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过神,杨玉玲人了进了登州府衙的大门。基本上一刹那,她就相出个狐假虎威的主意,必能逃脱,而已怕会很引人瞩目。【到底是要装逼如风,突显实力,自此与平凡普通诀别,但是低调稳重,闷着头正常发育?玩家深陷两难的选择。】杨玉玲:当初玩游戏的时候,也没会觉得这破系几乎一瞬间,她就想出个狐假虎威的主意,必能脱身,只是怕会很引人瞩目。。...

回过神,杨玉英人已经进了登州府衙的大门。

几乎一瞬间,她就想出个狐假虎威的主意,必能脱身,只是怕会很引人瞩目。

【究竟是要装逼如风,彰显实力,从此与平凡诀别,还是低调沉稳,闷头发育?

玩家陷入两难的选择。】

杨玉英:当年玩游戏的时候,也没觉得这破系统有这般闹人。

不过,监狱坚决不去,别说长达半月,一个小时她也不去,嫌脏。

公堂上挂着的那块‘正大光明’的牌匾,已经略有些陈旧了,四周围立的衙役孔武有力,目不斜视。

知府刘承羽端坐高堂,神情肃穆,公堂之上,便是空气都带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杨玉英想,幸亏自大顺景胜二十二年,M国水手杀人案被海平府受理以来,大顺除大典以外,废除跪拜礼,便是公堂上审理犯人,犯人未判刑前,也无需跪拜,否则她恐怕都要不怎么习惯。

刚回来,习惯现在的生活总得有一段时间。

她静悄悄走神。

刘承羽心中也很意外。

云海县的沈县令在登州也是个名人,官府上上下下都说他重情重义,是个性情中人,而这位沈夫人骄纵任性,因为不得丈夫喜爱,乖戾异常。

前几日她才从京城赶到登州,去县衙大闹了一场,折腾得衙门那些差役们简直要疯。

可她面前这位沈夫人却和传闻中大不一样,怎么说呢,气质出色,举止优雅。

此时此刻,这位就不像身在公堂,即将面临牢狱之灾,到像是在某公侯府邸的花园里品茶,周围也非凶煞气十足的杀威棍,而是温柔娇俏的小姐妹。

在前朝,女子们宁愿死也不愿意进衙门见官,最近这些年情况好得多,但即便是皇亲国戚家的女眷,到了这种地方也很少有她这么镇定自若,不是歇斯底里,就是暴怒地喊打喊杀。

刘承羽出身世家大族,如今女子也不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他并不是没见过正儿八经的贵胄千金,在他见的那些千金小姐里,眼前这众所周知的,炮仗一样的骄纵花瓶,气度上竟半点不输人。

“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刘承羽略微一思量,沉声道。

“……杨玉英。”

“有苦主状告你于今日巳时,在驿馆毒杀赵氏女,你对此可有话说?”

刘承羽话音未落,旁边站着的赵秀才夫妻就恨恨地瞪过去,一脸义愤填膺,看那模样,要不是身体老弱,他们简直要扑过来吃人。

杨玉英对当初的细节早就记不清楚,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她沉吟片刻:“既然确定是毒杀,不是随便拿了个花瓶砸对方脑袋上,那就一定是有备而来,肯定不属于激情杀人,大人认可这话吗?”

刘承羽一愣,反应了下,才点头:“确实如此。”

“我来北地没几日,人生地不熟,当时虽在驿馆,可屋内只有我与受害者两人,到真没证人能证我清白,但是我既没有杀赵锦之动机,便真要杀她,也有无数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自己亲自下毒,还是在她来我住的驿馆时动手,未免太愚蠢了些。”

“胡说,你这都是歪理,怎会没动机?我女儿从来与人为善,要说仇人,也只有你!你也说了,你一外地来客,就算你家势大,在云海你想杀人,除了亲自动手还能找谁!”

赵秀才神色间还残余差点失去爱女的恐惧,双手微微颤抖。

杨玉英转头看了眼这头发花白的老秀才,很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承认,我很讨厌沈若彬和赵锦,沈若彬是我的丈夫,可他在任上一声不吭就又娶了你女儿为妻,听说还是在上官下属见证下,八抬大轿把人接进门,堂皇地在众人面前誓约终生。”

“整整三年,我替他沈家操持家务,照顾他娘和小妹,关心他的族人,教养他的幼弟,不用他操半点心,他却在任上和另外一个女人恩爱到天下人皆知。把我变成了一个笑话。”

赵秀才脸色微变,显然也不是完全不羞愧,但爱女之心还是占了绝对的上风:“所以你就要杀我女儿?你想抢回你的丈夫!”

杨玉英一蹙眉,露出点无奈:“这位大爷,你别把现实当话本行么?沈若彬难道是什么宝贝,我还会为了他杀人夺宝?成亲三年来,我就没见过那位沈大人的面,在我的生活里有他没他一个样,真心的。”

赵老秀才愕然,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怎么这般不守妇道!”

杨玉英冷下脸,一翻眼皮,给了他一清新脱俗的白眼:“会不会说话,明明是沈若彬不守夫道吧。”

连刘承羽都愣住,想了想,也没阻止这位沈夫人在公堂上大放厥词与‘苦主’争辩。

此时公堂门外围观的百姓也是交头接耳,尤其是那些当家奶奶们,心里不禁有点同情这位沈夫人,想想,要是他们的丈夫留他们在家照顾老人,自己在外头另娶了妻子过逍遥日子,那还了得?别说另娶,就是再纳个小妾,北地也很是有些悍妇要上手撕碎自家炕头上那老混蛋。

赵秀才瞠目,张开嘴刚想说什么,杨玉英毫不留情地打断他:“我之所以快马加鞭,带着沈若彬他娘和妹子赶来登州,一路风餐露宿,诸多辛苦,可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立即与姓沈的和离,解决掉他给我带来的这些麻烦,否则……”

杨玉英长叹了口气。

“什么,你要和离?”

赵秀才磕磕绊绊地道,满脸惊疑。

“这不是明摆着,都说他不守夫道了,那么个人渣,我不赶紧同他和离,难道留着过年?”

杨玉英也有些疲惫,“所以,我不关心沈若彬再娶赵氏还是李氏,我也没有动机去杀你女儿。”

不要说赵秀才,便是刘承羽也咋舌,摇了摇头:“此案疑点是有,例如下毒方式尚未找到,但……”

这时,杨玉英忽然猛地站起身,回头远望,神色间流露出一点懊恼:“怎么这么快!”

说话间,眼前的界面一亮,拉出人物卡,点击——使用。

(玩家,您已经同时成为藏剑山庄庄主欧阳雪,请时刻保持庄主的形象,控制同调度。时限:30分钟冷却时间:24小时)

公堂外忽然起了一层白霜。

“啊!”

门口一群老百姓忍不住惊呼,只见眨眼间公堂上一片雪白,咔嚓一声,衙役一提杀威棍竟没提起,整个棍子和地面冻成一团。

所有官差冷得一哆嗦,张口就吐出白雾,忍不住转头四顾,心下恐惧。

世间仿佛天地变换,一瞬从夏入冬。

杨玉英却连发丝都没被风雪沾染半点,只手上镣铐不知何时松开,她努力往手上戴了戴,发现锁扣已坏,只好满面无奈地甩地上叹了口气。

“走。”

门外传来清澈如玉石相击的声响。

刘承羽一边戒备,一边忍不住摸了下耳朵,他以前就有个毛病,特别喜欢动人的声音,就说眼下,这明明是个男人的声音,他却觉得耳朵发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一起阅读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花瓶女配开挂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