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005章 罪魁祸首

化险为夷的云芷,此时正靠坐在床上被人侍候着用饭。顺道听一听实况网络转播,都忍对自己这位中国古代妈妈肃然起敬。“夫人是最和蔼但是的,假若也不是这一次三房太过份了,夫人他绝会如此的。”小丫鬟如玉说的口干舌燥,实况网络转播完,不忘为自家夫人好话两句。云芷顺便听一听实况转播,忍不住对自己这位古代妈妈肃然起敬。。...

侯门锦衣

推荐指数:10分

《侯门锦衣》在线阅读

化险为夷的云芷,此时正在靠坐在床上被人伺候着用膳。

顺便听一听实况转播,忍不住对自己这位古代妈妈肃然起敬。

“夫人是最和善不过的,倘若不是这一次三房太过分了,夫人断然不会如此的。”

小丫鬟玲珑说的口干舌燥,实况转播完,不忘为自家夫人美言两句。

云芷命人倒了一杯茶水地给她,“我们二房和三房真的会分家吗?”

原主的记忆中,对三房有极深的厌恶。

三房的庶女云苏,更是另她咬牙切齿,即便是此时的灵魂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但记忆中的那种恨仍不能平息。

可是云芷不论怎么在脑海中翻找,都找不到两个人结仇的根源。

似乎那段往事已经随着原主的香消玉殒而烟消云散了。

大婢女琳琅替云芷盛了一碗参汤,一面伺候她一面道,“倘若离了公府庇佑,三房断难生存。老太太素来偏疼三爷,恐怕很难。

三房一直无嫡子,夫人最是仁慈,也断不会真的要了三太太腹中孩儿的性命。

姑娘如今醒了,夫人便什么也不会计较了。即便您想继续留在六扇门,夫人也会应允的。”

琳琅声音柔和,一张匀净的小脸上五官也及其清淡柔和,叫人瞧着便心生欢喜。

云芷很喜欢她的文静,便也放软了调子。“打发人去告诉母亲吧,我已经醒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朝阳郡主必定是认为失去了孩子,才这般孤注一掷。

想想另一个时空里失去自己的妈妈,此时正在忍受怎样的锥心之痛啊。

能于这个时空里重获新生,并做了朝阳郡主的女儿,这是她们两人的缘分,也是老天不忍心朝阳承受丧子之痛。

当云芷刚刚醒来的时候,感知到的就是这位母亲拼尽全力的保护,她愿意去回馈这份真情。

大概一盏茶功夫,朝阳郡主便急匆匆的进了门。

见女儿脸色苍白的靠坐在床边,老太医正躬身坐在一旁把脉。

她忍着眼中泪水,禁声立于一旁,见太医问诊后,才急忙上前,问道,“刘太医,芷姐儿如何?”

老太医须发斑白,犹在震惊之中未回过神,半晌方才回道,“老朽行医一生,从未见过此等怪事。

姑娘脉象平稳,伤势已无大碍,只是昏睡多日有些虚弱罢了。这……这竟无药自愈了……”

朝阳郡主喜极而泣,忙用帕子按了按湿润的眼角,又道,“到底是受了重伤,还要烦请刘太医在府上多留几日,观察观察。”又吩咐人,请太医出去领赏钱。

老太医提了竹制药箱背在肩上,作了一揖,连忙推脱,“这是老臣本分,自当尽心尽力。先前国公爷已经赏了很多银钱,足够付这些时日诊金了。

姑娘今日能够醒来,是姑娘自身福报,与老臣医术无关,断不敢再受恩禄了。”

老太医的山羊胡一颤一颤,十分诚恳。

朝阳郡主却面上发烧,所谓赏钱不过是定国公给的封口费。

朝阳认为老太医为人十分忠厚,不肯多受恩惠。其实完全因为他说溜了嘴惹祸,才有了二房大战三房戏码,他可不敢多要一分,毕竟对这人世间他还是很眷恋的。

才刚赶过来的定国公,正掀了帘子进门,听得两人对话,面上一红,客气的将刘太医引了出去。

云芷靠在床边看着一切,久违的感受到了相互温暖的善意沟通,脸上浮上了一层笑容。向着哭红双眼的朝阳郡主,伸出了手。

朝阳郡主此时只觉得脚下虚软,身上似是没了力气一样,由徐妈妈搀着走到云芷身边,握住了她的手,随即便扑到女儿身上哭了起来。

失而复得的喜悦惨杂着可能永远失去的后怕,使得朝阳郡主的一颗心像被人狠狠揉捏过又舒展开一般。

云芷觉得身体里似乎涌动着一股悲伤的情绪,不像死里逃生后的重逢,却像生命尾声的诀别,也有泪水不受控制的漱漱而下。

大概是原主还尚且残存一丝意志吧。云芷用原本僵住的手臂紧紧环住了朝阳郡主,轻声道,“娘,不过虚惊一场,我已经好了的。”

“你这个小冤家……真是吓死娘了……”朝阳呜呜咽咽,话不成句。

想到自己的妈妈此时可能正捧着她的照片,如此痛哭,云芷悲从中来,默默落泪,轻轻拍着朝阳的后背。

同样是深爱女儿的母亲,朝阳郡主实在是比自己的妈妈幸运很多,虽然真正的云芷已经走了,可她仍然以云芷的名义活在这个世上,陪在朝阳身边。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唯独这份母爱与她曾拥有的没有差别。

朝阳郡主担心自己一直抱着女儿会碰到她的伤口,不过片刻便起身来擦干了眼泪。

云芷此时也恰巧抬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白衣少年,正红着眼眶看向自己。

他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身量并不算高,生的十分俊俏斯文。

此时薄唇微抿,眉头紧蹙的样子竟透着几分我见犹怜。

想来,这就是云芷的孪生弟弟,云逸风了。

云逸风见姐姐看向自己,怯怯的向前挪了几步,小声说。“我此时仍觉得胸口闷的慌,你的伤口还是很疼吧。”

都说双生子心有灵犀,也互有感应。云芷点了点头,“伤口太深了,确实还有一些疼。”

云逸风带了哭腔,强忍着眼泪。“我那日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剧痛,如被利剑贯穿一般。顷刻便倒地不起,呼吸不得。后来赶回家中才知道你受了伤,我以为你……从小到大,不管你摔破了哪里我都没有这么疼过。”

一面说着,一面上前拉了云芷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姐,从小到大咱俩都没分开过。你要是走了,我觉得,我也活不成。”

原来,有弟弟依赖着竟然是这种感觉。

云芷刚要说些安慰的话,朝阳郡主便劈手分开了姐弟俩,呵斥云逸风道,“你姐姐日后总要嫁人的,难不成你也跟着做陪嫁去裴府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侯门锦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一起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