家的眼神闪躲,“奴婢……奴婢还未出京城,就被夫人的人抓了。”

老太太看向朝阳郡主,怒色更深。

朝阳郡主不急不缓,问长贵家的,“我早已派人去你老家打探,你族里确有一个未婚的侄女,可因人生来痴傻并未婚配,且在前年便陨了。

当时你还往家里寄了帛金,足足封了二十两。族里众人无不夸赞你,便是在城里大户人家做了体面的管事妈妈,多年不回老家,仍不忘本。

是以,你又是告假、又是出城为何?”

长贵家的嘴唇动了动,不知如何狡辩。

三太太反应极快,“谁没有些不愿告与人知的私事,二嫂只因这些就抓了人有些不妥。”

老太太刚要帮腔,却又被朝阳郡主抢了先。

她接过身后许妈妈递上来的牛皮纸封递给老太太,“这里面,是长贵家的与红袖招签订的契约,买凶杀人。契约上面写的清清楚楚,要的是定国公世子的命。”

红袖招和飞凤楼隔水相望,是京城最负盛名的两座青楼。

两家明明实力相当,可红袖招的主人却远比飞凤楼主富裕很多,短短几年内就在城郊置办了大片产业,传闻是因为红袖招豢养杀手,暗做人命买卖,无本万利。

老太太惊的双手直抖,颤颤巍巍从那信封里掏出一张浅粉色的信笺,上面简简单单的写上了云逸风的名字,另附订金五十万两银票。

这是红袖招的规矩,买凶杀人者可将目标姓名和预付订金封在信封中放在指定位置,过程中双方绝不碰面,为的就是保护买凶者隐私。

然而此次之所以暴露隐私,是因为这银票,上面有三老爷的私章。

真是被三房蠢哭了!

朝阳郡主极有耐心的将红袖招规则细细讲述一遍,老太太渐渐从震惊变成了震怒,转头看向三太太。

朝阳郡主并不准备给三太太说话的机会,继续道,“派人去红袖招接头,取订金等一系列前期准备工作,都是长贵家的联系人做的。

原本红袖招杀人从未出过纰漏,可偏偏那一日,牵扯了朝中重案,除了六扇门在执行抓捕任务,锦衣卫也出动了,红袖招失手了!

三弟妹及其聪明,知道牵扯进了锦衣卫很麻烦,一旦查访起来恐出纰漏,于是就要将所有与此次事件有关联的人都处理掉。

不相干的人大概都被灭了口,唯独这长贵家的追随她多年,她不忍心,所以才借故放她出京,远走高飞。

然而当知道我已经将长贵家的抓回来之后,三弟妹曾几次试图痛下杀手,在送去的吃食中做手脚。亏得我发现及时,才保住了长贵家的一条命。”

说完,又俯下身子对长贵家的循循善诱,“你对她忠心一片,可她却未必诚心待你。”

朝阳郡主拍了拍手,又有一个面生的小丫头被压了进来。

大概是年纪轻,没见过什么世面,心理防线早已崩溃。一进门便跪趴到朝阳郡主脚边,声泪俱下,“奴婢知道错了,求夫人饶了奴婢一命吧。”

朝阳郡主蹲下来扶正她的身子,“你不过是有些吃里扒外,倒罪不至死,只将所有事情一五一十说清楚就是了。”

听见罪不至死四个字,小丫头如蒙大赦,忙开口道,“是……是三太太院里的翠屏姐姐给了奴婢十两银子,让奴婢将夫人准备的饭菜换成翠屏姐姐换来的。奴婢并不知道那里面有毒……是要毒害长贵嫂子的!”

长贵家的颓然跪地,不可置信的看向三太太。喃喃道,“太太,奴婢自幼跟在你的身边,您……怎么狠得下心……”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侯门锦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