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006章 心上人

的话朝阳不提,云芷差点忘了了,而如今摆在自己面前的这道难题……嫁出去。她多少是有一些排斥的,希望能时间能往前拖一拖。她想往前拖一拖的愿望迅速就被自己的未婚夫能够实现了。自从明白云芷醒了,裴明的补品便如流水般的送进去。并亲手登门叩见了定国公和夫人,主她多少是有一些抗拒的,希望时间能往后拖一拖。。...

侯门锦衣

推荐指数:10分

《侯门锦衣》在线阅读

如果朝阳不提,云芷险些忘记了,如今摆在自己面前的这道难题……嫁人。

她多少是有一些抗拒的,希望时间能往后拖一拖。

她想要往后拖一拖的愿望很快就被自己的未婚夫实现了。

自从知道云芷醒了,裴明的补品便如流水般的送进来。

并亲自上门拜见了定国公和夫人,主动提出要将婚期延后,希望云芷能够好好将养身体。

还亲自替云芷求了情,希望她能继续为六扇门效力。形式如何、方式何许随意。

朝阳郡主一开始是极力反对的,可回头一想,只要女儿开心就行,便也不再横加干涉,一心投入到掀翻三房的伟大事业中。

老太太开始以命相逼,要保全三房。

可端王妃隔三差五就要来探望一番云芷,裴明也每一天都会派赵俊来送补品并探问伤情,无形中给老太太施加了许多压力。

一开始她是装病逼迫,到最后是真的十分焦虑病倒了。

到底是亲妈,看不了她受罪,一直沉默不语的定国公,替三房求了请。

“我可以退步,三房这一胎如果生的是女儿还可以如此,但凡是个儿子,必须分家。”朝阳态度很坚决。

定国公也不想有人和自己的儿子抢爵位,并且是用这样的阴私手段。

从中周旋良久后,将三太太送到了郊外的庄子上“养胎”,只等诞下孩子之后再做决定。

云芷仍然坐在屋里养伤加听八卦,听到这里,少不得有点同情那个夹在中间的倒霉父亲。

也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正要让玲珑再填一碗新茶,上一碟新的蜜饯,再多来点花边新闻。刚下了衙门回家的云逸风,却打断了她的美好时光。

云逸风扯下官帽扔给来伺候的小丫头,盘腿上榻,坐在云芷对面。一脸兴奋,“花魁案破了。”

云芷倒了一杯茶递给他,也来了兴致。“慢慢说。”

“和那侍郎案毫无关系,是咱们六扇门查偏了。楼内姑娘们争宠,买凶杀人,如今罪犯已经伏法。”云逸风将茶水一饮而尽,“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因为两个姑娘争同一个金主。你猜金主是谁?”

云芷摇头,仍然专注的看着云逸风。

云逸风挑眉,故弄玄虚,“苏盛文!”

苏盛文,是荣国公府小公爷,三太太的嫡亲侄子。

此人弱冠之年,文采卓然,风流倜傥,是纨绔中的清流,颇受京中贵女欢迎,但这位苏小公爷,却素来与云逸风不慕。

云芷的记忆中,苏盛文的信息很少,只大概知道他是个才子,颇受欢迎,是许多小姑娘心中的美好小秘密。

果然长得帅的,多半渣,云芷撇了撇嘴,“他竟然堕落到去逛青楼了?”

“所以我就说你是瞎了,才看上他。虽然裴明比他也好不到哪儿去,可好歹人家手握重权。不像这苏盛文,只在翰林院当了个小小的编修。”云逸风嗤之以鼻,哪个做他姐夫,他都未必能瞧得上。

云芷颇为惊讶,她怎么不知道原主喜欢这位?

除了这个,她似乎还捕捉到了什么重要信息,“好不到哪儿去是什么意思?”

云逸风自知失言,低头喝茶想要支支吾吾遮掩过去,奈何云芷不让,夺了茶杯,瞪他,“说!”

慑于姐姐淫威,云逸风嘟囔。“近日裴大人也常常惠顾那位死去的花魁。”

云芷摸了摸下巴,觉得其中必有蹊跷。裴明不好女色,人尽皆知。

看姐姐拧眉沉思,云逸风又有些后悔,“官老爷嘛,逢场作戏总是有的。你大可不必往心里去。而且你一再据婚,裴明还是流水的送补品,又亲自来替你说情。足以见得,他对你是真心的。”

“这真心从哪儿来?”云芷觉得,原主的记忆漏洞太多。

听云逸风的弦外之音,自己和裴明应该是旧相识,可她却连裴明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云逸风颇有几分惊讶,“你虽然不喜欢他,但你也不能忘了他曾经英雄救美救过你啊。上次平阳县追捕恶贯满盈的江洋大盗,你落了水,是裴明救了你啊!”

“……”云芷呆住,她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一段。

想了想觉得还是坦白,“我是不是也伤到了脑子?我现在都想不起来裴明的样子。”

云逸风一脸轻松,“只要办案的本领不忘,其他的倒也没什么所谓。”

这是亲弟弟该说的话?

云芷语塞,面露不满,云逸风却浑然不觉,“今天西市李家坊又发生了一桩命案,大人把案子分给了我和冯魁。

我今天去现场看了,没瞧出什么名堂,也寻了几个人问了情况,也没什么所获。

陈仵作验尸的结果还没出,这案子也颇为棘手,你若是好的差不多了,明日咱俩换一换?

我和冯魁两个加起来都没有你一个中用。倘若我们查不出这个案子,那不是砸了咱俩的招牌嘛!”

云芷前生确实是个警察,可她不是刑警,而是坐在行政办公室的内勤职务。

整理卷宗,写写文件在行,破案,她不行。

而且显然,原主留给她的记忆也并不全面,她并不想去蹚浑水,露出马脚。

于是果断拒绝,“不行,我还没有完全康复。以后我也不想替你去六扇门当差了。”

“你怎么变了?”云逸风嘟嘴,嚷道,“你不是说除恶扬善是你一生理想吗?你怎么能受了一次伤,就放弃理想呢?你怎么能忍心看着凶手逍遥法外,死者含冤不可瞑目呐?你不能!”

“我能!理想被我喂狗了。”云芷翻白眼,懒得搭理云逸风。起身下逐客令,将人往门外撵。

云逸风抱住门框,耍赖,“姐,姐,你就再帮我一次。我保证这一次在你身边好好学,争取成为像你一样的神捕。”

“什么意思?跟在我身边?”两个人同时出现不是露馅了吗?

“裴明说的,要给你正式办理文书,入职六扇门。你要是不喜欢,去锦衣卫当差也行。”

“他有病啊?”云芷抓狂,生无可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侯门锦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