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是歃血为盟盟的人,三人都是元婴修为。”林清越了飞快地过去的检查并了三个贼人的身份。“扔给掌门处理方式吧。”玄微看都未多看那三人几眼,收了剑朝着自己新收的小徒弟走了过去的。“玄微,你别洋洋得意,你也但是是区区的出窍期而已……青元门的翠莹老祖已再次突破至分“扔给掌门处理吧。”玄微看都未多看那三人一眼,收了剑朝着自己新收的小徒弟走了过去。。...

“师父,是歃血盟的人,三人都是元婴修为。”林清越已经飞快地过去检查了三个贼人的身份。

“扔给掌门处理吧。”玄微看都未多看那三人一眼,收了剑朝着自己新收的小徒弟走了过去。

“玄微,你别得意,你也不过是区区的出窍期而已……青元门的翠莹老祖已突破至分神期,不日就会过来夺取藏剑阁宝物,遇上她你也只有死路一条!”见玄微如此看不起他们三人,三个贼人之中有一人开口冲着玄微喊道。

玄微依旧没理会他,而大徒弟林清越已经手起手落将三人都打晕了。

“身上的伤可还好?”玄微走到茯苓面前,一边捏着茯苓的脸检查了一下她脸上的伤,一边问道。

“婵月真人说没有大碍。”茯苓答完,又问道:“刚刚那个人说青元门的翠莹老祖要来,师父会不会有危险?”

听到茯苓这么问玄微,一旁的林清越就笑了。

“师妹,翠莹老祖昨天就已经来过了,师父三剑就将人打了下来,现在在门派中的地牢里关着呢。等我送这三个人过去,他们还能在地牢里和翠莹老祖当个邻居。”

茯苓:“……”师父的实力似乎很是彪悍,是她的担心多余了。

“素问峰那帮医修到底会不会治,你这脸色怎么还是这么差。”玄微第一次带女徒弟,看着茯苓小小一只,眉头就忍不住皱起,总觉得自己手上稍微用点力都能把她的胳膊拽下来,真难想象这样一个小女孩能从问心路里爬出来。

“师父,小师妹是婵月真人亲自诊治的,她要是不会治,咱们紫霄宗就没人能治了。”林清越汗颜,师父这话要是传到了素问峰的耳朵里,又该把素问峰的医修们气死了。

以往师父得罪素问峰,已经连累他们三个弟子从素问峰那边拿不到丹药了,可别以后还拖累了小师妹。

“我的伤没事,婵月真人的医术很好,吃了真人给的药很快就愈合了。”茯苓微微撩起自己衣袖的一小截,显现出手臂上的伤痕。

果然,一个时辰前还血淋淋的伤口,此刻都已经结了疤,

“什么丹药这么灵,当初你二师兄那个废柴从问心路里出来的时候,躺了半个月伤可都还没好。”玄微抓着茯苓的手臂,将上面的伤口都扫了一眼,确实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

“那是因为二师弟去素问峰取药的时候被赶出来了,什么药都没吃上,硬扛了半个月。”林清越扶额,师父是真的没有坑徒弟的自觉。

这凌烟峰上下总共就他们师徒五人,师父是天道的宠儿,天生剑体,受什么伤愈合的速度都远超常人。他和三师弟都是变异灵根,体质自然也不是寻常人能比的,不吃丹药也不怕。

只有可怜的二师弟,身为一个三灵根,承受着和他们两人一样的训练强度,还不给吃丹药,硬生生地被师父逼成了剑体双修。

“有这么一回事吗?”玄微皱了皱眉,确实不记得二徒弟有没有吃药了,不过他也不在意这种细节,继续安排小徒弟的事。

“茯苓,你随为师来,为师带你去你的住处。”玄微冲茯苓伸出手。

茯苓看了看玄微伸过来的手,犹豫了一瞬,才伸出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她的手甫一放上去,玄微就已经握住了她的手,拉着她凌空而起。

不过须臾,两人就来到了半山腰,眼前是一片清幽的竹林,目光穿过大片大片的翠竹,就能看见不远处的小屋。

小屋前有一个小池塘,池塘中有几尾漂亮的锦鲤游来游去,吸引了茯苓的注意,她微微扫了一眼锦鲤就飞快地收回了目光。

茯苓自小被母亲教导,行端坐正,目不斜视,须时刻保持端庄的姿态,母亲说这不仅是身为千金该有的仪态,也是出去做客时对主人家的礼貌。

如今易府不在了,不会再有人约束她保持礼仪,她却反倒小心翼翼起来。

成为玄微的弟子,她始终没有实感。

明明心儿才是变异灵根的天之骄子,玄微却没有选择收心儿为徒,反倒选了她。

这世上真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茯苓不敢相信。

“玄微收你为徒,不是看你可怜一时兴起,就是另有所图吧。别傻傻地上当,说不定哪天就把你赶出去了。”系统又在嘲讽茯苓。

这次茯苓不接话,因为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玄微真人收她为徒,她都要好好努力留在凌烟峰。

争取表现好点不惹玄微真人和各位师兄生气,努力修炼,等她变强了,就去找兄长。

玄微的步子顿了顿,他分明瞥见自己牵着的这个小徒弟偷看了一眼池子,却什么也不问,只老老实实地跟着他走。

自己的前三个徒弟,老一老二入门的时候都已经年纪不小了,唯有老三刚拜入他门下的时候还是个十岁稚子。

彼时老三跟在他后面走到哪儿问到哪儿,叽叽喳喳地吵个没完,要不是大徒弟拦着,他差点拍晕老三让他闭嘴。

本以为这第四个徒弟年纪更小,这个年纪的孩童大多闹腾,不闹腾的问题也多,哪知茯苓除了先前担心他打不过翠莹老祖问了一句外,竟一个问题都没有。

不过也好,省心,他的耳根能得个清净。

直男玄微是绝对察觉不到自己小徒弟细腻自卑的小女孩心思的。

“这里便是你的住处了。”玄微推开了小屋的门。

“先前没料到此番会收徒,这屋布置的粗略。如果有什么缺的,就找你大师兄要。为师平日里闭关的时间居多,未必能照顾到你,你有什么事找你大师兄便是。”小屋内有乾坤,除去一应俱全的日常用品外,还布置了调节气温的阵法。

茯苓点了点头,不管玄微说什么都应上一句。

玄微交代的话里其实没几句有实际内容的,最后总结起来就是,什么事都找大师兄。

于是送走玄微后,茯苓就蹲在门口的池子旁一边看锦鲤,一边等大师兄。大师兄把那三个元婴入侵者送去掌门那里后就会来这里找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小师妹她又凶又靓”,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